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6620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報憂少報喜 李克強政府報告為何務實?

中國今年「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坦承,「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李克強著重強調一個「難」字以及形勢的嚴峻性,尤其突出經濟下行壓力。這表明中國高層不諱言形勢不樂觀,是過去五年第一次。報告字裡行間不難看出北京高層對潛藏風險及可能爆發危機,有客觀研判和清醒認識。這個態勢使北京近來内外策略上,表現比以往更低調和務實。這種轉變或要「歸功」美國對中國持續施壓,和大陸經濟加劇下行,給中共上了一堂「識時務為俊傑」的課。

李克強今年政府報告,尤其體現中共由過去的高歌猛進,向低調務實轉變的趨向。報告中有24次提及「風險」、13次提到「困難」、30次談「就業」、103次提「改革」。總結2018年經濟發展,報告不再強調在世界經濟中的占比,以及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更集中於國內,契合中共做好自己事情的基調。

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突出「占世界經濟比重從11.4%提高到15%左右,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中國製造2025」也從今年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消失,與之鮮明對比的,是2015年到2018年的政府報告都明確提到此計畫。

「中國製造2025」是李克強提出的中國製造業的政策,也是「製造強國」戰略的首個十年綱領。中共政府向來「報喜不報憂」,極力避免談一些比較糟糕的局面。李克強如今重點談内外各種挑戰和風險,說明北京不再忌諱直面現實,認識到只有客觀承認這些問題,才能理性地解決問題。

從李克強工作報告可讀出,美國向中國發起貿易戰和5G科技競爭等,以及由此而加劇的世界經濟下行等外部因素,是中共高層和決策出現明顯轉變的主要動因。李克強報告將中國面臨的重大危機及問題,罕見指向外部因素,凸顯中共由此而形成的政治、經濟和外交思路。

報告提及,外部環境出現深刻變化,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國際金融市場震盪,中美經貿摩擦給一些企業生產經營、市場預期帶來不利影響,中國面對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的嚴峻挑戰;世界經濟增速放緩,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加劇(暗喻美國),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消費增速減慢,有效投資增長乏力,都是新的風險。

針對這些挑戰,李克強談問題時,都談到外部環境,諸如「多邊主義受到衝擊」、「中美經貿摩擦」、「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等對中國經濟帶來的影響,並將這些問題放在國內問題之前。這是以往李克強工作報告中較少見的情況。

李克強還提及穩妥應對中美經貿摩擦(官方避免用「貿易戰」一詞),繼續推動中美經貿磋商,加強溝通、對話與協調合作,在提法和用詞上都盡量避免刺激和挑釁美國。這也反映北京對美貿易談判上較識時務的態度。

譬如,中國承諾將繼續加速加量購買美國大豆等產品,包括中國石油化工公司(Sinopec)向美國錢尼爾能源公司(Cheniere Energy, Inc.)購買180億美元天然氣,作為中美協議的一部分。應美國要求,中國還承諾幫助外企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包括設置加快解除外國汽車製造商所有權限制的時間表,並將進口中國的汽車關稅稅率降至當前的15%以下。

同樣,為了呼應美國的部分關切,今年兩會有意在宣傳層面承諾作出一些「改變」。例如兩會開幕之際,人大常委會提出修正「外商投資法」,可能規定禁止強迫外商技術轉移,明顯迎合川普政府和西方國家的期望。不少分析認為,美國施壓北京,讓中共吃一塹、長一智,認識到自己體量和局限。李克強報告罕見報憂多於報喜,是因中美貿易戰和關係緊張下,中國經濟前景面臨40年來前所未有風險,可能引發連帶的社會、政治危機。

至於習近平的領導班子,是否已重回「韜光養晦」路線;中共是否從過去積極作為,轉為較低調務實,如反對「高級黑、低級紅」,對外工作少說多做,或只做不說等,都值得觀察。總體看來,中共今後會比過往更務實和謹慎,但並不意味會在國家重大戰略安全上有實質性妥協和改革,只是決策上更切合實際的調整而已。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