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20174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芭芭拉:川普讓我恥當共和黨人、心臟病發

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希的新書《The Matriarch》上市。(美聯社) 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希的新書《The Matriarch》上市。(美聯社)
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希的新書《The Matriarch》(女家長:芭芭拉‧布希和一個美國王朝的形成)上市。(亞馬遜書店) 前第一夫人芭芭拉‧布希的新書《The Matriarch》(女家長:芭芭拉‧布希和一個美國王朝的形成)上市。(亞馬遜書店)

芭芭拉‧布希(Barbara Bush)是美國兩位共和黨布希總統的至親,一個是她的丈夫,一個是她的長子;但是,川普總統上任一年多後,這個鐵桿共和黨家族的女家長卻恥於承認自己是共和黨人。

「今日美國報」駐華府辦事處主任蘇珊‧佩吉(Susan Page)在布希夫人去世前半年,長時間與她訪談,並獲准看她過去幾十年的私人日記,寫成「女家長:芭芭拉‧布希和一個美國王朝的形成」 (The Matriarch),預定下月2日出版。

➤➤➤ 「史上最暢銷」 蜜雪兒回憶錄賣近1000萬本

佩吉在新書中寫道,芭芭拉怪川普害她心臟病發作;其實她早就有鬱血性心衰竭和慢性肺疾,2016年6月突然嚴重發作;當時在場的兩位前總統由特勤人員開車,跟著救護車趕到醫院。

那個時候她對整個總統競選活動感到不安,更受不了川普嘲弄她參選的兒子傑布‧布希(Jeb Bush);當時已退出選戰的傑布則勸母親不要掛心,好好照顧自己,要對美國有信心。

傑布說,他跟很多人一樣,對川普總統的領導感到憂心,而他選擇不看、不想。芭芭拉也表示,傑布叫她別為無能為力的事情煩惱。

在川普當選接近一年時,詢以她對川普時代的美國有何想法;她說:「我努力不去想。我們是個強大的國家,我覺得船到橋頭自然直。」儘管如此,國家四分五裂,以及她貢獻畢生的共和黨的走向,都讓她感到難過。

她仍然自認為是共和黨人嗎?在2017年10月,她答以「是」;四個月後她改口說:「我現在可能不會說是。」

這個答案非常令人震驚,可是川普崛起使她覺得無法再繼續支持一個她已不認識的政黨。

芭芭拉根本不願傑布在2016年參選,因為她對競選總統和當總統的艱難殘酷有切身之痛;可是傑布在初選展開後連連失利,她應兒子要求出馬助選,因為川普的強旺氣勢使她感到驚駭。

芭芭拉幾十年前就對川普印象惡劣,1990年1月在日記裡稱他是「1980年代真正的貪婪象徵」;1992年又寫道「川普現在意指貪婪、自私和醜陋」。

據悉,老布希1988年競選總統時,川普曾毛遂自薦,表示願意當他的副總統搭檔;老布希在日記中斥之為「奇怪和難以置信」。

四分之一個多世紀後,芭芭拉難以想像川普居然入主白宮。她說:「我想不通人家為什麼要選他。」

老布希最後把票投給喜萊莉‧柯林頓;這是他這一輩子唯一一次投票給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芭芭拉則在選票上填上傑布的姓名,因為「我無法把票投給川普或柯林頓」。

當過副總統夫人和總統夫人的芭芭拉,在2016年大選過後,按照傳統寫信給川普夫人和副總統潘斯的夫人道賀,並以過來人姿態向她們提供一些建議。不過,她原來以為喜萊莉會當選,並擬了一份戲謔信函準備寄給比爾‧柯林頓說:「歡迎加入第一夫人俱樂部。我們等不及進行你的入會儀式。」

這封信一直沒法寄出;她說:「我一覺醒來駭然發現川普當選。」她並未掩飾這種心情,一個朋友還送給她一個川普倒數計時鐘,上面顯示還要過幾天、幾時、幾分川普的任期才結束。

她把這個鐘放在臥房床頭櫃,每天睜眼就能看到。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