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391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穆勒國會作證

川普是否犯罪…報告是否公開… 打開潘朵拉盒子4狀況 

通俄案調查報告已經送到司法部。(美聯社) 通俄案調查報告已經送到司法部。(美聯社)
川普在競選期間有無與俄羅斯合作,是通俄案調查重點。圖為川普(左圖)與通俄案特別檢察官穆勒。(Getty Images) 川普在競選期間有無與俄羅斯合作,是通俄案調查重點。圖為川普(左圖)與通俄案特別檢察官穆勒。(Getty Images)

特別檢察官穆勒結束通俄門調查,司法部規定特別檢察官必須向部長提出機密報告,說明決定或拒絕起訴的原因;穆勒辦公室22日將調查報告交給了司法部長巴維理後,這些資料是否可以公開,以及川普總統有無可能看到調查內容,都讓外界好奇;以下是此案接下來發展的幾個看點:

●司法部長巴維理準備提出兩份報告,一份刪除所有機密資料,提供給所有國會議員,另一份只給少數國會領袖。說明是否起訴原因的內部備忘錄也不會公開。

司法部長或副部長如斷定穆勒建議的行動不當或於理無據,不應進行,也應說明。巴維理已聲明沒有這種情事,並表示他可能本周末就把穆勒調查作業的主要結論知會國會司法委員會領袖。

●聯邦法規禁止透露調查細節,大陪審團法規也規定除非實際提出起訴,不得公開這些資料,司法部準則則禁止起訴現任總統。如不能起訴川普,又只能公開與實際起訴有關的資料,有關川普的資料要如何處理將大有問題。是否與川普的作為和可能的妨礙司法有關的資料都不得公開?

儘管如此,巴維理和司法部很難對穆勒是否認為川普的行事是否達到犯罪程度不置一詞,即使不能對他提出起訴。此外,國會對總統有監督責任和彈劾權力,因此他們似乎至少必須知道據以做這些決定的資料。

●穆勒是向司法部負責,他的報告是讓司法部領導階層過目的機密文件,川普會不會要求看報告,他和他的律師可能在何種情況下看報告,都還不明。川普如果看報告,民主黨會藉此宣稱那並非機密,也應該讓他們看。

●民主黨國會議員也能用傳票要穆勒接受質詢和索取他的報告,不過川普能指示司法部不予理會。此舉勢必引發府會法律大戰,而且官司一定會打到聯邦最高法院。

總之,穆勒對調查作業高度保密,沒有人知道調查作業究竟發現什麼,也不知道最後會怎樣。各種情況都可能出現,而上任不久的巴維理正主導一切。

特別檢察官穆勒已把通俄案調查報告交給司法部長巴維理,圖為媒體守在司法部等候進一步消息。(路透) 特別檢察官穆勒已把通俄案調查報告交給司法部長巴維理,圖為媒體守在司法部等候進一步消息。(路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