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8307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要贏取協議 只能揮淚斬賴海哲

15日是貿易戰轉折的一天,當天早上新華社報導,中國副總理劉鶴14日與美國貿易代表賴海哲、財政部長米努勤通電話,雙方在談判上取得「具體進展」。數小時後,中國人大趕在閉幕前通過「外商投資法」,基本上回應美國在談判中提出的要求,包括保護外商知識產權、不再強迫外商技術轉移,讓外商在中國得以公平競爭。新法規定都是川普政府過去數月在談判中提出的要求,特別是保護知識產權和不再竊盜商業秘密問題,一直是談判僵持不下的最大原因。現在人大立法了,下一步就看美方對新法是否滿意,以及是否就此「收貨」,同意協議。

人大通過新法後,CNBC報導,在中國的美國商會認為,立法太過倉卒,沒有深入和廣泛徵求在中國的美商和其他外商意見,而且內容太籠統,將來執行難有實際效果;但新法在保護知識產權方面,在最後階段修改條文,加入對竊盜商業秘密和產品假冒等行為將處以刑事懲罰,希望藉此加強對外商的保護。就這點而言,確實比以前有改進。新法將於2020年1月1日生效,獨資經營的外企,以及與中國公司合營的外企,可望都受到保護。

白宮對新法有什麼反應?據「南華早報」16日報導,川普政府內部仍對談判存在重大分歧,分歧主要在對執行的看法不同。白宮有一派意見是,必須設立一種監管執行的機制,以便監督中國執行協議的進度;現在的形勢是,中國已對結構改革的要求(包括保護知識產權和不再強迫技術轉移)作出回應,現在就看白宮是否感到新法已足夠,以及是否要加入監督機制。

關於設立監督機制,中國可能有不同意見,因為監督必由美國政府負責,但這種監督最後必然發展成為美國「監控」中國經濟發展,北京無法接受。北京會認為,這是中國的內政,中國對自己的經濟發展有自主權,不能由外國監控。如果協議必須設監督機制,這個機制如何不上升至「干預中國主權」,而又能滿足美國要求,將成為難以解決的困難。

美國現在的談判主帥是貿易代表賴海哲,他是鷹派,一直堅持中國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以及堅持協議必須加入監督機制。現在中方以立法回應結構性改革的要求,但在監督機制方面,卻難以滿足賴海哲的期待,因為監督機制最後必然演變成美國監督中國。如果北京不同意中國被監督,賴海哲會同意協議中沒有監督機制嗎?看來不會。如果他不肯在監督機制上讓步,川普最終如何取捨?如何稱談判勝利?

貿易談判協議的最後定奪,必落在川普頭上,他必須決定是否要達成協議。現在中國已就美方部分要求立法。川普必須考慮兩點:一是中國的新法是否已滿足他的要求;二是對監督機制,他是否與賴海哲立場一致,如果賴海哲堅持設監督機制,而北京又不肯讓步,川普是否就此放棄賴海哲,改換另一談判主帥?

川普政府前首席經濟顧問柯恩(Gary Cohn)對CNBC說,川普極希望贏得貿易戰,而要贏這場貿易戰,唯一辦法就是要北京願意達成協議。柯恩的看法現在已基本實現,即:北京已立法,回應美國的改革要求,現在只剩監督機制,更遠的政府停止補貼企業、改革國企等,北京不會答應。美中雙方可繼續就監督機制進行談判,但最終繞不過北京拒絕被監督這一關。這種情況下,川普最終只能考慮是否犠牲賴海哲,像諸葛亮揮淚斬馬謖一樣。

川普14日說,美中談判有沒有協議,「三、四周內就會知道」,又說中方「很負責」和「很合理」,「如果那一項也能達成,協議就會有一件事,足以讓人們談論很久。」他說這些話是在人大立法前一天,因此他所說的「三四周」、「很負責」和「很合理」都可能是指人大立法的事;而他說的「那一項」指的應該是監督機制。但是偏偏是監督機制這項,北京和華府還存在著分歧。

如果川普真的像柯恩所說極度想贏,他只能在監督機制上讓步,假裝沒提過監督機制這回事,讓北京自行執行新法,或者川普乾脆犧牲賴海哲,換上新的談判主帥,讓談判在新主帥主持下達成協議。白宮傳出的最新消息說,「川習會」已趕不及在4月舉行,可能要延至6月,無論如何,川普也必須在監督機制問題上作出抉擇:是要監督機制,抑或揮淚斬賴海哲?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