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1854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21世紀| 前有高牆、後有強敵 藝考生絕不是易考生

藝考生的文化素養、綜合能力標準不斷提高。圖為中央戲劇學院去年本科招生專業考試在東城校區拉開帷幕。(新華社資料照片) 藝考生的文化素養、綜合能力標準不斷提高。圖為中央戲劇學院去年本科招生專業考試在東城校區拉開帷幕。(新華社資料照片)
藝考競爭越來越激烈,圖為中央戲劇學院考生在學校劇場候考。(中新社資料照片) 藝考競爭越來越激烈,圖為中央戲劇學院考生在學校劇場候考。(中新社資料照片)

對於藝考生等於「易」考生的說法,來自蘭州的藝考生趙士中顯然不答應。

趙士中這次的目標是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專業。眼下,他過關斬將剛從該專業1萬名報考考生中競爭取勝,以約20%的機率跨過了初試的門檻,擠進了2000名的複試隊伍,可以稍喘口氣。但他遠不敢鬆懈,接下來還將有複試、三試、四試,最終這2000多人中將僅有60人能拿到該校的「敲門磚」,報錄比約為174比1,競爭慘烈。

•不得了 競爭越來越激烈

相較於去年,今年的藝考大戰可以說硝煙味更濃,多所高校藝考報名人數都創下了歷史新高。比如,中國傳媒大學報名人數由去年的3萬人漲至近5萬人,計畫招生793人,較去年增加90人;北京電影學院報考總人次共5.9萬,同比增長約31.02%,但計畫招生為520人,僅比去年增加了30人;中央戲劇學院今年報考人次達6.7946萬,同比增長約31.43%,今年計畫招生573人,甚至比起去年少了25人。

藝考並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樣是通往大學的捷徑。

自從決定藝考,趙士中每天有兩項雷打不動的計畫——早上起來開嗓練聲,晚上站20分鐘牆根兒練形體後才睡。「一次不練,就會覺得比之前低了一個檔次,聲音就不在自己正常水平的範圍了。」有一次,為了糾正前後鼻音,趙士中從基本發音原理到口型閉合,從早到晚,反反覆覆練習了四天。

當趙士中等人都在為第二天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專業初試緊張準備時,來自長春的藝考生孟尚藝的身體卻繃不住了,因臨考前壓力大等原因,孟尚藝「拉肚子拉到都直不起腰」,只好躺在了醫院掛吊瓶。

孟尚藝今年18歲,身高約168cm,體重48kg,胳膊腳上還掛著好幾處青一塊紫一塊的傷。她說這都是自己練舞時不小心傷的。她喜歡跳舞,5歲開始學,壓腿時常疼到忍不住要哭,十多年來練功服上的汗水加起來估計能擰出幾桶,吃飯卻每次都吃的少得可憐。

•不能胖 每天只能吃一餐

當初三決定通過藝考學習表演後,孟尚藝幾乎每天只吃一頓飯,這一頓主要是喝牛奶,餓了就只喝水。除了練舞,她每天早上5點多起床就練聲,在學校學完文化課後,再繼續去練聲、練琴,晚上10點之前家裡幾乎看不到她的影子。

學表演是她的夢想。「再累再疼也得忍,因為這條路是我選擇的,我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時間和精力。」孟尚藝說自己「發自內心地喜歡舞蹈」。

除了藝術特長等專項測試,各大院校對藝考生的文化素養、綜合能力等要求也在不斷提高。今年,中國傳媒大學在原有語數英考試類別的基礎上,還增加了文史哲考試類別。據央廣網報導,北京電影學院表演學院的招生標準今年也將有很大變化,最後的錄取將越來越重視學生的文化素養。

去年年底,教育部發布的《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部分特殊類型招生基本要求》明確提出,省級招生考試機構應因地制宜、分類畫定、逐步提高藝術類各專業高考文化課成績錄取控制分數線。其中,藝術類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在未合併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則上不得低於本科第二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0%;在合併原普通本科第二、三批次的省份,原則上不得低於合併後第二批次錄取控制分數線的75%等。同時,適度提高藝術學理論類、戲劇與影視學類(不含表演)等有關本科專業高考文化課錄取控制分數線,高校的相關專業不得低於普通類專業所在批次控制分數線,設計學類專業參照執行。

在藝考生董子菡看來,藝考早已不是上大學的一種捷徑,相較於普通高考,藝考更難。「普通高考只要學好文化課就行,而我們在等量的時間內既要學文化課還要學自己的專業課。像我們考編導的,就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考試範圍特別廣」。

•不服輸 他們沒有休息日

為了文化課、專業課兼顧,董子菡一般都是放假休息的時間去學與編導有關的專業課。也因此,自從高二決定藝考,董子菡就與休息日絕緣了。「不參加藝考的同學可能周末還可以看看電影放鬆一會兒,而我們看一部電影還得寫好幾篇影評。」此外,為最大程度地提高自己的競爭力,沒有舞蹈基礎的董子菡還開始學習舞蹈,學完文化課、專業課,她每晚回到家還要把當天學的舞再練上十來遍,並且「要練到沒有感覺」。

可以說,現在的藝考生正處於「兩難」境地——一方面藝考熱度不減,不少知名院校的報考人次年年攀高,沒有過硬的能力很容易淪為「陪跑」大軍中的一員,可謂後有「強敵」;另一方面各大院校對藝考生的錄取標準也在不斷調整,文化素質等門檻更高了,藝考不再是文化課不行的考生進入高校的捷徑,可謂前有「高牆」。

正如西安美術學院雕塑系副主任郭繼鋒所說,只要藝術專長足夠突出就可以不看文化課成績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文化課水平越來越受到重視,藝考這條路不再是一條通往大學的『捷徑』,參加藝考的考生不光是要對藝術有興趣,還要從自身看有沒有相關的藝術天賦和文化素養支撐,這樣才能互補,才有利於學生日後藝術道路的發展」。

•不後悔 南來北往忙應試

決定陪女兒參加藝考時,河北邯鄲的汪興也犯嘀咕,「家人及老師都不同意孩子藝考,如果失敗了怎麼交代?」王興說,女兒老師本來是把她當作重點本科的苗子來抓,當知道女兒要藝考時,老師對孩子的態度立刻就變了,「先是來勸,沒勸成,然後就不怎麼理孩子了」。他擔心如果失敗,高考更懸了。

如今,從邯鄲到成都再到北京,汪興陪了女兒考了好幾所學校,自己也想了很多,「但只要孩子喜歡,不論結果如何,我們努力了,嘗試了一次就不會後悔」。(取材自中國青年報)

藝考已不是上大學的一種捷徑,相較於普通高考,藝考更難。圖為考生考試結束後走出校門。(中新社資料照片) 藝考已不是上大學的一種捷徑,相較於普通高考,藝考更難。圖為考生考試結束後走出校門。(中新社資料照片)
今年藝考大戰硝煙味更濃,多所高校藝考報名人數都創下歷史新高。圖為考生在中央戲劇學院的考場外備考。(新華社資料照片) 今年藝考大戰硝煙味更濃,多所高校藝考報名人數都創下歷史新高。圖為考生在中央戲劇學院的考場外備考。(新華社資料照片)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