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302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川普不為逝者諱 豈止不厚道

2015年7月,當川普還在競逐總統大選共和黨提名時,他在一場競選活動中語出驚人地說,「馬侃不是戰鬥英雄,他被抓當了俘虜。我喜歡拒當俘虜的人」。那時馬侃仍是位高權重的聯邦參議員。川普的發言,有人驚訝,有人憤怒,更多人只是把他當作為搏版面而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笑談。

將近四年以後,川普再度連續數日以更尖刻的語言抨擊馬侃時,馬侃已經作古。對川普之不為逝者諱,儘管仍有人憤怒,有人惋惜,但更多人對他的話已習以為常,甚至不知不覺地認同。因為川普已是一國總統,他掌握國家機器,掌握最多的話語權,除了有白宮發言人為他代言,他的每一則推文,都被媒體廣泛轉載和議論。無論他的發言如何荒腔走板,如何不合常理,都有人為他唱讚歌,或為他打圓場。

川普以總統之尊,連續數日在不同場合攻擊一個已去世七個月的國會參議員,實令人側目,但川普自有他的理由:一是根據一貫力挺川普的福斯新聞報導,馬侃的前幕僚曾與聯邦調查局(FBI)及多家媒體分享指涉川普和俄羅斯有關的「史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二是馬侃生前曾一人獨擋他極力推動的廢除「歐記健保案」,與民主黨站在一起,使他最具象徵意義的「去歐巴馬化」的努力功虧一簣。三是他批准了馬侃的隆重葬禮,並動用軍用飛機把馬侃的靈柩接到國會山莊,竟未得到一句感謝。

這些理由,不見得能站得住腳。首先,關於「史蒂爾檔案」(Steele dossier),他21日在接受福斯商業主播Maria Bartiromo訪問時說,馬侃把這個檔案給交給FBI「懷有邪惡的目的」,企圖把他的競選推向險境。但實際上馬侃是在2016年12月,即川普當選總統一個月之後,才把這一檔案交給當時的FBI局長柯米,而且FBI在選舉投票日前,已掌握其中的部分檔案。

其次,關於「歐記健保」,當時的確是因為差馬侃的關鍵一票,使得廢除歐記健保功敗垂成。然而那次的投票,事先未經辯論,共和黨也未提出可行的替代方案,相信任何一位負責任、有良心的參議員都會堅持,必須拿出解決方案,才可廢除現有方案。馬侃當時拒絕投票支持時,表態十分清楚,他主張改革歐記健保,但必須有合適的替代方案,否則便是為反對而反對,置民眾福祉於不顧,暴露當權者企圖利用共和黨掌握國會參、眾兩院的優勢,遂行一己之私。

再其次,川普對於他「核准」(approve)了馬侃想要的葬禮,卻沒有人感謝他而懷恨在心。然而實情是,國會議員若需要進行國葬儀式,真正需要的是國會同意,而非總統;總統並不能「核准」國會議員的葬禮。而且馬侃追悼會是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舉行,這需要事先取得大教堂同意。再者,由軍方負責將馬侃靈柩從亞利桑納州運至華盛頓,並安排軍方儀隊、抬棺人與馬匹等事宜,都不需要川普同意。川普凡事攬功,凡事諉過,凡事將個人利益和個人恩怨置於國家利益之上,格局實在太小。

川普對已經作古的前參議員的連續攻擊的不厚道做法,讓共和黨的許多人都看不下去。福斯主播Maria Bartiromo在訪問川普時,就對他直言,「你在這裡罵馬侃,他不能反擊。他已經死了」。喬治亞州聯邦參議員艾薩克森20日接受喬治亞公共廣播電台訪問時,砲轟川普「他的說法真是可悲」。

川普的攻擊也讓一些退伍軍人團體不滿。全美越戰退伍軍人會主席約翰.羅萬發出聲明說,他的組織對於川普不讓一位越戰同袍安息於九泉之下而失望。全美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退伍軍人會創辦人保羅.瑞克霍夫說,川普不停地攻擊一位戰爭英雄「既可悲也具破壞性」,不利軍隊,不利退伍軍人,也不利川普本人。

正如奧斯汀德州大學政治學教授Richard Cherwitz所說,現在人們對川普的各種荒謬發言習以為常,見怪不怪了,既不去嚴肅深究一位總統的發言是否顛倒黑白,也不去追究他的不當言行可能給社會和國家帶來的嚴重後果,反而想方設法把它合理化。難道,這就是美國想要的「抽乾華府的沼澤(Drain the Swamp)」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