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9945/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名家觀點》名校招生醜聞 凸顯亞裔雙重困境

3月12日美國聯邦檢察官宣布起訴包括好萊塢明星及商業大佬在內的50名被告,指控其為子女或客戶作弊或行賄進入名校,由此揭開了美國有史以來最令人震驚大學招生醜聞。然而,洶湧澎湃的輿論中,有這樣一個現實被忽略:該醜聞凸顯了亞裔在致力於反對濫用平權法案(AA)而實現教育公平的道路雪上加霜。

美國亞裔教育聯盟(AACE)在3月14日發布的聲明中譴責說:「公平競爭讓位於弄虛作假,有權有勢的富人操控招生過程,而許多在種族和經濟方面都占劣勢的亞裔孩子卻不能得到與他們能力相符的入學機會,成為了無辜的雙重受害者。」

亞裔美國人爭取教育平等的努力最近遇到了新的阻力:逆向和疑似自我歧視。2020年大選中唯一的亞裔總統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公開支持基於濫用AA。在2018年9月,楊安澤發推說,「關於優秀的理解需要更寬廣 - 如果我們嚴格按照考試成績,亞裔可能是42-73%的精英學生,這對服務學校、社會、甚至亞裔都不是最佳方式。考試成績不能代表一個人的品行和價值。」在同一個月的另一條推文中,楊安澤聲稱,亞裔教育平權組織對哈佛大學歧視亞裔申請人的訴訟是「錯位的」。

真的錯位了嗎? 「大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FFA)提交法院的文件證明結論截然相反。來自杜克大學的專家證人Peter Arcidiacono教授研究顯示,「假設一名亞裔美國申請人有25%進入哈佛的入學機會,如果他是白人,機會上升至35%,如果他是拉丁裔,可能性會上升至75%,而如果是非裔美國人,概率高達95%。」

楊先生,我有幾個問題請您回答:您有什麼證據表明,名校接受分數低得多的學生會對學校、社會和亞裔社區更有益處?如果分數和成績不能代表品格或價值,難道膚色和種族能?你自己曾在常春藤聯盟的布朗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學習,你是否有任何印象或者自我反省亞裔學生在品格和價值方面都不如其他族裔?在CBS3月12日發表的一篇採訪中,你說在2020年總統大選「我的種族不應該是一個因素 (non-factor)」, 既然如此,為什麼種族仍然是大學入學的一個因素?

楊安澤的言論引起了不少亞裔美國人的反對。教育平權人士趙宇空表達了他的擔憂,即楊的言論可能會加劇美國社會對亞洲孩子在品格建設方面差強人意的種族偏見。「我個人對亞裔社區的建議是,告別按種族投票的落後做法,不要投票給Andrew Yang,」趙在接受採訪時說。

亞裔尤其是華裔社區對楊安澤競選總統以及他對大學入學釆取AA的態度比較複雜,畢竟楊安澤是第一個代表民主黨力圖入主白宮的亞裔候選人。美國華人聯合會(UCA) 會長、公民參與推動人薛海培認為,亞裔社區應該在此問題上具有更全面和平和的視角。 在他的個人閱歷中,大部分亞裔名校畢業生一畢業就追求高財務回報的工作比如華爾街,而不是從事公共服務,而常春藤聯盟的目標之一就是培養不衕領域的領導者。

盡管如此,薛海培認為亞裔針對哈佛大學的訴訟在推動提高入學標準透明度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至少在誰有資格適用於AA的問題上有個上限」。

「我不認為歐巴馬總統的女兒應該比典型的華裔美國家庭的孩子更有優勢通過AA進入名校,」薛海培說。 「這是一個公平問題。」

是否有更好的標準來幫助一些家庭和申請人進入頂尖學校呢?當然有,家庭財富,而不是種族。丕優研究中心2010年的分析顯示,2010年白人家庭評平均財富是亞裔和拉丁裔家庭的13倍和10倍。

3月9日,CBS報導了喬治亞州一名17歲的高中女生被39所學校錄取,獎學金總額達160萬美元。除了她的種族「非洲裔美國人」之外,沒有關於她的SAT成績、社會和經濟狀況的報導。

在公眾對大學醜聞的強烈抗議中,負責招生醜聞案的麻薩諸塞州區檢察官安德魯·萊林(Andrew Lelling)發表了聲明:「這個案件是通過長期使用金錢收買和欺詐行為進入名校的典型案例,但我可以保證,對於富人來說,沒有單獨的大學招生制度,也不會有單獨的刑事司法系統。」

美國社會應該為這位檢察官點讚並凝聚共識,也不應該有基於種族的單獨的大學錄取系統。希望這可以成為2024年楊安澤競選口號一部分:無關膚色,只要公平。(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