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0709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美工程師離奇死 一顆硬碟扯出華為

《硬碟》描述一個家庭對抗三個國家的故事。(作者提供) 《硬碟》描述一個家庭對抗三個國家的故事。(作者提供)

一人敵三人,難。一個家庭的力量對抗三國國家又是如何呢?

2014年出版Mary Todd 與Christina Villegas合著《Hard Drive, a Family’s Fight Against Three Countries》一書, Hard Drive一詞,原是電腦硬碟的意思。不過,從字面講,Hard Drive可與Hard Work同義。此書內容,本來是從硬碟找資料作為證據的意思。不過,一個家庭跟新加坡、中國、美國的政府作對,不是Hard Work 又是什麼?英文書的題目也可語帶雙關。更有趣的是,這本書有些版本加上「華為故事」的副題,那就大吊中文讀者的胃口了。

●殺身之禍 他早有預感

2012年6月下旬,美國青年工程師襄恩· 塔德(Shane Todd),在他的新加坡寓所上吊。正確的死亡日期和原因,謎團重重。他的雙親 (Rich and Mary Todd)從兒子生前的家信和談話,還有,最重要的是他寓所電腦硬碟留存下來的資訊,指出種種疑點。他們認為兒子早有生命危險的預感,懷疑他並非自殺,而是被謀害的。

事發大半年過後,次年2月間,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刊出調查報告。2010年,塔德在聖塔巴巴拉加州大學(UCSB)獲得電機工程博士學位後,即加入微電子研究院(Institute of Microelectronics, IME)旗下的GaN開發團隊。

IME隸屬新加坡政府的科學、技術與高級研究局(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Advanced Research)。它曾從美國Veeco公司買到整套MOCVD的金屬有機化學沉積系統。這種技術具有商業與軍事多種用途。而一家中國公司(即是華為)又跟它們有密切的合作關係。 IME, Veeco, 華為的三角關係,情況絕非尋常。

一到新加坡任職,塔德早就對那複雜的工作環境深感不安。他的母親引述兒子的話:「我每個星期都會打電話回家報平安。如果沒有電話,可能出事了,你們要立刻跟美國大使館連絡。」

●機票訂好 怎會想自殺

2012年初,塔德曾回美國紐約近郊的Veeco總部短期受訓。也許感覺工作壓力實在太大,自己在新加坡兩年的煎熬也夠了,他決定辭職回美國。按照規定,他給IME兩個月的離職通知。最後工作日應是6月22日。本來,他曾跟女友Shirley Sarmiento約好見面,但一直沒有出現,也無法聯絡。

女友在6月24日趕到公寓找他,結果只能破門而入。他何故選在搭飛機回國前幾天自殺呢?

當時的現場並不太凌亂。塔德死前正在洗衣服,整理行裝。屋內家具準備出售,他正在訂定價格。返美機票擺在桌上。新加坡警方一到,便把個人電腦、文件等證物帶走了。等到塔德的父母親從美國趕到時,屋裡幾乎搬空,卻很意外地在房間角落找到一個外接式Seagate硬碟,那是個人電腦的備份,貯存了完整的塔德的工作紀錄。當然,IME 、Veeco、華為的合作關係也被包括在內。難怪傷心的母親驚呼:「God Help Us!」這個硬碟,也成為她跟侄女合作寫書的題目了。

根據新加坡警方偵查,塔德看過精神病醫師,經常吃醫治憂鬱症的藥。更重要的是,死前的三個月期間,他查過自殺的網站多至19次。再者,他在電腦上留了類似遺書的文件。所以死因判定為自殺。

●雙親質疑 遺書非親筆

塔德的屍體運回美國之後,他的家人曾請專家驗屍。身上有受傷痕跡,死前似有掙扎現象。所謂「遺書」,並非親筆寫的,而是在電腦找到的。專家的鑒定,認為那些文件的字句與內容,都不像以英語為母語的人寫的。其中提到死者對父母表達感謝養育之恩,以及兒子對不起父母之處,請求原諒等等,引起老母的憤怒。她說,她最瞭解自己的兒子。兒子一向很好,做父母的,一向以他為驕傲。他怎會說這些廢話呢?

書中的塔德與父母親合照。(作者提供) 書中的塔德與父母親合照。(作者提供)

塔德的家人曾經透過國會議員的請願,而且,一度由FBI調查。但是,當時的司法部(DOJ)對這個案件並不積極。另一方面,代表華為的強大

律師團,咄咄逼人。案件只能不了了之。

近一年來,美、中貿易戰加熱,有關華為公司的新聞,尤其涉及「商業間諜」的案件,更為引人注目。其實,早在中國崛起的初期,問題已經存在了。塔德的命案,只是多年前華為公司的一椿舊聞,也是大國之間貿易戰的小事。目前,華為財務長孟晚舟被美國起訴,並要求從加拿大引渡,中國反而控訴美國違憲。

●一個家庭 對抗三個國

一件錯綜複雜、利害相關,又牽涉到多國的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的巨案,正在進行,重新燃起塔德家人的一絲希望。他們又開始跟國會議員聯絡,重提訴願。

時過境遷,此事的翻案也許不容易。無論如何,天下父母心,我們必能瞭解與同情。從悲劇中得到的華為舊事經驗,我們豈可不謹慎、沒有警覺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