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67005/article-link/

首頁 財經大仁說財經

大仁說財經/貨輪燃油新規進入倒數計時,油市恐迎來一場震撼教育

明年起航運用油須使用低硫重油,對航運界和油品市場造成衝擊。(Getty Images) 明年起航運用油須使用低硫重油,對航運界和油品市場造成衝擊。(Getty Images)

目前在全球海洋上成千上萬艘的航行船隻,每天耗用超過300萬桶高硫成分的泥狀燃料,雖然經濟,但並不環保。因此從明年開始,航運業必須遵守大幅減少硫排放的最新規定。根據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IMO)下達的最新產業規定,航運業必須從現在燃燒含硫量高達3.5%的燃料,自明年起硫的排放量須降至0.5%。

新法規是十多年前聯合國小組委員會提出的建議,並於2016年由負責制訂航運安全、安保和污染規則的聯合國海事組織通過。包括美國在內的170多個國家簽署了燃料變更協議。從2020年開始,違反新規定的船舶一旦被發現,可能會遭到扣押,簽約國家的港口都有責任監督入港船隻。

對於全球航運市場而言,這項變革十分深遠,因為目前貨輪燃油實際上來自油桶底部的油泥。然而,新的燃料是經過更加精煉的產品,像是卡車和噴射客機使用的低硫柴油。

貨輪要嘛改裝燃油系統,不然就是加裝洗滌器。(Getty Images) 貨輪要嘛改裝燃油系統,不然就是加裝洗滌器。(Getty Images)

雖然業界已經進行了大量投資,包括打造新船和加裝洗滌器,但明年1月1日的變化可能會給運輸業帶來衝擊,導致各種燃料價格上漲 20% 以上。因此,貨物價格、機票和運送包裹的成本可能會上升。一些分析師表示,由於煉油廠和運輸公司爭相滿足航運業的需求,甚至可能出現臨時燃料短缺問題。

雖然透過加裝數百萬美元的洗滌器來限制現有燃料的硫排放,現有船舶可以避免使用更昂貴的新燃料。但是能進行改裝的船隻數量有限,因為它價格昂貴,而且改裝舊船可能划不來。

Oil Price Information Service全球能源分析負責人克羅薩(Tom Kloza)說,「這是自從無鉛汽油問世後燃料規格的最大變化,而且這是全球性的。」淘汰汽油鉛添加劑的行動始於1970年代,在1980年代已淘汰大部分含鉛汽油,最終在1990年代全面禁用。

航運業必須在嚴格的倒數期限之前完成改用新燃料的準備。部分企業新增了使用液化天然氣(LNG)為動力的新船,預計各船隊的LNG船隻會越來越多,但過渡期可能需要好幾年時間。

LNG也成為油輪動來源。(SCF Group) LNG也成為油輪動來源。(SCF Group)

S&P Global Platts石油定價和貿易流量分析主管喬斯維克(Rick Joswick)說,「現在用於運輸的燃料是沈澱在油桶底部的黑色重柴油,船主會用是因為它很便宜。但它也是污染最嚴重的燃料之一。因此,人們可能想要對其進行監管,這是可以理解的。這項法規改變的最終目的是保護人類健康。這就是它在2007年提出的原因。」

燃料成本將上升

能源分析師表示,雖然不認為船舶燃料會出現嚴重短缺,但運輸卡車使用的柴油價格可能會在今年第4季開始暫時上漲並變得更加波動,因為船隻開始為長途航程備油。實際影響難以衡量,因為它也將受到油價的推動,也可能影響其他燃料。

代表800多個貨運車隊的美國貨運協會副總裁兼能源和環境法律顧問肯齊(Glen Kedzie)表示,「在過去一年中,我們一直積極追蹤這項工作。它將增加燃料成本。」「無論任何一項研究都不會告訴你燃油價格會更便宜。事實上,我們正​​在改變煉油餾分過程中添加物的主要成分。可能會推動另一個產業進入該領域,包括取暖用油、航空燃料和運輸燃料。」

經過這種漣漪效應,無論是從航空公司到集裝箱託運人再到農民和貨運公司,使用這些燃料的企業都將支付更高的價格,並可能將任何價格上漲轉嫁給消費者。分析師表示,如果價格夠高,煉油廠甚至可能將部分汽油產能轉至生產船用燃料。

燃油的轉換,煉油廠可能幫得上忙。(Getty Images) 燃油的轉換,煉油廠可能幫得上忙。(Getty Images)

「新燃料的討論夠多了,但從來沒有人討論煉油廠的產能,這是個船舶要支付什麼價格添加基本柴油燃料的問題。這是種由高硫、低價同時也賣不多燃料的轉換過程。」IHS Oil Markets, Midstream and Downstream副總裁巴洛(Kurt Barrow)表示,「煉油廠永遠都會生產柴油,這只是生產成本問題,特別是當你一夜間就要面對300萬桶的轉變時。原油產出勢將增加,並善用全球煉油系統。」

克羅薩表示,加油站的柴油價格可能會從目前全美平均每加侖2.95元上升到每加侖4元以上,「柴油和貨運價格上漲,卡車運輸價格上漲,迫使整個系統跟進,將通貨膨脹一路往上傳遞。當柴油價格持續上漲一段時間後,它雖不會像汽油一樣讓大眾有感,但它卻可透過通貨膨脹引起共鳴並提高商品價格。」

雖然所有燃料價格都可能上漲,但高盛商品策略師在最近的報告中表示,他們並不認為這對精煉油價格或供應產生重大影響,因為預期卡車柴油需求疲軟以及原油價格下跌。他們認為添加洗滌器的船隻會更多。

一艘集裝箱貨輪的燃油排量約等於1000萬柴油車。(美聯社) 一艘集裝箱貨輪的燃油排量約等於1000萬柴油車。(美聯社)

然而,花旗集團能源分析師Eric Lee表示,從今年年底開始,燃料成本可能會上漲,而煉油廠的柴油獲利率也將上升。如果布侖特原油在第4季達到每桶70元,柴油燃料可能上漲到每加侖3.35美元。而汽油價格也可能上漲。

喬斯維克表示,隨著航運業的轉變,柴油批發價格可能上漲20%至25%,「這種情形可能在第3季出現。現在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價格問題是可以理解的。低階燃料通常會讓人無視它的存在。」

他說,「像柴油和航空燃料的價格會上揚。這就不止是每天300萬桶,而這是更大的市場。」「全球柴油每天消耗量約3000萬桶,航空燃料市場每天約800萬桶。這300萬桶的移轉效果將影響必須靠由提煉產生的3800萬桶和300萬桶柴油燃料。」

裂解原油

進入煉油廠的每桶石油都能生產一系列不同的燃料。油桶底部是一定比例的高硫油品和瀝青,在中段則提供較低硫的精煉油如柴油、航空燃料和取暖用油;汽油和輕燃油位居上方。肯齊說,新規定船舶用油來自中層,也可以透過將高硫燃料與柴油混合來製造。

進入煉油廠的每桶石油都能生產一系列不同的燃料。 進入煉油廠的每桶石油都能生產一系列不同的燃料。

他說,「有種學派認為新的航運規則將觸發世紀危機,而另一種學派則認為它將引發下次啟示錄,我傾向認為它會嚴重衝擊價格。」「就柴油而言,我認為這代表美國沿海地區的柴油價格將明顯高於內陸地區。」

船舶的硫排放目前非常高,克羅薩引用一項研究說明,一艘大型集裝箱輪船的年排放量與1000萬至1500萬輛柴油車的排放量相當。

他說,「就柴油來說,我認為很明顯地價格一定會上漲,因此明年冬天可能會出現柴油和熱燃油價格飆升。」「而現在我們討論的是在北半球冬季推出一種新的船用燃料。如果它市場價格夠高,往往會讓車用汽油和柴油的產能流向船舶市場。」

油品價格將會出現大幅波動。(美聯社) 油品價格將會出現大幅波動。(美聯社)

但花旗集團的Lee和其他分析師表示,如果柴油或其他燃料大幅上漲,川普總統可能會做出回應。總統定期抨擊OPEC油價過高,每回推文總是會讓原油價格暫時走低。

Lee說,「如果柴油價格上漲,汽油價格和運輸成本較高的情形同步出現,航運成本就會墊高,並連帶影響到其他商品。這是白宮可能傾向於延後或推遲的事情。」「白宮可能會公布一些重大政策決定,可能會在明年初推文推遲此事,畢竟那是選舉年。」

雖然川普可以允許不嚴格執行新規定,但如果仍然希望船舶駛往境外其他執行新規定的其他港口,那麼美國的國際船舶仍然必須遵守規定。分析人士預計,公海上約有15%的船舶不合新規定。

煉油業可以提供協助

如果燃料價格上漲太多,煉油產業可能會開始自我調整,並迅速採取行動以提供更多燃料。Again Capital合夥人奇爾杜夫(John Kilduff)說,「我的看法是煉油業向來擅於避險。雖然新規定令人擔憂,但我不會對此感到恐慌。除非價格飆升,沒有其他更大的誘因去競相增產。」

新加坡是全球航運樞紐。(Getty Images) 新加坡是全球航運樞紐。(Getty Images)

令人擔憂的是,規則改變是全球性的,美國遠非高硫燃料的最大用戶,新加坡和鹿特丹才是主要的燃料港口。美國卡車運輸協會官員肯齊說,「將會有很多人爭奪這項資產,因為它是個全球性的市場,」「只因為它可能在這裡提煉並不意味著它必須在這裡使用。沒有法律規定在這個國家抽取的原油或在美國煉油廠中提煉的任何產品都必須留在美國。」

美國能源安全聯盟(The Coalition for American Energy Security)表示,它相信規則的變革為美國成品油出口提供了一個巨大的機會,最近的分析顯示美國業者正在按計畫滿足需求。

其發言人表示,「IMO 2020新規為美國能源業及其工人供應全球市場低硫燃料提供了巨大的經濟機會。這些標準使美國比其他尚未進行必要的基礎設施投資的外國石油生產國具有顯著優勢。」

最終,市場會趨於平靜,但很難判定將會出現多大的波動性和多高的價位,原油價格是一個主要的緩解因素。喬斯維克說,重硫原油約占全球石油產量的3%。

美國遠非高硫燃料的最大用戶,新加坡和鹿特丹才是主要的燃料港口。 美國遠非高硫燃料的最大用戶,新加坡和鹿特丹才是主要的燃料港口。

IHS Markit的巴洛估計,每天可能有60萬桶高硫燃料繼續由加裝洗滌器的船舶使用,「船舶業主可以購買這種更昂貴的新燃料,也可以花幾百萬元來安裝洗滌器。從2018年開始,洗滌器的訂單和安裝量大幅增加。」

「另外40萬桶或50萬桶燃料可能由不合規的船舶使用。分析顯示,從修船塢出來的一些船舶將採用更高效的發動機設計,使用新燃料。」他說,「某些類型的改變,特別是集裝箱貨輪,未來將使用LNG。一些遊輪則是加裝了洗滌器。」

舉例來說,Carnival遊輪公司表示它已在大多數遊輪上加裝洗滌器,並計畫在未來5年內為其船隊增加11艘LNG驅動船舶。該公司發言人表示,「先進的空氣質量系統,也就是一般稱為廢氣淨化系統或洗滌器,已安裝在100多艘船舶中的71艘上,經過廣泛的獨立測試,該系統已證明能夠勝過低硫燃料替代品,如海洋汽油(MGO)在潔淨空氣排放方面對海洋沒有負面的環境影響」。

遊輪公司也須面對燃油的嚴格規定,在大多數遊輪上加裝洗滌器。(Carnival Cruise) 遊輪公司也須面對燃油的嚴格規定,在大多數遊輪上加裝洗滌器。(Carnival Cruise)

Mullett Strategies運輸產業顧問莫勒特(Randal Mullett)表示,貨輪業主也會找到節省燃料成本的方法,「他們預計成本會大幅增加,也許還有其他一些影響,比如他們會為了節省燃料而放慢速度。這將對供應鏈產生重大影響。」他並指出,如果船舶減慢行駛速度,貨物可能會比平常晚幾天到貨。

一些分析師表示,如果他們不得不從高硫燃料轉向低硫燃料,那麼貨輪業主的成本可能會上漲三分之一或更多。

喬斯維克說他預期美國煉油廠能夠輕鬆應對船用燃料的增加,「煉油廠具有一定的靈活性,對價格會迅速回應。他們常透過模型來模擬如何獲得最佳利潤。」「美國煉油廠非常擅於此道。歐洲的煉油廠將面臨更大的挑戰。問題是價格必須夠高,才會出現這種情形。」

Lee說,墨西哥灣沿岸的複雜煉油廠將從燃料轉變中受益,它們可以輕鬆應對需求,「美國的自我定位非常好」。

他說,運輸業的調整期可能持續數年,「到2022年或2023年時,價格將會趨於正常,並且航運業的燃料使用會有新的組合。在規定生效的第一天,柴油需求猛增,高硫燃料需求大幅下降。」「輪船搶著安裝洗滌器,煉油廠正在新建更多產能。但它們不會是在第一天就做到這一切。這是個緩慢的過程。」

➤➤➤點我看更多 大仁說財經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