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19359/article-link/

首頁 紐約

阿富汗老兵罹患PTSD 靠中醫藥救了她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杜彼斯靠中草藥治療PTSD引發的生理和心理問題。(記者金春香/攝影) 杜彼斯靠中草藥治療PTSD引發的生理和心理問題。(記者金春香/攝影)
杜彼斯(右一)常參加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活動。(本報檔案照) 杜彼斯(右一)常參加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活動。(本報檔案照)

曼哈頓華埠的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活動中,人們經常能看到一位非華裔面孔,她就是出身軍人世家、在軍隊服役了大半輩子的印第安裔退伍女兵杜彼斯(Cheryl Dupris);她與華裔社區親近,且華人引以為豪的中草藥還成功治癒了她此前在阿富汗軍隊患上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杜彼斯是擁有純正血統的印第安人,1977年,23歲的她入伍,之後在軍隊中度過自己的半輩子,是少有的女性跳傘兵;第一次跳傘時杜彼斯已經32歲,連教練都說她年齡太大了,但她沒有放棄,成功挑戰自己。

杜彼斯在九一一恐襲後,分別於2003年至2005年三次派駐到伊拉克戰場,2006年派駐到阿富汗一年,最後一次是在2008年重返伊拉克。在阿富汗那一年的經歷,對她心靈造成嚴重創傷,甚至差點自殺,最終被診斷為PTSD。

杜彼斯回憶,2006年至2007年在阿富汗的那一年父親去世,當時正在度假,長官沒有將這一消息及時通知她,導致最後她是在自己的姐姐打電話來詢問葬禮地點時,才知此消息,令她備受打擊。

更嚴重的是,當時美軍負責訓練一些阿富汗國家士兵,招募了很多不到20歲的年輕士兵,而美軍和阿富汗士兵所在地僅一牆之隔,每周四晚上她經過阿富汗軍營的衛生間時,聽到從衛生間內傳來阿富汗士兵在強姦年輕新兵的聲音;而當她將這一情況報告給美軍上司時,上司卻說這在阿富汗再正常不過。

阿富汗軍營內的年輕新兵被當作性奴的事隨後被紐約時報、「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等媒體揭發;杜彼斯說,當年她幾乎每晚在睡夢中都會聽到那些年輕男孩的尖叫,而在白天看到這些男孩被年長士兵牽著手從她身邊走過、看著向她求助的眼神,而自己卻什麼都無法做的時候,更是令她絕望,成為她患上PTSD的根源。

杜彼斯表示,PTSD讓她喪失記憶,無法準確計算數字,甚至連去超市買東西都無法記起需要購買什麼,這讓作為軍人、追求完美的她每天被「我沒有完成任務」的挫敗感纏繞,頭痛欲裂;而在身體機能方面,她也有過兩次因心臟受到巨大壓力而緊急住院,體重更是因食用治療甲狀腺疾病的藥物而直線上升,2014年最嚴重時期達到180磅。

杜彼斯開始積極尋求治療,她與醫生溝通,前往中國獲得可舒緩其病症的中草藥配方,回到紐約後又到中草藥店獲得升級版中藥;她說,服藥一個月後,她的症狀就得到緩解,三個月後,整個人的精神狀態都有很大進步,體重也在針灸和中草藥的治療下恢復到正常的120磅。

杜彼斯說,「在古代中國,人們雇大夫調養身體預防生病,而現在大家都是生病了才去就醫。」中藥和中醫的理念讓她日益認可;而在輾轉多個退伍軍人會後,她最終選擇在紐約華裔美國退伍軍人會札根,「這裡讓我找到家一般的感覺」,在那裡與同在全美第82空降師(82nd Airborne Division)內擔任傘兵、去年剛剛過世的二戰退伍華裔軍人朱怡榮(Raymond Yee)成為知心好友,共同分享在空降團的珍貴記憶。

本文獲得美國老年醫學會(GSA)、代際記者網路(Journalists Network on Generation)和美國中老年人協會(AARP)的支持。

杜彼斯(左)與其20年的醫療健康提供者Cassy Glasser。(記者金春香/攝影) 杜彼斯(左)與其20年的醫療健康提供者Cassy Glasser。(記者金春香/攝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