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71205/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詠梅 總在為角色候場

詠梅一直在為所有合適的角色「候場」。(取材自中新周刊) 詠梅一直在為所有合適的角色「候場」。(取材自中新周刊)
詠梅(右)的表演風格與導演王小帥的故事表達非常契合。(取材自豆瓣電影) 詠梅(右)的表演風格與導演王小帥的故事表達非常契合。(取材自豆瓣電影)

和年紀相近的演員一樣,詠梅一直以來被窄化到只能出演典型的「中國式妻子」。而這一次,她憑藉王小帥執導的《地久天長》獲得柏林影后,有人覺得她總算證明了自己。其實,詠梅並不想只依靠某一部作品證明什麼,她一直在為所有合適的角色「候場」。

•她,切換角色 把自己扔進環境裡

《地久天長》中,詠梅和王景春飾演的王麗雲和劉耀軍夫婦,因無法承受喪子之痛離開痛苦的北方城市,到福建海邊的村子落腳。現實生活中,詠梅沒有孩子。劇組裡的演員李菁菁熱心公益,很關注失獨家庭關愛,從中安排,介紹詠梅跟一位失獨母親認識。詠梅和對方聊了七個小時,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那個「把手」。那種痛因此有了觸感,表演也有了依據。

拍攝開始前,詠梅和其他幾位主演很早就進組了,大家一起圍讀劇本。故事裡,劉耀軍和王麗雲到南方的海邊謀生,當地漁業發達,女性都會織魚網,詠梅也花了時間專門學習。

詠梅和《地久天長》的製片人劉璿都提到,她的表演風格與王小帥的故事表達非常契合。詠梅甚至覺得,很多時候,那種生活的狀態是不需要刻意去演的,把她扔到那個環境裡,很多動作和表達就都出來了,像是農民握鋤頭那樣順手。

比如拍攝的第一場戲,詠梅和王景春飾演的夫婦吃過了晚飯,妻子去收拾東西、擦桌子、幫孩子洗澡,丈夫獨自喝酒,幾乎沒有台詞,甚至也沒有提前走戲,很多都是即興發揮,王小帥也提供了充分的表演空間。這種生活狀態在流動的時候,詠梅就成為了王麗雲,王景春也成了劉耀軍。

•她,初次演出 迷迷糊糊成MV主角

1987年,詠梅考上大學,到了北京,在對外經貿大學學企業管理。同一年,黑豹樂隊成立。次年唐朝樂隊成立,也是在那時候,詠梅開始接觸搖滾樂。身邊人說,北京也有那樣的音樂,詠梅不信,心想怎麼可能。朋友跟搖滾圈子有接觸,就帶詠梅去看演出。後來,黑豹樂隊的鍵盤手欒樹成了詠梅的男友,兩人最終結了婚。

詠梅說,「對於自由和愛等等這些純粹的東西,大家都是有強烈的那種感知力。他們又是那麼地有個性。我覺得我也屬於這類人,喜歡有節奏和力量的東西,最起碼也是欣賞者。」  

進入1990年代,詠梅快要畢業,趕上黑豹樂隊出第一張專輯,《Don’t break my heart》要拍攝MV,招募演員,詠梅經人介紹就去了,那幾乎是她第一次面對鏡頭。拍攝的時候,她也不懂什麼演戲。導演讓她從這邊走到那邊,或是靠在牆上,「讓我趴在那兒我就趴著,回頭我就回頭,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幹嘛。」

畢業之後,詠梅也跟許多人一樣,南下廣東,在一家外貿公司工作,業餘時間也拍些廣告。1995年,詠梅到主持人許戈輝的工作室上班。有劇組聯繫過來,許戈輝推薦了詠梅。那個電視劇叫《牧雲的男人》。第二年,詠梅辭掉工作,開始了全職的演藝道路。

•她,杜絕慾望 15年只靠短信聯繫

演藝生涯的前期,詠梅扮演過一些時代青年的角色。1999年,葉京執導的電視劇《夢開始的地方》裡,詠梅飾演辛平平,也是大院子弟。時代的冰場上,理想與愛情交錯滑行。後來她一時失意,到外賓俱樂部跳舞,陷入泥潭,甚至被抓進了公安局。在2003年的反腐電視劇《忠誠衛士》裡,她飾演貪官的女兒,涉黑公司老闆的「妹妹」。

對於詠梅個人的演藝事業來說,《夢開始的地方》是一個關鍵的節點。劇組當時的氛圍很好,大家都很有熱情。特別是傅彪,在劇裡扮演辛平平的哥哥辛黑子,在戲外也給詠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後,詠梅的形象有了更多的一致性,經常扮演「妻子」。在2004年的熱播劇《中國式離婚》裡,她是被丈夫背叛、卻又敢愛敢恨的知識女性肖莉。次年的《當婚姻走到盡頭》裡,她是國營工廠的下崗職工,在理想被現實消磨的人生路口,主動選擇了離婚。2006年家庭倫理劇《孝子》裡,她是賢慧的中國媳婦。2011年的《兒女的戰爭》裡,她扮演二女兒,在家庭和情感的變局中承擔起了家庭的責任。

然而,隨著《中國式離婚》的熱播,肖莉一角給她帶來了廣泛的知名度,各種誘惑隨之而來。她在接受專訪時提到,當時,走到哪裡都會被認出來,她明顯感覺到內心的慾望在增長,有可能會吞沒一個人。此後,她將手機設置成呼叫轉移,只透過短信跟外界聯繫,15年來一直如此。

•她,維持沉穩 終等到封后這一刻

電視劇拍多了,詠梅也有警惕心。她開始嘗試拍電影。早年拍《夢開始的地方》的時候,導演葉京跟馮小剛很熟。2003年,馮小剛拍《手機》,詠梅參演過一個小角色。時間到了2009年,馮小剛拍《唐山大地震》,詠梅在裡面扮演方登和方達的大姑。

2013年,詠梅的母親去世,第二年,父親也離開了。父母相繼離開,詠梅一度無法承受生死的痛苦。此後,她接的戲少了很多,希望節奏慢一點。

大概在2013年的時候,王小帥到武夷山閉關,潛心寫《闖入者》的劇本,閒暇的時候就看看電視。當時正好在播詠梅參演的諜戰劇《懸崖》,整個劇作給王小帥和製片人劉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5年的時候,《刺客聶隱娘》上映,雖然詠梅在其中的戲分不多,但表演很出彩。「後來我去看《刺客聶隱娘》,對詠梅的表演印象非常深刻。她的那場戲,我覺得是這個片子特別突出的好的表演。」《地久天長》的製片人劉璇說。

2017年,詠梅接到了《地久天長》的劇本,讀完之後很受觸動,立刻接受邀請。獲得柏林影后桂冠之後,很多人覺得,實力演員終於得到了認可和關注。詠梅自己覺得,每一種類型和角色都應該有它的空間,特別是中生代女演員,很多都非常優秀。不過她並不急躁,實力演員也許一時難找到足夠的市場空間,但不會永遠這樣。她覺得,現在情況已經發生了變化。

(中國新聞組整理)

詠梅(中)在《刺客聶隱娘》的戲分雖然不多,卻讓《地久天長》製片人劉璇留下深刻印象。(取材自豆瓣電影) 詠梅(中)在《刺客聶隱娘》的戲分雖然不多,卻讓《地久天長》製片人劉璇留下深刻印象。(取材自豆瓣電影)
《地久天長》中,詠梅(左)和王景春飾演夫婦檔,兩人因無法承受喪子之痛,從北方城市到福建落腳。(取材自豆瓣電影) 《地久天長》中,詠梅(左)和王景春飾演夫婦檔,兩人因無法承受喪子之痛,從北方城市到福建落腳。(取材自豆瓣電影)
詠梅憑藉演出《地久天長》,獲得柏林影后。(取材自豆瓣電影) 詠梅憑藉演出《地久天長》,獲得柏林影后。(取材自豆瓣電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