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449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中國商人爭著「攀登川普」

為求能與川普見面,有中國商人提議,願為美國興建邊境牆。(Getty Images) 為求能與川普見面,有中國商人提議,願為美國興建邊境牆。(Getty Images)

佛羅里達州一家按摩院因為涉及賣春被警方查獲,媒體炒得沸沸揚揚,按摩院前老闆楊莅(Cindy Yang)曾在網路上曬出與川普總統及其家人的多幅照片,更成為眾矢之的。據報導,楊莅於2017年底成立了一家公司,向中國客戶兜售與美國總統和共和黨領導人接觸的渠道。

毫無疑問,在美國實際或顯擺的政治影響,在中國有很高的賣相,但是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中國企業家和其他中國公民對於「藉川普套利」的企圖,一般基於虛榮心遠大於政治目的。

他們為「攀登川普」造成了強大的市場需求,也就是說,在楊莅之外,還有一大批人追逐同樣的生意模式。現在美國的左翼媒體集中火力圍剿川普,將會持續深挖更多細節,即使這個事件永遠不會成為「通中門」,未來中國籍人士即使以「嘉賓」名義出席美國政治募款活動,預計將成為各方矚目的爭議焦點,而賣票的華人更將面對巨大的法律風險。

•提議免費建美墨邊牆 

自從川普當選總統以來,由於他的女婿賈瑞德·庫許納(Jared Kushner)曾與我有合夥關係,我接到了自中國有如潮湧來朋友和陌生人的提案,請我幫助他們「晉見」川普。我遇到最瘋狂的提議是,一家中國公司願意免費為川普建造墨西哥和美國之間的邊境牆!

然而,更頻繁的請求卻是涉及拿到川普和/或其家人出席活動的門票。來自中國的強勁需求創造了一個小型工業,背後的驅動力是滿足國內對於和川普「閃電攀關係」的剛需。

這些商業機會或個人拜託對我沒有吸引力,因為我一直認為利用商業或個人關係來牟利令人反感。我也擔心其中的合法性:美國《競選財務法》禁止外國公民直接或間接為籌款活動或美國競選捐款埋單。川普出席的很多賣票活動都涉及政治籌款,如果嚴格遵守美國競選法規,只把票賣給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這意味著中國市場的前景十分渺茫。更不用說,合規的購買者通常不會為他們可以合法購買的東西支付溢價。

•外國人不得其門而入

我還瞭解到,這樣生意的目標客戶並不是為了支持某種理念而參加活動,我也認為在賣票的過程中,不太可能擔保川普或川普家庭成員必定出席。果其不然,今年初海湖莊園的跨年晚會中,川普因為留守華盛頓照看政府部分關閉的緊急狀況而缺席。

即使正當媒體審視楊莅的政治活動時,微信上還流傳著一則有關3月10日在海湖莊園舉行的共和黨籌款活動的線上廣告。傳單上吹捧的川普總統早餐,出席的共和黨大卡司包括:共和黨女主席羅娜·麥克丹尼爾、佛羅里達州參議員瑞克·史考特和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戴桑提斯。賓客們將與「美國政商界名流、超級億萬富翁、國會議員和白宮官員」摩肩擦踵。傳單提到了有美國公民/綠卡身分的人可以與川普合影,卻沒有提到公民身分/永久居留權是購買活動門票的先決條件。根據美國法律,類似活動外國人不得買票入場。

如果任何買票人存著一定幻想,能藉著參與這種活動而積累某種「政治籌碼」,雖然我不會為此感到驚訝,我很懷疑是否有許多買家的動機真是為了影響美國的政治。對名人的癡迷是根深柢固的人性,中國人也不例外。但關鍵是:川普發起了一場與中國的貿易戰,可能破壞了許多中國商人在國內的生意,為什麼這些商人還不惜從中國遠道而來,只圖與川普合影?

從常識判斷,如果一個人在中國僅僅是無甚出眾的小富人,為什麼他們非要和川普總統混在一起?他們的目的是想要對誰顯擺?我認為答案就在於「與川普同框」:購票者相信,與川普的合照會轉化為他們吹牛的權利,並為自己提供促銷機會。根據《瓊斯媽媽》的報導,某個中國商人對《雅虎財經》透露,他飛了17個小時去參加在海湖莊園舉行的跨年派對,希望這樣的經歷能提升他的形象,提高公司上市前的估值。

•想藉合照誇大影響力

有鑑於此,這些中國商人購買的所謂「影響力」,似乎不是為了討好川普政府或在美國獲得的具體商業機會,而是對國內的受眾大肆宣傳他們自以為是的「影響力」,我們稱之為「往返宣傳」,就像在曼哈頓時報廣場數位看板上購買廣告同樣的道理,即使買家明白可能沒有美國人會費心去關注這種宣傳,但圖片將會被傳回中國去「套現」。(作者為多元媒體平台中英文專欄作家)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