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8330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你能想像嗎 這棟房子快200歲了

已近200歲的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已近200歲的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克里斯蒂之家前門的窗戶,看出去像幅風景畫。(熊傳慧/攝影) 克里斯蒂之家前門的窗戶,看出去像幅風景畫。(熊傳慧/攝影)

從紐約市沿著哈德遜河往北,火車車程90分鐘,來到哈德遜河中部達契斯(Dutchess)郡畢肯(Beacon)鎮,沿著河畔可見到一個小丘上,矗立著一棟19世紀聯邦風格的房子「克理斯蒂之家」(Chrystie House),古屋將在2020年迎來它200歲生日。

克理斯蒂之家的第一個主人是美國開國元勛之一威廉.費(William Few)。現在的屋主是畫家李元玉。2007年至2010年,李元玉花了四年時間,仔細修復這棟古蹟,讓它重現鄉間大宅第的優雅與園林景觀的大器。

聽說畢肯有一棟古蹟住宅要賣

2007年,李元玉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來到畢肯,那年是他移民美國第30年。

李元玉1980年代的油畫得獎作品,現在掛在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李元玉1980年代的油畫得獎作品,現在掛在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李元玉幼年開始接受中國傳統教育,成長階段大量閱讀東西方哲學及歷史,在台北師範大學美術系及研究所接受西方美學訓練,參加比賽多次得獎。移民美國後,他進入應用藝術領域,曾在普利茲克(Pritzker)集團旗下拉米亞(Lamia)藝術公司、拉法第(Lavaty)藝術經紀公司負責藝術專案。在拉法第公司網站上,李元玉是36位藝術專業人士中唯一的華人。

李元玉在這些藝術公司任職時,和數位現代藝術精英合作,開發新的媒材,在應用藝術領域累積了一些實力;他也持續創作,作品豐富。回顧過去的生涯,李元玉融合了東西哲學中「天、地、人」的精神,覺得應該探索新的創作主題,開啟下一階段人生。

畫家李元玉修復古蹟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畫家李元玉修復古蹟克里斯蒂之家。(熊傳慧/攝影)

這時候,李元玉聽說畢肯有一棟古蹟住宅要賣,決定去看一看。

畢肯占盡地理優勢,腳下有哈德遜河,最高峰是海拔1611英呎的畢肯崗(Mount Beacon),在獨立戰爭期間,畢肯崗是大陸軍作為預警和信號系統的重要據點。天氣好的時候,登上畢肯崗,往南肉眼可見60英哩之外的曼哈頓,往北可見90英哩之外的紐約州首府奧伯尼(Albany)。紐約州景色,一覽無遺。

畢肯是歷史重鎮,開發很早,工商業發達,亦是人文藝術薈萃之地。2014年以94高齡去世的美國現代民歌之父皮特.席格(Pete Seeger),1949年30歲時便搬到畢肯;2003年開幕的「迪亞.畢肯美術館」(Dia: Beacon),占地27英畝,是現代極簡主義重鎮。美術館開幕後,畢肯受到更多注目,遊客開始多起來。

李元玉原本就鍾情於哈德遜河之美,畢肯散發出自然溫和的力量,他立刻喜歡上這裡。

迪亞.畢肯美術館的樹林造景。(熊傳慧/攝影) 迪亞.畢肯美術館的樹林造景。(熊傳慧/攝影)

殘破的「克里斯蒂之家」 讓他心中一涼

克里斯蒂之家在一個小丘上,視野非常好,可看到哈德遜河,並遠眺河對岸的紐堡,更可想像200多年前開國元勛商議建國大計的情景。

但是,看到房子,李元玉心中一涼,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棟古蹟。

克里斯蒂之家是聯邦風格(Federal-style)的房子,也就是平衡和對稱的格局,有新古典主義的風貌,又有建國時期愛國主義者偏好的元素,例如木質樓梯和大理石地板。但當時,房子的外觀和室內門窗所有油漆都剝落了,牆壁久未粉刷,樓梯顏色斑駁,地板凹凸不平;有好幾個衛生間、壁爐不能使用。整棟房子幾乎可以用「殘破」(dilapidated)來形容;花園有四英畝,但是「奄奄一息」。

李元玉說,工業化和都市更新是必經之路,但在開發的同時,恢復古蹟原有風貌刻不容緩。對他來說,在那個時刻來到畢肯,一種使命感油然而生,他可以透過修復古蹟,體驗他一直追求的美學之路。

他決心運用自己的專長,重現這棟宅第的風貌。他把曼哈頓的住所兼工作室賣了,買下克里斯蒂之家,搬到畢肯開始修復工作,並計畫將它做為旅宿,成為畢肯的亮點。

開國元勛威廉.費的養老之所

李元玉開始拯救古蹟,他從頭了解威廉.費,了解克里斯蒂之家今昔。

在開國元勛中,威廉.費代表喬治亞州參加制憲會議,並簽署美國憲法。在獨立戰爭時期,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的大陸軍總部,就在哈德遜河中游西岸的紐堡(Newburgh),隔著河,紐堡對面就是畢肯。威廉.費從喬治亞州到紐約來參與建國大計時,便住在畢肯。

1799年,威廉.費從喬治亞州搬到曼哈頓,歷經多個重要職位:大通銀行(Chase Bank)前身曼哈頓公司(Manhattan Company)創始人之一、花旗集團(Citigroup)前身紐約城市銀行(City Bank of New York)行長、紐約市議員、監獄督察等職。

儘管在紐約政商界有相當影響力,但威廉.費非常喜歡畢肯,對他來說,畢肯在他人生有重要地位。1815年他從曼哈頓退休之後,選擇畢肯為養老之所。

1820年,威廉.費在畢肯蓋了這棟大宅,住在這裡直到1828年去世。他去世後,女婿阿爾伯特.克里斯蒂(Albert Chrystie)繼承了這座莊園,並將房子命名為克里斯蒂之家。1833年,克里斯蒂將這棟房子出售,後來又轉了幾手。

防淹水 1927年整棟房子遷移半英哩

其實,克里斯蒂之家剛建好時,靠近哈德遜河岸。但在1927年,面臨河水可能流入室內的危機,整棟房子向地勢較高處遷移過一次。

畢肯歷史協會指出,畢肯原來是重要的磚塊生產地,丹寧點磚廠(Denning's Point Brickworks)每個星期可以生產100萬塊磚,供應紐約和美東許多建築物之用。1930年帝國大廈興建時,用的磚便來自丹寧點磚廠。

但在多年持續採礦作業之下,河床裸露,河岸後退,堤岸鬆動,只有搬到新的較高地點,不受河水侵蝕,古蹟才能保存下來。

1927年的屋主、知名的精神科醫師斯洛克姆(Clarence J. Slocum),將房子整個往距河岸較遠的一個小丘移動半英哩。

李元玉說,這是一個很大的工程,先一點一點將地基挖空,同時墊上支架,支架下安置滾木,再以馬拉動滾木,將整棟房子穿過畢肯的南大街,一步一步搬到現在的位置。

1927年房子搬遷的照片。(取自克里斯蒂之家網站) 1927年房子搬遷的照片。(取自克里斯蒂之家網站)

「修復比新造還困難」

因為克里斯蒂之家是古蹟,李元玉決定要「還原」房子,要將屋子呈現其初建時的狀態。李元玉暫停藝術生涯,致力於修復房子。

他學的是美術,喜愛建築,曾參與一些建築設計和修復的工作。但他說,「修復比新造還困難」。

首先,排水系統老舊,必須全部換過,他採用新法排水系統,重新安裝雨水渠道,並增設石塊擋土牆。房子多處門檻腐爛,逐一換過;另外,重建房子的基礎牆,加固屋頂,並蓋了新的車道。

李元玉維持房子原有的設計,完全沒有更動廳室格局;他沒有當年的設計圖和施工資料,便閱讀19世紀以來的建築書籍,尋求最相似的工法。至於房子外觀和內裝,他也儘量找和當時相似的建材,除非不生產了,他才用現代建材。

李元玉畫畫,他對光非常敏感。以餐室的玻璃為例,他說,100多年前的手工玻璃表面不平滑,但正因不平滑,太陽透過玻璃照在餐室內的地面上,會出現深淺的陰影,一個下午陽光移動,創造各種層次的光影,非常美。

修復工作一步一步進行:所有的窗戶玻璃都一一換過,所有窗框都重新上漆。前門側燈、樓梯、欄杆完全修復,三個壁爐、四間浴室都已恢復到1927年的狀態,閣樓和地下室的兩間浴室也都翻新。

還有,房間是傳統卡榫木造的,李元玉逐一拆開上漆,再用傳統卡榫方法還原;所有的天花板和牆壁都重新抹灰和重新塗漆,所有的管道和電力全部更新。

克里斯蒂之家的主廳。(熊傳慧/攝影) 克里斯蒂之家的主廳。(熊傳慧/攝影)

古宅重生 再現當年風華

修復工程持續進行,沒想到麻煩來了。

克里斯蒂之家的鄰居,認為新建的車道用到他們的土地,讓他們無法保護隱私。鄰居最初是抗議,在兩家土地分界處設立標語,後來對簿公堂。

李元玉尋求各部門協助,希望找到合宜的解決方式。紐約州古蹟保護部門官員Krattinger表示,克里斯蒂之家的修復工作,讓建築物維持聯邦風格和工藝水準,在保護歷史古蹟上值得肯定。不過,房子前後海拔高度不同,車道位置可能和鄰居發生糾紛,要小心處理。李元玉決定和鄰居和解,將車道改了位置。

四年修復下來,克里斯蒂之家氣象一新。美國景觀園林創始人建築師薩金特(Henry Winthrop Sargent)在一個多世紀前種植的樹木,現在茂盛挺拔;室內布置典雅精緻,主廳整片書架牆,放了一座三角鋼琴,呈現濃濃的人文風格;二樓有一間是威廉.費當年住的房間,地面到天花板有11英尺高,陳設維持獨立建國時期的樣貌。

李元玉說:「我到畢肯,為守護古蹟而來,為下一階段的東西哲學和美學研究而來。」同時,將滿200歲的克里斯蒂之家,因為李元玉,將可以繼續挺立下去,見證畢肯的未來。

➤➤➤李元玉設計Nabisco餅乾盒的故事

畢肯的地標。(熊傳慧/攝影) 畢肯的地標。(熊傳慧/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