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7641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習「簽字峰會」一推再推 相見何其難

川普總統把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即將舉行的峰會,界定為「簽字峰會」(signing summit)。這次峰會,早先傳聞在「川金會」後於本月初在中國海南舉行,隨後傳聞本月27日在佛州海湖莊園登場,近日再傳出將於4月在海湖莊園舉行。但白宮發言人桑德斯11日潑了一瓢冷水說,雙方根本連日期都未敲定,與川普團隊關係密切的福斯新聞更指出,習近平已取消海湖莊園的行程。由此可見,川習見與不見,都是未知數,用「相見難」形容恰如其分。

川普迷信個人外交、元首外交,篤信自己「非凡的個人魅力」和「過人的交易藝術」,能說服外國領袖接受他的主張,作出重大讓步,達成前任總統無法達成、符合美國利益的歷史性協議。不過迄今為止,這樣的奇蹟並未出現。

川普上台兩年多,與盟邦領袖鬧翻,包括鄰國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和墨西哥總統潘尼亞尼托,都與他有過節,歐洲傳統盟邦德國總理梅克爾、法國總統馬克宏與他話不投機半句多,南韓總統文在寅、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拚命討好他,敢怒而不敢言。

川普津津樂道與他「有良好化學反應」的只有兩人,一是習近平主席、一是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他期待與習近平即將舉行的峰會發揮臨門一腳效用,廓清美中貿易談判的巨大障礙,讓已兩敗俱傷的貿易戰休兵;他也希望與金正恩峰會讓北韓全面棄核。然而,隨著在越南河內的「川金二會」破局,北韓棄核愈加渺茫;「川習會」一再推遲,更讓人聯想美中貿易談判並非川普一再聲稱的「非常、非常接近達協議」,而是存在難以跨越的鴻溝。

川、習兩人相見難,究其原因,一是兩人互信低,根本不像川普誇耀的有很好私人友誼。在習近平和他的執政團隊看來,川普表面上對習友好,背後卻把中國當作美國國家安全威脅,謀畫遏制中國崛起;他也粗暴地推翻兩國談判團隊達成的貿易協議,發起貿易戰,讓中國措手不及,更讓習近平認定川普言而無信,必須時刻提防。

二,對川習會,川普遠比習近平著急。習希望以拖字訣換取川普讓步,但川普上任以來外交上四處樹敵,本指望「川金二會」扳回一城,卻碰了一鼻子灰,正騎虎難下。川普急於讓美中貿易戰休戰,是因他原本指望貿易戰會降低對中國貿易赤字,卻判斷失誤,以致貿易戰開打一年來,貿易赤字創歷史新高。川普的基本盤農業州更因中國減少採購報復而大受傷害,股市也跌跌不休。若美中貿易戰能停戰,2020年尋求連任川普就掃除一大障礙,否則面對民主黨發起一波波的操守問題等調查攻勢,經濟又乏善可陳,川普連任之路堪憂。

三,川習會如錯過好時機,雙方欲尋找下一個合適時機,須經過一段長時間準備。川普2月下旬宣布川習可能舉行「簽字峰會」消息,與外傳3月27日習近平可能在佛州海湖莊園與川普會晤,時間基本吻合。按中國外交的一貫思路,習近平不可能專程前往海湖莊園「拜見」川普。2013年習在加州安納伯格莊園會晤前總統歐巴馬、2017年佛州海湖莊園會川普,都是訪問其他國家之後「順道訪問」。因此3月習近平訪問義大利、法國後順道訪美國,會晤川普並簽定貿易協議,也順理成章。

美中原本商討的3月底川習會泡湯,一方面是因貿易談判雙方立場仍有根本分歧,尤其協議執行機制上,美方希望能有查核機制監督中國,如發現中國未執行協議,將再度祭出關稅大棒,中國不得報復;但中國認為這是「不平等條款」,對內易使習近平當局招致「喪權辱國」的批評,無法答應;另一方面,「川金二會」中,川普一言不合就拂袖而去,給習近平敲了警鐘。川普已揚言,如果他對川習會不滿意,同樣會如法炮製。說法讓中方非常不爽,習近平不能有「被川普拂袖而去」的風險,因此北京對川習會態度一直諱莫如深,從未證實。

中國並非北韓,習近平更不是金正恩。美、中都無法承受川習會破局的後果,世界和兩國經濟也無法承受川習會破局的衝擊。既然川普已釋出善意,將3月1日起對中國商品加徵新一輪關稅推遲,雙方簽署協議因此可延期,給雙方談判代表有更多時間,更加從容地推敲最終可讓兩國領導人簽署的協議,終究比因準備不足而讓川習不歡而散更好。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