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6815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掩埋不易 焚化有毒 誰來幫幫回收業?

美國回收物品堆積如山,卻無法有效消化並處理掉這些回收紙類。(美聯社) 美國回收物品堆積如山,卻無法有效消化並處理掉這些回收紙類。(美聯社)

美國有環保意識的民眾,不斷將披薩盒、塑膠瓶和優格容器等盒裝瓶罐一一丟進回收桶內。這個動作在過去看似對環保有利,但如今卻未必如此,甚至可能會對一群社會中弱勢貧窮族群造成影響。

自從2018年1月中國拒收24種回收物質後,美國回收體系也邁向崩潰。中國曾經是全球多數國家的回收處理基地,在2016年進口全球三分之二的塑膠垃圾。過去30年,美國和其他國家運送超過1000萬立方公噸的塑膠到中國,加上中國同時也要著手處理國內的成山垃圾,這使得中國必須付出大量社會、經濟與環境成本。

●中國拒收 回收體系崩潰

因此在2017年7月,中國政府告訴世界貿易組織(WTO)希望停收洋垃圾,像是塑膠或混合紙張,除非這些回收物符合嚴格防制污染標準。進口到中國的回收物必須乾淨而且不可混雜他物,這對多數美國城市都是難以達成的目標。中國近期處理美國40%的紙張、塑膠和其他回收物質,但如今這條跨太平洋的廢棄物路徑被中斷後,這代表美國必須自行處理這些不想要的紙張、塑膠和瓶罐。

中國實施禁收洋垃圾的規定已逾一年,眼見中國的規定依舊屹立不搖,美國的垃圾場也越積越高。其實,在中國未實施禁令前,美國的回收體系本已無法有效處理美國人製造出的垃圾,更遑論今日回收物無處可去的情況了。

中國2018年開始拒收多種外國垃圾,圖為中國孩童在垃圾場為垃圾分類。(路透) 中國2018年開始拒收多種外國垃圾,圖為中國孩童在垃圾場為垃圾分類。(路透)

美國失去中國的回收場,換句話說,美國人本為了友善環境而回收的物質,因政府找不到回收物處理商只能送去國內垃圾場,或者被大量送去焚化。

●焚化廠旁 弱勢族群遭殃

英國《衛報》報導,根據賓州市政府,過去三個月該地半數回收廢棄物被堆在卡車上,一車一車載往焚化廠燒掉。這波新現象造成新的污染物質,對住在重工業和垃圾場附近的非裔、拉丁裔社區造成很大的威脅。

垃圾發電公司卡萬塔(Covanta)表示,自從中國去年開始進口禁令後,大約有200噸的回收物品被送往該公司位於賓州徹斯特市(Chester City)的焚化爐。

卡車將美國民眾未分類的回收物載到處理場,裡面有紙類、瓶館等。(美聯社) 卡車將美國民眾未分類的回收物載到處理場,裡面有紙類、瓶館等。(美聯社)

祖琳‧梅菲爾德(Zulene Mayfield)在徹斯特市長大,她現在主導「徹斯特市關心有品質生活」(Chester Residents Concerned for Quality Living)的社群活動。她表示:「大家回收是希望做正確的事,但他們卻不知道回收廢棄物何去何從,又會影響到誰。」

梅菲爾德說:「徹斯特市的民眾覺得了無希望,他們只希望孩子能出去、逃離這裡。為什麼我們應該做出犧牲?為什麼這個地方要被大家的狗屎垃圾給拖累?」

有些專家擔心,燃燒塑膠回收物會產生新一波的戴奧辛,恐使早已響起警訊的徹斯特市健康情況更加惡化。根據賓州健康數據,徹斯特市每10名孩童就有近4人患有氣喘,而且該市的卵巢癌發生率比賓州其他地區高出64%,罹患肺癌機率也高出24%的比例。

徹斯特市上演的難題也是美國回收現況的縮圖。根據聯邦環境保護署,美國一年製造超過2.5億噸的廢棄物,其中有大約三分之一被加以回收或做成堆肥。

美國國內回收業沒什麼市場,像是鋼或其他高密度塑膠等可回收物可以賣出,但其他回收物的價錢可能不比垃圾高出多少。地方當局因此將這些回收物扔到掩埋場,或者採取跟徹斯特市一樣的辦法用大型焚化爐燒掉。徹斯特市焚化爐每天燒掉3510噸垃圾,等於超過17隻藍鯨的重量。

●有害物質 引發氣喘癌症

燃燒垃圾釋出許多污染物,像是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一旦吸入這些微塵分子,恐引發一系列健康毛病。

「全球焚化爐替代方案聯盟」(Global Alliance for Incinerator Alternatives)活動合作人克萊爾‧阿爾金(Claire Arkin)表示:「美國評估的時刻已真正來臨,因為很多這類的焚化爐逐漸老舊,苟延殘喘,也缺乏最新的污染控管。你們可能覺得燃燒塑膠就像是『咻變不見了』,但卻使得氣喘和癌症情況嚴重的社區面臨更嚴重的空污。」

回收場員工必須把塑膠購物袋從機器中除掉,以免塑膠袋纏住機器。(美聯社) 回收場員工必須把塑膠購物袋從機器中除掉,以免塑膠袋纏住機器。(美聯社)

不過好消息是,市場在某種程度上已逐漸適應發展。許多州開始出現新的處理廠,有些由中國企業資助,至少回收廢棄物的需求方正逐漸回歸美國。

●創新科技 料成困境解方

創新科技和自動化也能有所助益,更多先進機器可以將廢棄物依不同品項分類,並分出無法回收的垃圾。視覺辨識科技有助偵測未拆平或壓平的紙箱,其他機器則可利用吹風將分出不同重量和結構的物品。有些設備可以將裝滿鋁罐或塑膠瓶的袋子打開,並將回收品倒入回收體系中,避免塑膠袋纏住設備、搗亂回收分類過程。這些分類機器可以使回收過程更有效率,也可讓回收機器揀選過後的回收品具有高品質。

但不管私人企業提供多有創意的回收設備與科技,直接將回收物扔進掩埋場總是最簡單的辦法。為了使回收更具效率與吸引力,政府有必要介入加以管理。

《周刊報導》(The Week)建議,其中一個辦法就對掩埋場徵稅,但基本上這是徵收碳稅,不是垃圾稅。加稅後會讓回收更具經濟動機與吸引力。另一個辦法是,政府可促使企業在製作階段就逐步淘汰難以回收的塑膠物,改用更易回收的物質,或者用易分解物質來包裝食物與產品。

最後,政府應該直接創造友善使用者的環境,像是提供「公共選擇」的回收體系,這點可以從其他國家的回收作法來參考。當消費者購買塑膠瓶產品時,挪威會向消費者收取瓶子費,消費者必須交回瓶子才能拿回瓶子費。南韓的國家回收體系提供四種垃圾桶,每種垃圾桶以顏色區別,民眾丟垃圾時便可先行將回收物放進正確的回收桶中,節省未來分類的成本。瑞典的回收站體系範圍非常廣泛,平均走不到300公尺就會有一個回收桶。

若美國回收系統可以考慮這些可能性並付諸行動,國家便可由上往下推行回收計畫,民眾做回收時友善環境的初衷也能得償所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