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68921/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猶太裔「雙重忠誠」 民主黨分裂前兆

正當民主黨看似團結一致在國會眾院議長波洛西指揮下清算川普總統之際,民主黨內部其實正醞釀前所未見的分歧,波洛西若應措不當,民主黨甚至可能分裂。川普利用此一形勢勝選連任的可能大增。

民主黨遭遇的內部挑戰肇因於以基督教與歐洲文明為建國基底的美國建國精神,正受到融合外來文化的嚴重衝擊。事例是,國會一位穆斯林眾議員批評猶太勢力與攻擊以色列的仇恨言論,非但沒有在第一時間遭到譴責,反引來新生代民主黨人高聲護航。

民主黨領導階層在這次爭議上如此少見的媚俗,只問黨意不問民意,向國會的黨內新興左派勢力大讓步,說明美國社會近年來的巨大價值觀念變化,已經過選舉滲入民主黨內,2019新科眾議員在年齡、性別、族裔、性向、意識形態方面與黨內原有派別已現巨大鴻溝。黨內左傾意識高漲,朝社會主義路線推進,波洛西領導權威受到多重挑戰,黨內似已無溫和路線空間。

本屆國會眾院創歷史的一次出現兩位穆斯林眾議員。其中一位是來自明尼蘇達州的38歲歐瑪(Ilhan Omar),生在索馬利亞、7歲索國內戰隨家人逃難肯亞,14歲以難民身分移民美國維吉尼亞州,2000年入籍,2016當選明州州眾議員,三年就搖身成為國會眾議員。她自述因為戴著穆斯林頭巾,又是少數族裔,倍受歧視訕笑。

按說她有這種多重受歧視的受害者背景,應可自覺體會百萬猶太人受歧視而遭屠殺的歷史悲情。但她上任不到三個月就口不擇言的稱猶太裔「有控制別人的魔法催眠術」、「支持以色列的人,都是班傑明(暗指百元美鈔)奶水的孩子」、「猶太人會密謀串通各方逼迫有些人因說了反猶的話而被迫道歉」、「支持以色列,就是『雙重忠誠』」等等。這些話似是而非,既批評靠猶太選舉資金的政客、也批評親以色列的華府智庫與遊說公司、更批評挑戰美國長期以來兩黨支持以色列的外交鐵策。

尋常政客只要發出任何一則上述言論都等於犯下「政治死罪」,輕則個人道歉,所屬政團出面打臉,重則各路金主放棄支持,連任無望。但歐瑪非但只做象徵道歉,不疼不癢,更一說再說。上個周末,兩黨國會眾議員坐不住了,要求波洛西議長必須讉責,撤下歐瑪在眾院國際關係委員會的席位。這類譴責決議平常本可輕易過關,居然遭到擱置。在隨後閉門辯論中,波洛西被新科議員當面頂撞,氣氛火爆,最後決議文被修改成「譴責各種形式仇恨言論」的大雜繪,內容變成「反對一切對各種非洲裔、原住民、其他有色人種、猶太裔、穆斯林、亞裔、印度教徒、錫克族、各移民,以及族裔與歷史謠言傳說的歧視」,而且,再次點名白人至上主義分子的歧視。決議最後高票通過,共和黨也不敢不支持。

這份應該第一時間針對歐瑪的譴責,反而拖延成一網打盡式的譴責,被視為民主黨舊勢力向新勢力低頭的表現。這股新勢力擁抱千禧世代的新價值觀,包括仇富、高稅、反高齡、反白人、全民健保、免費教育、無息學貸、全面環保等等。他們善於運用社群媒體,加上主流自由派媒體與點擊率收視率的推波助瀾,逼得黨內中間溫和派無處可去,億萬富豪、前紐約市長彭博因而選擇退出2020大選。影響所及,民主黨2020總統初選將是極左路線參選人的大拼場。

猶太裔社區對這次事件看法也有分歧。國會猶太裔眾議員不全然反對歐瑪的反猶太言論,甚至也有人表示歡迎。美國猶太裔組織中反對現任以色列內唐亞胡政府的「猶太和平之聲」(Jewish Voice for Peace)執行主任維科摩森(Rebeca Vilkmoerson)就說,「要區分對一個國家政策(以色列)的批評,與對一個族群(猶太人)的批評的不同」,「以色列不能代表所有的猶太人,也不是所有的猶太人都支持以色列」,她說,「關切巴勒斯坦人權,關切巴勒斯坦人爭取自由,並不代表是反猶太,但是目前的以色列政府會把這些混淆不清」。我們把第一句話裡的「一個國家」,換成「中國」,「一個族群」換成「華人(中國人)」,自會有不同的體會。讓我們靜觀其變。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