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7834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稅務漫談 | 資本利得稅 對富人影響顯著

近日,比爾‧蓋茲在接受採訪時表達了對美國巨額公共債務的擔憂,美國收支不成正比,若是政府要阻止讓赤字增速快於經濟增速,應當從全美前1%或前20%的最富裕階層身上「薅羊毛」,以彌補財政缺口,而不是挪用低收入福利。

他建議,政府應該向巨富增收資本利得稅(Capital Gains Tax),目前對於持有不到一年的資產視為短期,資本利得稅按普通收入等級徵稅,但對於持有一年以上的資產而言,最高稅率為20%。而富人的收入來源多為大額的長線投資,因此受惠更多。

蓋茲好友巴菲特也曾多次建議開徵「富豪稅」,巴菲特認為現行稅制下的財富分配不公,主因是「以錢生錢」的資本所得在分配中所得過多,而以W-2薪資或1099自雇收入賺取的勞動所得在分配中所得過少。

例如,巴菲特本人在2010年收入為6285萬元,個人稅率只有17.4%。相比之下,他的20名受薪幕僚由於主要收入來源於W-2勞力所得,按照常規稅率(10%-35%)加上AMT(26%或28%),個人稅率平均在36%左右。

資本利得稅率的高低對於有投資收入群體的影響是顯著的,新稅法增設了機會區域項目(Opportunity Zone),以稅務優惠來帶動投資,將節稅空間進一步加大。

例如,丁先生年收入過百萬,為37%最高稅率的高收入人士, 2018年通過炒股賺得40萬元,短期和長期的資本利得分別適用37%和20%最高稅率,丁先生將收益全額投入到「機會區域項目」,則當年收益不用上稅,全額遞延,並按往後的投資年份可享減稅(Reduction)和免稅(Elimination)的優惠條款。

雖然蓋茲提倡增稅,但並不贊同狠宰富豪。此前民主黨新星歐凱秀-柯提玆(Alexandria Ocasio-Cortez)呼籲對富人課徵70%重稅(目前最高邊際稅率為37%),蓋茲認為該方法實踐起來並不奏效,因為即使稅率如此之高,富人最終實際徵收到的稅額也不會超過40%。

資本利得稅率,也一向是共和、民主兩黨爭執的焦點。

柯林頓主政時期(1993至2000年),長期資本利得稅率為20%-25%-28%。小布希(2001至2008年)上台後驟降為8%-10%-15%。歐巴馬主政時期(2009年至2016年),一度想把長期資本利得及股息稅率與個人所得稅率「並駕齊驅」,但在共和黨制肘下,退而求其次,調為0%-15%-20%,但增加了單身20萬元、夫妻25萬元以上人群的3.8%淨投資收入稅。

川普2017年初主政至今,仍保持歐巴馬時期原有的資本利得稅率,只根據通漲調整了各級收入門檻。2020年各派總統候選人的財稅計畫是以增稅平衡投資,縮小貧富差距,還是以減稅刺激投資,增加收入,不僅只有提出口號和拿出展板這麼簡單。

主張增稅的需要考慮提高富人的邊際稅是否影響美國生產率,以及額外的稅收收入將如何使用;主張減稅的則需要考慮如何填補日益增大的赤字漏洞。今年赤字預計達到1兆1000億元,2022年之前每年赤字都會突破兆元大關。(作者為註冊會計師)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