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604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穆勒調查未免罪責 川普該喜或該憂?

司法部長巴維理24日公布特別檢察官穆勒針對川普總統涉嫌「通俄」和「妨礙司法」兩項指控的調查報告概要,顯示穆勒調查未發現川普、競選團隊和幕僚在2016年總統大選通俄的證據,也未作出川普妨礙司法的結論;調查結束也未起訴通俄案重要關係人──川普的長子小唐納、女婿庫許納,讓擁護川普的保守派揚眉吐氣。反川普的民主黨自由派則認為,國會和紐約州針對川普競選團隊和川普集團的調查才剛開始,川普別高興得太早。

對報告結論,川普24日下午推文解讀認為,他已「被徹底免罪」,並形容調查是一次「失敗的非法政治挫敗」。然而,與川普解讀不同的是,多數主流媒體認為,報告並未排除川普妨礙司法,因此並未免卻他的罪責。穆勒報告指出,他們既未作出結論指川普違法,但也未證明川普無罪。對這樣的報告,川普究竟該喜還是該憂?

穆勒的調查始於2017年5月,即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因「犯上」,調查川普「通俄」而被川普憤怒炒魷魚之後。川普從不隱瞞他對穆勒調查的刻骨仇恨。據媒體統計,自穆勒獲任命為特檢官起,川普先後通過推文、演講和受訪等方式,抨擊穆勒和他的調查達1100餘次,除強調「沒有勾結」外,並指調查是「17個憤怒的民主黨人的獵巫行動」,是一場「騙局」。

按常理,一份對川普不利的調查報告,勢將給川普政治生涯帶來打擊,而查無爆炸性實據的報告,反過來會成川普競選連任的助力,為他點燃支持者的熱情,有利他連任。

穆勒調查過程共起訴34人,包括25名俄羅斯人,其中7人認罪,包括川普多名重要幹部:前國家安全顧問佛林、競選總幹事馬納福、副總幹事蓋茲與私人律師柯恩。原來外界普遍認為調查會深入查向川普核心圈,包括川普陣營與俄羅斯人在川普大廈密會的直接參與者──川普長子小唐納、女婿庫許納,甚至直接燒向川普。但結果卻不是這樣,川普和支持者理應感到雀躍。

儘管調查過程顯示,川普陣營與俄羅斯之間的確有頻繁互動,川普和他的律師朱利安尼從堅稱「沒有勾結」到改口說「勾結不是犯罪」,更引起外界揣測。但穆勒要證明有「勾結」並非易事,要提出刑事指控,更需要強有力的確鑿證據,顯然穆勒無法掌握到證據。

以關鍵性的川普大廈密會為例,參加者包括俄方人員,只要俄方堅不吐實,庫許納、小唐納都不鬆口,穆勒調查就無法突破。而「封口費」案能突破,是因檢方出其不意搜查川普前律師柯恩辦公室和住處,掌握金錢往來的鐵證,柯恩只能承認,並與檢方配合。

然而,川普並非從此可高枕無憂。首先,穆勒調查看似轟轟烈烈,不斷構成對川普的威脅,卻並非無瑕疵。例如,調查發出2800張傳票,約談過500位證人,卻一直遷就和屈從川普。川普曾信誓旦旦願坐下來接受穆勒問話,後來出爾反爾,穆勒並未堅持傳訊川普,改由律師書面簽詢,書面答詢的問題也一刪再刪。這樣的調查有沒有「放水」?國會議員早已提質疑,也會成為未來國會調查重點,兩黨都有議員將傳喚穆勒到國會作證。

其次,關於報告證據公開的問題。一般相信,司法部長巴維理會以涉及機密和國家安全為由,拒絕公開,只公布穆勒的調查結論。這個決定勢必受到兩黨議員挑戰。因為前不久,眾院無異議通過法案,要求司法部向公眾公開穆勒調查報告,司法部也有公布喜萊莉.柯林頓調查證據的先例。國會議員誓言傳喚巴維理作證,希望知道穆勒和巴維理如何得出相關結論。

再次,民主黨籍眾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安達24日明確表示,有「直接證據」證明川普陣營與俄羅斯存在「勾結」。現在穆勒決定不起訴川普陣營相關嫌疑人,國會一定會查清穆勒究竟如何看待那些「直接證據」;決定不起訴,是否受到什麼壓力?

由於穆勒和巴維理均為共和黨人,穆勒報告對川普涉嫌「通俄」和「妨礙司法」越輕描淡寫,巴維理公布報告內容越「袒護」川普,就越難杜悠悠之口,越容易激起民主黨人不滿情緒,增加國會調查和紐約州檢察官調查的合理性。這兩項調查若拖到總統大選前,不時公布一些爆炸性證據,甚至採取起訴行動,眾院也啟動彈劾程序,對尋求連任的川普,不見得是好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