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7261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反川普遊行現場的粉色毛線帽 竟源自中國女兒的「騙局」

「小芳」的出現,讓胡尹萍的媽媽有了自信。(視頻截圖) 「小芳」的出現,讓胡尹萍的媽媽有了自信。(視頻截圖)
胡尹萍讓媽媽織的帽子出國了。(視頻截圖) 胡尹萍讓媽媽織的帽子出國了。(視頻截圖)

在四川一個小鎮,許多婦人終日織著帽子,只為賺幾塊錢人民幣。一名北漂女兒胡尹萍得知自己的媽媽也是其中之一,既生氣又自責,「媽媽大半年的時間就耗在這些劣質帽子上面…」;為了保護媽媽,她拜託朋友扮起帽子商「小芳」,用合理價格收購媽媽的帽子。現在,這「生意」越來越大,帽子還飄洋過海到了美國…

•北漂女兒化名「小芳」 收購媽媽織的毛線帽

3月一開始,胡尹萍為了完成愛爾蘭「綠帽子節」的150頂帽子訂單,夜晚變白天地連軸轉。

飛針走線完成這批訂單的人,是胡尹萍遠在老家的媽媽和媽媽身邊的一群阿姨。

四年前,胡尹萍偶然撞見媽媽瞞著自己織的毛線帽子堆成小山,便開始以「小芳」的名義收購媽媽編織的毛線帽,並對媽媽謊稱「小芳」是北京的外貿公司。

2016年她把收藏的帽子辦了一場藝術展覽:「小芳」。最近兩年,「小芳」這個藝術項目帶著媽媽織的帽子漂洋過海,去了香榭麗舍大道的展廳、美國反川普大遊行的現場,當然還有3月的愛爾蘭「綠帽子節」……

家鄉的阿姨們聽說胡尹萍媽媽織的帽子被北京的外貿公司收購,紛紛要求加入,胡尹萍只好硬著頭皮收購起阿姨們織的帽子。

為了讓小鎮裡50多個「媽媽」的一針一線更有價值,胡尹萍萌生出為她們創立一個品牌的念頭,就叫「胡小芳」。

胡尹萍從中央美術學院畢業後,從事雕塑藝術創作。她和另一半都是北漂。

•媽媽手都磨傷了 每頂帽子卻賣不到7元

2015年9月,胡尹萍到成都去看展,因為離老家很近,就想回趟家。她特意沒打招呼,沒想到一進家,兩個大麻袋堆在屋裡。打開一看,裝得滿滿的毛線帽,全是千篇一律的老太太帽子。

她很驚訝, 「怎麼織這麼多帽子?」媽媽先說是打發時間,後來才告訴她,這些毛線帽是等著收購的人來鎮裡收走,每頂帽子能賣6.7元人民幣。胡尹萍聽了很心疼,「這是她花費了大半年的時間織的。」

更讓胡尹萍心疼的是,整個小鎮的婦女都在織這種劣質的毛線帽。

媽媽整個冬天在家裡一直織,因為毛線很粗糙,手磨得很痛。胡尹萍明白「媽媽是個要強的人,她不願意白白接受我的幫助。」

回到北京,胡尹萍每個月給家裡打錢,但是媽媽永遠第一時間存到銀行。 「他們習慣了過非常勤儉的生活,不讓她織她還會彆扭。」

「那我就自己來收購好了。」她找到自己在北京最好的朋友,讓她化名「小芳」、虛構成外貿帽子收購商,聯繫媽媽談訂貨、簽訂單。

有公司、有地址、有聯繫人,通過「小芳」的接洽,和媽媽「談生意」的過程很順利。

•「小芳」的訂單 讓媽媽織出創意與自信

最開始胡尹萍從網上買毛線,寄給媽媽,說是小芳那邊出毛線,讓她織完寄給小芳,小芳會支付酬勞,25塊錢一頂,織得好還發點獎金。

「我買的毛線都是純羊毛的,日本進口的,媽媽跟我講:『小芳給我的毛線都很好,我這一輩子都沒有織過那麼好的毛線』。」胡尹萍媽媽是一個很傳統的婦女,很本分地想:人家給我這麼多錢,那我是不是可以給人家織好看點?於是,織著織著開始變著花樣織,設計了很多新帽子,還自己發明了名字。

最初給小芳寄快遞的時候,胡尹萍媽媽都寫老伴的名字,不願意寫自己的名字,認為男人才是家裡的支柱。「後來她靠這件事掙錢了,在家裡有了一定的地位,她主動說『寫我的名字』。她還告訴我,『別人都非常嫉妒我,這麼好的毛線別人見都沒有見過,我每次拿出來人家都說讓我分一點毛線給她們,我捨不得給』。她學會了拒絶,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家庭婦女,以前哪會拒絶?」胡尹萍說。

媽媽為了讓這些發往北京的「貨」更吸引人,開始琢磨更複雜的編花,搭配多種顏色。「她變得會時時留心觀察身邊的一切,像看到電視裡打劫戴的頭套,她就織了一種只留兩隻眼睛的帽子,還有像飛碟一樣的帽子。」這些變化,讓胡尹萍感到媽媽煥發出一種自己從未感受過的生機。

接到小芳訂單不到半年,小鎮裡的阿姨們也都參與進來,媽媽不但幫著招呼組織,還替阿姨們出頭談價格。胡尹萍發現,媽媽的自信心也因此提高,並且在生活中有了自我,不再只是圍著一日三餐轉。「我希望她尊重她自己,不再為我或是這個家庭而活。」

尤其是上網、發微信、發快遞等等這些與從前大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媽媽特別積極地去學習、去接納,像變了一個人。胡尹萍覺得,這個技能讓媽媽的自我價值得到滿足,有了存在感。

•媽媽織的帽子 到了美國反川普遊行現場

為了圓這個「謊言」,多年獨自「北漂」的胡尹萍讓自己從老家「蒸發」。

為了不露出馬腳,「剛開始和媽媽通話都要錄音,不然下一次都不知道上一次怎麼說的。」後來她刻意保持距離,完全交給小芳來做。慶幸的是,至今沒有引起媽媽的懷疑,媽媽一直帶領著阿姨們沉迷在用雙手賺錢的幸福中。

胡尹萍不想讓媽媽知道真相的原因:「媽媽現在很自由、很開心地在織帽子,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但一旦知道真相,她立刻會擔心,花了這麼多錢收帽子,還讓這麼多人一起做這個,你錢從哪裡來?這些帽子有沒有賣掉?你生意好不好?你有沒有賠?這種焦慮不會讓她開心。」

保護媽媽是胡尹萍的底線,就像自己北漂的時候,無論有多難,向家人展示的始終都是自己最好的一面,彼此間都不想讓對方有過多的擔心。

胡尹萍不捨得賣媽媽織的帽子,索性都收藏起來,做成一個特別的藝術項目:「小芳」,通過展覽與更多的觀者分享。「有的藏家看上了我也不賣。」

2017年3月,紐約一個訪問者跟胡尹萍談起需要手工編織的粉色毛線帽,給反對美國總統川普的女性佩戴。於是,四川鄉村婦女們親手編織的毛線帽漂洋過海到了美國。

「她們沒出過國,但織的帽子出國了,她們也可能都不知道美國總統是誰,但她們做的東西跟美國總統發生了關係,這讓她們的存在感爆棚。」

•「定價100多元的帽子不太能打開很好的銷路」

2017年底,為了持續激發這些「媽媽們」的創造力,胡尹萍開始策劃「製造」一場法國比基尼大賽。

一年過後,85件最好的手工比基尼完成。她把這些比基尼拍攝下來,並PS到全世界最頂級模特的數碼照片上。在這個過程中,她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創意,比如兩隻在草叢裡談戀愛的瓢蟲,高速路與紅綠燈……胡尹萍說:「它們要穿在最美的模特身上,穿給全世界看!」

2018年底,「毛線比基尼秀」在北京的箭廠空間展出,胡尹萍為這個藝術項目取名「雪白的鴿子」,她相信在未來這些質樸又充滿靈性的比基尼會登上真正的舞台。

織帽子已經是阿姨們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了,面對50多個阿姨提出「多點訂單、漲點工錢」的要求時,胡尹萍更多是滿足她們,「小芳說我這樣不對,有點兒太寵著她們了。」

胡尹萍曾嘗試開了網店,但訂單寥寥,「為了不傷害媽媽們的手,我給她們定的都是很好的純毛毛線,比較貴。各種成本算下來,定價100多元一頂的帽子不太能打開很好的銷路。」

胡尹萍一直靠做別的項目掙錢支撐著這些訂單。她進一步思考,如何為帽子們找到銷售出口,但是,「打造一個品牌,這個體系比我的想像龐大得多。」(中國新聞組整理)

織帽子的阿姨們。(視頻截圖) 織帽子的阿姨們。(視頻截圖)
胡尹萍媽媽織的帽子。(取材自微博) 胡尹萍媽媽織的帽子。(取材自微博)
四川小鎮媽媽們親手編織的粉色毛線帽,成了美國反川普遊行現場的「配備」。(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四川小鎮媽媽們親手編織的粉色毛線帽,成了美國反川普遊行現場的「配備」。(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精緻的毛線帽。(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精緻的毛線帽。(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胡尹萍的「小芳」。(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胡尹萍的「小芳」。(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小芳帽子的廣告。(取材自微博) 小芳帽子的廣告。(取材自微博)
每次接到麻布袋,看到袋裡裝著媽媽織的各式帽子,就讓胡尹萍感到溫暖。(視頻截圖) 每次接到麻布袋,看到袋裡裝著媽媽織的各式帽子,就讓胡尹萍感到溫暖。(視頻截圖)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