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9101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富國銀行 特約贊助財富健康月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告訴你如何理財

巴菲特在波克夏公司股東大會上的發言,被許多投資人奉為金科玉律。(美聯社) 巴菲特在波克夏公司股東大會上的發言,被許多投資人奉為金科玉律。(美聯社)
在股東會上,張嘯在向巴菲特提問。(張嘯/提供) 在股東會上,張嘯在向巴菲特提問。(張嘯/提供)

波克夏哈瑟威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股東大會將於2019年5月4日在總部奧馬哈(Omaha)召開。已經參加12次的美國風險投資人張嘯說,他今年還要去參加,不僅因為他曾向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承諾「每年都來」,而且還能從巴菲特股東會上學到很多,「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不僅對機構投資和他的個人理財有幫助,而且對他的風險投資業務也有啟發」。

每年5月初,奧馬哈都要舉辦這樣的盛會,每年都有來自世界各地4萬人左右的股東與會。張嘯說:「在會上,你永遠不知道你旁邊坐的是什麼人。」有的人看起來不起眼,但很可能是公司的老股東,或是掌管著千億基金的人。馬來西亞華人蔡迪玉(Juanna Chua)一共去過三次股東會。她說,在股東會上,你可以遇見各種各樣的人,有藍領工人,有一家三代。她還遇到一位坐著輪椅老人,已連續20年參加股東會。「我感到,許多人參加股東會上癮了」。

參加過12次 每次都有收穫

張嘯說,每年參加巴菲特股東會,都有新的收穫。2005年他第一次參加巴菲特的股東會,此後兩年沒去,因為去了新加坡幫IBM建立團隊。「從2008年開始,我每年都會參加,一共是12次」。

巴菲特股東會在一個體育場舉行,圖為提問現場。(張嘯/提供) 巴菲特股東會在一個體育場舉行,圖為提問現場。(張嘯/提供)

他從南京大學畢業後,來到布朗大學讀碩士和博士,而後進行互聯網創業。2004年,他在奧斯汀德州大學(UT Austin)讀MBA時,就購買波克夏哈瑟威公司股票。「我當時就有意往投資上轉型,需要找一個學習標竿,就選中了巴菲特的公司」。後來,他還陸續購買了該公司股票,並一直持有,沒有出售過。

拿到博士後,他曾在IBM工作過,後來又做風險投資,先在美國做,2010年回到中國,現在中美兩邊做,「幾年前自己創業」,他還是倫敦商學院的客座講師。

他訪問過波克夏哈瑟威的辦公室,還與巴菲特投資的公司高管一起座談、吃飯交流。他說,在股東會上,與美國各種機構投資人當面交流,很有收穫。「有一次,我的旁邊坐著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人,一交談才發現,他是某國養老基金的經理人,掌管著上千億美元的投資基金」。他表示,參加巴菲特股東會是一個與全球投資者交流認知的絕佳機會。

巴菲特的投資期限比別人的投資期限要長。他看一個公司,都是從長遠考慮,跨度都在二、三十年以上,有的甚至是投資後持有半個世紀。在這個時間跨度下,巴菲特的視角、波動耐受能力、認知深刻度,是其他人不能比擬的。

他說,長期投資對中國投資者很有啟發。中國很多二級市場的投資者都是短期業績驅動的,業績按月計、按季度計,基金經理人是按年做基金周期來計算,自然沒有長遠打算。「其實,同樣的事物,在不同時段中,表現會完全不同的」。

巴菲特及其投資夥伴芒格(Charlie Munger)發展完善的價值投資理念,對很多人都有幫助,不管是機構投資者還是個人理財。他說,價值投資,對長期投資管用,而對追漲殺跌或者以交易費用為目的的生意,卻影響很大,包括投行、基金、股票經紀等。「如果大家都長期投資,減少交易,他們收入大減,就要喝西北風了」。因此,很多基金經理等對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常做扭曲或誤導。

價值投資 對風投也有幫助

張嘯說,參加巴菲特股東會可以遇見很多投資界的專業人士,與他們交流談,可以開闊眼界,增加認識問題的廣度和深度。他的主業是風險投資,而巴菲特講風險控制以及對投資與商業本質的認識講解,講能力圈、護城河(economic moats)、可持續性這些價值投資理念,對做風險投資的人也是有幫助的。

在股東會上,張嘯被抽中成為提問人。(張嘯/提供) 在股東會上,張嘯被抽中成為提問人。(張嘯/提供)

他說,從表面上看,風投是投在中早期公司上,而巴菲特投資相對成熟的公司,兩者存在一定差異。但巴菲特講的內容,如判斷中早期公司的護城河,由於做風險投資有個巨大的不確定性,對於護城河相關的核心技術、商業模式、團隊能力等要求更高。還有是打造自己的能力圈,一方面對應風險投資者不斷聚焦自己的投資領域,另一方面對應中早期項目創始人的能力圈的可塑性與成長性,這個非常關鍵。

因在參加股東會中不斷學習提高,他的風險投資逐漸開始見效,獨立創業後這幾年,投資業績「挺好」。他說,有時風險投資者會產生瘋狂的投資舉動,如中國小黃車(OFO)等一系列風口燒錢式的風投,他都成功避開了。「每年參加這樣的聚會,可以檢查自己的投資理性,保持投資行為的專注、冷靜與專業性,肯定會很有幫助」。

幾年前,他向太太求婚,也在巴菲特股東會上。他的求婚卡有幾個位大老的簽名背書,其中包括微軟的比爾蓋茲、巴菲特保險公司的CEO、著名的阿吉特‧雅恩(Ajit Jain),還有一位巴菲特請來的魔術大師邁克爾。「有了這些大老的加持,我的求婚成功了」。

聽投資聖經 去奧馬哈朝聖

Michael是芝加哥的一名金融從業人員,於2017年參加巴菲特的股東會。他說,巴菲特的股東會被視為「投資者的麥加」,每年吸引200多個國家的人前往奧馬哈,聽巴菲特和芒格講述「投資聖經」。他心嚮往之,就和其他人結伴前往奧馬哈。

他說,巴菲特股東會在體育館舉行,安檢時間是早上7點。他們7點半達到會場前,已經排了很長的隊伍。「我聽說,有人為了坐得離巴菲特近一點,甚至凌晨3、4點鐘就去排隊」。雖然門前很多人,但是排隊的隊伍井然有序,人們面帶微笑,互相寒暄。

通過安檢後,最先看到的是巴菲特旗下公司產品的展銷大廳,有可口可樂、See's Candies和GEICO保險等。「我想買個紀念品,但是沒有針對本次股東會的紀念品」。安檢門內右側便是進入主會場的門,沿著此門進入後,可以根據自己的分區,通過三個樓層的不同入口進入會場。

說,主會場裡面人山人海。會場中央最前排的位子是留給比爾蓋茲等大咖留的,之後幾排位子是給老股東的,其他位子都是先到先得。上午8點鐘,會議以短片介紹巴菲特旗下公司開始,巴菲特與芒格在多個短片中擔任主角,以幽默方式介紹公司,讓全場不時地發出笑聲。「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巴菲特與著名音樂人保羅安卡(Paul Anka)合唱,歌詞充滿詼諧,會場笑聲不斷」。

短片結束,巴菲特和芒格與在場觀眾打招呼,再依次介紹與會的重量級嘉賓。然後,會議進入提問環節。提問分為上午、下午兩部分,有現場觀眾提問,也有網路提問。他說,巴菲特和芒格的回答充滿著智慧和幽默。「芒格已經93歲了,話不多,但很幽默」。

從回答 看出巴菲特思路

Michael說,股東們在2017年股東會上共提出57個問題。「我對其他的問題不感興趣,只對其中的四位股東提出的問題感興趣,從中學習到不少的知識」。

提問人提問時,通過會場許多屏幕播放。(張嘯/提供) 提問人提問時,通過會場許多屏幕播放。(張嘯/提供)

第一個問題是,巴菲特投資的美聯航、美國運通、富國銀行等公司在2017年都遇到很大風波,在社會上影響不好,詢問巴菲特對所投這些公司的看法。巴菲特回答說,他們投資美聯航、可口可樂等,並不是說它們就不面臨問題和競爭,而是從長期看它們有非常強的發展勢頭。「對投機者來說,事件驅動幫他們在短線交易中獲利,但真正的價值投資應看到公司的長期發展動能」。

第二個問題是,為什麼開始進入不熟悉的高科技公司?過去,巴菲特專注於自己熟悉、具有全球競爭優勢或有護城河能力的傳統領域,特別是消費者領域的大公司,並不涉及高科技公司。但從六年前開始,巴菲特開始投資IMB、蘋果等科技公司,並對未投資亞馬遜、谷歌表示遺憾和自責,還肯定人工智能。巴菲特回答,投資理念也要改變,一方面來自傳統投資領域的投資機會減少,另一方面也需要不斷的學習進步和理念更新。

第三個問題是,投資收益與環境、道德之間的關係。在上午提問環節中,有人提出反對聲,如德國的基金經理以巴菲特看重金錢,投資可口可樂,損害了青少年的健康,批評巴菲特。巴菲特回答以描述自己飲食開始,稱其每天喝五瓶左右可樂,他說,「如果你告訴我,每日只吃西蘭花和蘆筍會讓我多活一年,那我還是選擇吃我自己喜歡的東西」。

第四個問題是一位中國投資者的問題:如何使價值投資理念在中國實踐?提問者希望把1億中國股東帶回到比較合理的投資理念上。巴菲特回答,投資不僅是一個理念,更是一種禪修,而投機更容易受到周圍的人和事物的影響。有些人看到周圍的人炒股賺錢後,就希望投機致富,而不是耐心地進行價值投資。但是,從長期來看,市場會引導投資者正確投資。

Michael說,他感到巴菲特股東會之行「對我的人生啟迪就是──生命不息,學習不止」。巴菲特值得人們學習的,不僅是他的價值投資理念,而且還包括他的人生觀,即他的淡泊的個性、熱愛工作及對自己的原則幾十年始終如一堅守。「巴菲特始終保持冷靜的頭腦,專注於自己喜歡並擅長的事物,直至成功」。

參加股東會 證實價值投資

馬來西亞華人蔡迪玉於2011年參入總部位於新加坡的8I控股公司,其工作就是「推廣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念」。三年前,公司派她前往上海,在控股公司的子公司信益安(上海)公司工作。她接受越洋電話採訪時說,從2016年第一次參加股東會後,她每年都去,已經參加過三次。「我還要參加2019年的股東會呢」。

蔡迪玉(中)已經參加過三次巴菲特股東會。(蔡迪玉/提供) 蔡迪玉(中)已經參加過三次巴菲特股東會。(蔡迪玉/提供)

2016年,她與中國一名合夥人一起參加。為了參加股東會,她做好攻略。她說,當時奧馬哈的天氣很冷,下著雨,但是股東們的熱情卻很高,她早上5點鐘去排隊入場。「這麼早就去排隊,是我人生中做過的最瘋狂的事了」。

因為參與者都是股東,彼此見面很親熱,「雖然不認識,人們還是主動打招呼,說聲hello」。許多股東對公司很認同,說話帶著很強的自豪感。她說,巴菲特股東會最令人難忘的階段是股東提問,巴菲特回答。股東們從巴菲特的回答中獲得有用的提示。

在2017年股東會上,當她在走出會場時,看到巴菲特和幾個保鑣從身邊走過。她走上前和巴菲特搭話,巴菲特也做了回答。「本來還想多講一些,但是他的保鑣說,巴菲特要參加下一個會議,我就不問了」。由於很多人拍照和錄像,她也獲得了與巴菲特在談話的錄像,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蔡迪玉途遇巴菲特,並與巴菲特進行了交談。(蔡迪玉/提供) 蔡迪玉途遇巴菲特,並與巴菲特進行了交談。(蔡迪玉/提供)

推廣價值投資 在中國很難

蔡迪玉說,她2008年從馬來西亞一位非常著名的投資者麥青遠的著作知道巴菲特及其公司,那時就在內心中埋下種子,希望自己也能成為該公司的股東,親眼見到巴菲特。於是,她開始學炒股,可是並沒有真正理解到價值投資精髓。因為聽信朋友介紹的消息股,盲目投資股票,結果卻把多年的積蓄都虧掉了。

後來,她加入8I公司在馬來西亞分公司價值投資學院(Value Investing College)。8I控股公司是一家推廣價值投資理念的教育和傳播公司。目前,總部位於新加坡,在馬來西亞、泰國、台灣、中國大陸設有分公司,有員工50多人,「公司的股票在澳洲證券市場上市」。

她說,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很好,但在中國很難做。中國人很聰明,但是沒有耐心,覺得價值投資很好,但是掙錢太慢。「他們總想掙快錢,不像美國人這樣長期持有。其實,中國也有好股票」。她發現,中國的投資諮詢公司很多,雖然都以價值投資的名義在工作,但很多向客戶推薦股票,幫人炒股。

為了學習價值投資理念,她還購入一些巴菲特的股票。她說,巴菲特管理的波克夏哈瑟威公司發行A、B兩種股票。A股一股當時要20多萬美元,而B股股票當時一股是140美元。她陸續買了一些B股股票。「三年來,我的股票漲了40%」。她對這個收益很滿意,覺得巴菲特的股票比較穩定。

她說,巴菲特的投資很簡單,就是從身邊找可以投資的公司。例如,如果發現哪種商品好,就從這個商品入手,看看其背後是否是一家上市公司,然後閱讀其年度報表,著重看看公司的經營情況,然後在其價值被低估的時候購買。「每個人都可以學會價值投資,不用數學很好,有基本數學常識就可以了」。

有人根據新聞買賣股票,她認為這實際上沒有什麼幫助,投資者一定要學會了解一家公司的商業模式、發展前景、管理能力和財務分析。市場上出現的消息可能是機構故意釋放出來的假消息,等著小散戶來接盤。她認為,散戶們要學會理性投資,投資在有價值的企業上。現在,波克夏哈瑟威A股每股價值30萬美元,上漲2000多倍。「有些老股東是賣了再買回來,現在都很後悔」。

相關報導:

為聽股神一席話 華人組團參加

蔡迪玉與巴菲特的交談,上了當地的報紙。(蔡迪玉/提供) 蔡迪玉與巴菲特的交談,上了當地的報紙。(蔡迪玉/提供)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