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02994/article-link/

首頁 專刊

日本古城京都 深夜福利之我與藝伎

京都地理位置 京都地理位置

京都是日本一座擁有悠久歷史的城市,於794年起至1869年被定為日本首都,是一座模仿中國洛陽興建的城市,當時名為「平安京」,此後發展成為日本中古及近代重要的政治與文化中心歷經千年的發展,京都與東京並列為現今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櫥窗。

京都的眾多建築物,諸如神社、寺院,即見證了日本文化在那段期間的發展,也為當時的日本藝術留下了紀錄,被登錄為世界遺產。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京都市是日本城市中較少遭到空襲轟炸的都市,因此京都市是日本少數仍然擁有豐富的戰前建築的城市之一。

來京都最讓旅人驚奇的就是各處都能到身穿浴衣的女孩們,浴衣是和服的一種,但較為輕便。在祇園附近就有不少租賃浴衣的商店,讓旅人們也能穿著日式服裝,步行在京都街頭或神社,體驗日本文化。

京都
京都隨處可見身著色彩鮮豔美麗浴衣的日本姑娘

提到京都,不得不說說日本藝伎,祇園是其文化的起點,在花見小路、鴨川兩旁仍保留了不少京町家的餐廳、茶屋,以前多是來此赴宴的人客,如今白天多是期望能見到在上班路上藝伎的旅客,兩邊的日式傳統商家建築,熱鬧卻不喧鬧,更突顯京都古雅的氣氛。

日本古時女服務生稱為茶汲女或茶點女,工作內容除為客人服侍餐飲外,主要為在宴席上以舞蹈、演唱、演奏等方式助興。現今的藝伎已不同於古代,是非常體面的職業,女孩能在嚴格的考驗下成為一名合格的藝伎是相當榮譽的事情。或許可以在那些豪華的茶肆酒樓和隱密的日本料亭中看到藝伎的身影,她們多是服飾華貴、舉止文雅,一套鮮艷的絲綢和服價格常高達幾十萬乃至上百萬日元之間。

Geisha 949978 1920
藝伎其實很少在大庭廣眾之中拋頭露面

由於受服務對象的地位所決定,藝伎們平時很少在大庭廣眾之中拋頭露面,她們平日深居簡出,外出時不是乘放下簾子的人力車,就是安步當車。步行時還要在頭頂上扣上一個寬大的竹編草帽,把整個臉部遮蓋得嚴嚴實實。

為了能一窺藝伎的芳容,小編在公認最容易見到藝伎的花見小路街上來回不下數十遍,走到日落黃昏,還是不見她們的蹤影。好不容易來趟京都,沒見到藝伎怎可善罷甘休。好的旅遊行程,著重在事先規劃! 好在早於數個月前就已上網預訂了藝伎表演的晚餐,稍稍撫平我尚未見到她們芳蹤的失落。

Kyoto 2895868 1920
想要一窺藝伎的芳容,實屬不易。圖為京都街道一景

日暮西下,我們步行至預訂的餐廳門口,外觀就像一般住家,平實不華麗,門口掛著一只燈籠,增添了靜謐感。步入大門,入眼簾的是鋪滿石頭步道庭園台階,更添神秘氣氛。見到一位穿著和服的婦女在玄關處接待,確認好姓名後,即引著我們至一間偌大的和室,裡面放著約莫七至八張桌子圍著中心擺放形成類似舞台的空間,舞台中間放著一扇金色的屏風與一盞油燈。在表演開始前,店家先提供酒水餐點,而這裡的酒水是all you can drink,誠意十足,意在讓來者喝個盡興,不醉不歸。餐點是京都特色懷石料理,精緻美味不在話下。不過我想大多來的人跟我一樣,醉翁之意不在酒,當然是來一親藝伎芳澤的。

正在大家酒酣耳際之際,兩名姿態優雅、舉止輕柔的藝伎步入屋內,另有一名彈琴的老婦人。跟著音樂,兩人肢體隨之擺動,手指生花、裙曳生姿,老婦人唱的是古曲,類似中國詩詞。表演結束後,兩人到各個桌邊與客人介紹藝伎文化,不時也會幫客人斟酒,近距離接觸她們,對這特有文化有更深的體認。

表演 藝伎
藝伎是種獨特的日本文化遺產 藝伎表演如何跟酒客玩遊戲

如果您覺得表演就這樣結束,那就大錯特錯。活動的高潮就是到舞台上跟藝伎們玩遊戲,輸的人就要罰酒(而且是乾杯!),看到不少大男人使出絕活玩酒拳,卻屢戰屢敗,被灌的招架不住。輪到我上場,當然巾幗不讓鬚眉,狠狠地準備大戰幾回。眼看著就快贏了,卻被藝伎反敗為勝,只好乖乖認輸一口氣乾掉整杯。

親身接觸藝伎,才真的發現她們雅而不俗,不僅在於它與妓有別,而且在於它的不濫。據了解,不相識的人很難介入,大都是熟人或名士引薦。藝伎大多在藝館待客,但有時也受邀到茶館酒樓待客作藝。無論是歌舞還是敬酒,她們都表現得姿態優雅,談吐不俗。

藝伎總能在勸酒中找到合適的話題。如果你回敬她一杯酒,她會毫不猶豫地端起你的酒杯,一飲而盡,然後深深地向你鞠上一躬,露出涂著一層厚厚白色脂粉的脖頸。藝伎與普通身著和服的日本婦女最大的不同就在於此。普通婦女的和服後領很高,把脖頸遮得嚴嚴實實,藝伎們的和服脖領卻開得很大,並且有意地向後傾斜,故脖頸全部外露。據說,藝伎的脖頸是最能撩撥日本男人的地方。

Geisha 830918 1920
藝伎大多在藝館待客,但有時也受邀到茶館酒樓待客作藝

傳統意義上的藝伎,在過去並不被人看作下流,相反,許多家庭還以女兒能走入藝壇為榮。因為,這不僅表明這個家庭有較高的文化素質,而且有足夠的資金能供女兒學藝。這種觀念在今天雖已不太多了,但藝伎在人們心目中仍是不俗的。

實際上,能當一名藝伎也確實不易。學藝,一般從十歲開始,要在五年時間內完成從文化、禮儀、語言、裝飾、詩書、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課程,很是艱苦。從十六歲學成可以下海,先當「舞子」,再轉為藝伎,一直可以工作到三十歲。年齡再大,仍可繼續,但要降等,只能作為年輕有名的藝伎的陪襯。

很多人對藝妓為何要把臉部塗得很白,也就是俗稱的「塗白妝」感到好奇,原因是過去在照明器具只有蠟燭或油燈的時代,宴席大多是在夜晚舉行,在昏暗的燈光下想要把臉蛋看清楚,就必須把臉部塗得很白,日本的「歌舞伎」也是因為同樣的理由而把臉部塗白。舞妓和藝妓不光只是把臉部塗白,連脖子、頸部、肩膀、以及後背的頸部也都塗白,只留下自髮際到肩頸處的部份畫成三條分岔的三角叉(或是二角叉),那塊三角岔保留了原來的膚色,據說脖頸上的那一小塊原來的膚色,極為引人遐想,作用就像現代女性所時興的擠乳溝一樣。

Geisha 4076290 1920
藝伎頸部後方,保留原來膚色的三角叉(或二角叉)

藝伎雖衰猶存,但隨著一代藝伎業宗師、曾招待過著名影星查理·卓別林等貴客的中村喜春香魂飄零,也風光難再。值得注意的是,尚操此業的藝伎卻不失信心。她們覺得,藝伎是京都和日本的「臉面」,應該加以保留。她們甚至週遊各地,藉以提高身價。有的人更明確地說:藝伎是京都的象徵,傳統的古老文化必須加以保護。近年來,社會上對於藝伎的衰與興,保與棄還存在針鋒相對的鬥爭。

來到京都,除了走訪神社、品嚐懷石料理外,不妨感受一下藝伎的獨特魅力。雖然藝伎表演並不普遍,還是有一些專門提供給觀光客欣賞的機會。提醒您,因為表演多在夜晚,且商家會提供酒水飲料,這類表演多限18歲以上成人才能參加。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