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18527/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靠「色老頭」挑戰川普 民主黨太尷尬

2020年民主黨總統提名民調領先的白登,3月29日起被爆料,迄今有多位婦女出面指控他任意摟抱、親吻頭髮等,顯然是蓄意性騷擾。白登3日發推特視頻,表示今後將更小心,與別人保持適當距離,但沒有道歉。而為嫖妓付25萬元封口費的川普總統,更趁機發推文挖苦白登,使美國政壇一片腥羶。白登醜聞還在發酵,讓民主黨尷尬萬分,白登不無可能因此失去總統提名。

這兩年,反性騷擾運動隨著好萊塢男星、導演和製片連續性侵被揭發,催生全美#MeToo反性騷擾運動,蔓延全球,風起雲湧。川普提名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更被加州女教授克莉絲汀‧福特指控1982年高中時,曾在酒後對她性侵未得逞,演變成兩黨惡鬥,最後國會依聯調局的調查認定,性侵指控不成立,卡瓦諾順利獲任命。

但事件引發政治和社會風暴,卡瓦諾、福特都收到死亡威脅,大眾對真相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嚴重撕裂社會。隨著川普私人律師柯恩供認,川普曾親自指示付25萬元封口費給兩名色情片艷星,換取大選時沉默,民主黨更自認站上道德制高點,反性侵、強調尊重婦女,爭取婦女票、打擊川普與共和黨。

諷刺的是,民主黨強打的「反性侵牌」,就像澳洲原住民的武器回力鏢,擲出後自動迴旋飛回原地,重傷自己,讓民主黨和白登都尷尬萬分。看來白登參加黨內總統初選,想獲民主黨提名,需要有強大說服力可勸服大眾才能「脫罪」,否則「色老頭」參選總統缺乏正當性,不但川普可「扳回一城」,民主黨的假道學和虛偽,可能挨痛批。

事情或可分幾方面看:一,民主黨需要強棒,才能打敗川普。隨著「通俄門」未起訴任何人,疑雲暫時廓清,川普聲望回升,又掌握行政資源,連任以逸代勞,看好川普者日增。反觀民主黨,有意參選者達十餘人,除了老將白登民調一枝獨秀(黨內29%支持率,遠勝其他參選人),其他參選者不是太左、就是太嫩,資望不夠,很難擊敗川普。

白登已屆76歲高齡,但任聯邦參議員、副總統多年,是民主黨奪回白宮希望所寄,如今中箭,是否落馬,就看未來性騷擾指控能否善了收場。

二,到底是白登「素行不良」,或根本是共和黨人或黨內進步(激進)派婦女維權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檢舉白登的婦女有沒有政治動機?現在質疑她們,可能政治不正確。喜歡摟腰、搭肩、親吻女性頭髮,早就是白登的「社交習慣」。他可能誤認這類行為表達友善,甚至是西方老紳士的風度,公開場合經常為之,也不忌諱媒體拍攝。網上公布白登與婦女的「親密」照片,包括喜萊莉‧柯林頓、熱門影集「慾望師奶」女星伊娃朗格莉亞等,可謂「美醜不拘、老少咸宜」。

一些民主黨人為白登辯護,指這是白登的「老派」行為,不知不同世代婦女觀念中,這些行為已被認定是性騷擾和侵犯,何況白登早有「痞子喬」(Creepy Joe)綽號。他們也認為,和川普嫖A片女星見不得人的醜聞不同,白登被檢舉是出於政治動機,想封殺他挑戰川普的機會。

三,白登這些行為是不是性騷擾?包括華人社區也有很多男性,對異性常藉握手、擁抱等不當接觸異性身體(不必要的摟抱、不正常碰觸等),或語言上侵犯婦女,卻自認只是社交禮貌。這種「沙豬(男性沙文主義)意識」,已不合時代潮流,必須糾正,重畫清不同個體界線。

四,白登面臨性騷擾指控,顯然讓川普感覺「溫暖」受用。川普2日趁機推文嘲諷白登「喬,玩得開心嗎?」得意之情溢於言表。川普曾被十餘位婦女指控性騷擾,也被錄音公開說「我把手放在任何婦女私處(grab pussy),她們很少能反抗」,惡性昭彰的事蹟竟未影響川粉對他的評價;川普還有臉嘲諷別人,是美國政治和社會道德水準的一大驚奇。

五,白登已認錯,推文承認社交規範正在改變,任何讓婦女感覺不適、不喜歡的言行都不適合,「我已聽到這些女子所說的話……,我將更加留心,尊重別人的空間」,顯示他無意因此退出選舉。而白登如在2020年總統選舉和川普對壘,反性侵運動者的票如何投下去?民主黨常無限上綱,標榜進步、指摘不同立場者,如今終於遭遇「刮別人鬍子前,先把自己鬍子剃乾淨」的尷尬。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