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04617/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穆勒海量資料 兩個華盛頓紀念碑那麼高…

司法部長巴維理告訴民主黨國會議員,他無法公布穆勒報告全文。(路透) 司法部長巴維理告訴民主黨國會議員,他無法公布穆勒報告全文。(路透)

民主黨宣稱他們想要獲得特別檢察官穆勒掌握的所有證據,但這些證據都是些什麼?而在國會民主黨和司法部就公開通俄案調查報告相爭不下之際,最讓外界感興趣的可能是對證人的問話紀錄,因為其中可能有川普助理談及許多疑似妨礙司法事例的描述。

穆勒團隊先後發出2800多份傳票、執行了將近500份搜查令、向500多名證人問話;這意謂穆勒可能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份文件和證據。

這些證物包括川普以前的競選總幹事馬納福一件價值1萬5000元的鴕鳥毛外套,到編密簡訊、硬碟和手提電腦等。

對川普的長期親信史東的調查,發現的資料就多達九兆兆位元組,數量龐大得如果列印出來,將有兩個華盛頓紀念碑那麼高。

如果把所有資料都交給國會,眾院司法委員會的辦公室可能裝不下;不過,國會議員說,他們真正想要的是對所有調查事項的紀錄,以及這些證據如何引導穆勒做成結論。

民主黨要求獲得穆勒的完整報告和有關證據,據以自行做結論,並確保穆勒的調查結果不會受到川普任命的司法部長巴維理「過濾」。

他們或許不需要穆勒沒收的每一件私人物品,像是為了顯示馬納福的豪奢生活所沒收的鴕鳥毛外套,或是史東的電腦硬碟內容,可是他們想盡可能獲得與穆勒的結論有關的資料。

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說,他主要想看支持穆勒的報告的文件紀錄,而且委員會將極力爭取獲得大陪審團的材料,包括對證人的問話;這些材料通常不准公開,可是能經由法庭取得。

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27日與司法部長巴維理談過,而巴維理拒絕保證公開這些材料。

納德勒說:「法官將得公布這些東西,我們也期望法官這樣做。」

司法部可能準備公布哪些證據還不明,不過大家極感興趣的是對證人的問話紀錄。

這些紀錄可能顯示川普一些最親信助理對穆勒團隊調查的許多可能的妨礙司法事例的生動描述,包括開除前聯調局長柯米,以及對前司法部長塞辛斯持續的威嚇羞辱。

其他資料比較不可能公布,包括對大陪審團的證詞、對受到調查可是未遭起訴的人不利的資料,以及與還在進行的調查有關的細節。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