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60577/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挖趣│從文徵明到張大千 名畫收藏在我家

齊白石(1864-1957)蓮花。 齊白石(1864-1957)蓮花。
張大千(1899-1983)竹鳥小品。 張大千(1899-1983)竹鳥小品。

我在1950年代末期開始在美國收藏中國書畫。結婚時,中國當代書畫名家溥儒(1896-1963)送給我們一幅喜慶對聯,字含龍鳳,以為龍鳳配,美又雅,直到60年後的今天,我還掛在會客室牆上。溥儒先生是我父親的知己好友,也是我在台灣岳父的老朋友。後來我岳父又送了幾幅溥儒的書畫,一直收藏到現在,這是我早期收藏中國書畫的開始。

•1963年故宮國寶來美 讓我大開眼界

後來從台灣到美國來的幾位老先生陸續送我四、五幅國畫和書法,有張大千,還有其他當代名家的畫。於是,我對收藏中國書畫興趣越來越高,直到現在還繼續收藏,甚至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已經是小收藏家了。

我盡自己所能地收藏中國古代和近現代書畫,但因為我是美國政府工作人員,薪水十分有限,每年大概收藏兩三件,已經很高興了。到1970年,我已經收購了20件有餘,中國當代名家如齊白石、張大千、溥儒、徐悲鴻,及古代名家如文徵明、沈周、董其昌、王時敏等人的代表性作品,我都有了。

溥儒(1896-1963)山與船山水畫。(圖片皆作者提供) 溥儒(1896-1963)山與船山水畫。(圖片皆作者提供)

真正開始有系統的收藏,是在1960年晚期。1963年,台北故宮博物院送了一批最珍貴的收藏到美國國家畫廊展覽,有玉器、青銅器、書畫等300多件最珍貴的國寶,在美國華盛頓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 of Art)展覽半年。這是中國第一次把最珍貴的文物送到美國展覽,盛況空前,美國總統甘迺迪伉儷也前去觀賞。這次展覽也讓我大開眼界,深切地認識到國寶的美。

•文大破四舊 珍貴文物流落到香港

我系統地收集中國書畫源於我在香港的經歷。1969年,我會見了李卓敏先生,他是一位極富盛名的學者。他曾在中國擔任經濟專家,後來在美國加州伯克利大學擔任中國經濟研究主任,又在二戰後擔任戰後救濟總署署長,後來英國人請他創建了用中文教學的香港中文大學。1970年,李卓敏想創建一個新的現代圖書館,因為我在美國國會圖書館工作多年,所以他邀我去幫忙。國會圖書館館長批准我留職停薪兩年。

在香港工作的兩年期間,我認識了許多美術畫廊的負責人,也樂於在周末與教授美術史的教授們遊覽這些畫廊並購買喜歡的畫作。其中美國堪薩斯大學中國藝術教授李鑄晉與香港集古齋畫廊的經理彭可兆的教誨,讓我受益匪淺,他們詳細指導我應如何收集有價值的畫作,告知何為有價值的畫作,還送給我幾本有關中國書畫知識的書籍,這些經驗在我日後鑒定中國書畫很有幫助。

沈周 (1427-1509)幽閣松泉扇面山水畫。 沈周 (1427-1509)幽閣松泉扇面山水畫。

此時正逢中國文化大革命時期,破四舊之風盛行,很多珍貴文物都流落到香港的畫廊中。從此我開始系統地收集中國近代、古代畫作。

作為尼克森訪華後最早一批訪問中國大陸的美籍華人,我早在1972年便有機會參觀上海和北京的畫廊。當時美國國會圖書館希望派遣一名中國專家前往大陸進行三星期學術交流。我參觀了北京故宮博物院,院長吳仲超十分客氣,親自驅車帶我遊歷故宮博物院並展示了許多不對外開放的國寶級文物,如河北滿城發現的漢代金縷玉衣等。

•只賣170元人民幣的「齊白石」

我也參觀了北京最大的文軒商店榮寶齋,那裡展示著許多齊白石的畫。那時齊白石的畫很便宜,我看中一幅鴛鴦,要價170元人民幣(約幾十美元),但我沒有當場購買。等我第二天再回去,那幅畫已經被一位日本收藏者買走。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上海的友誼商店,我未能及時買下翁方綱的書法。從此以後,只要看到合意的藝術品,都會當機立斷買下。在此期間,我收穫了四、五十件名畫,尤其是清朝晚期,比如著名清末畫家陸恢、倪田、錢慧安,張熊等的作品。從那時起,我也開始向住在台灣的朋友買畫。

清代張熊(1803-1886)山水圖。 清代張熊(1803-1886)山水圖。

90年代初紐約成立了幾家藝術品拍賣公司,包括 Christie's(佳士得)、Sotheby's(蘇富比)、Bonham's(邦漢斯),這幾家日後成為了最大的中國藝術品拍賣公司。

我的朋友馬成明(C. M., Ma)曾經是上海朵雲軒的書畫鑒定專家,也是佳士得的書畫鑒定專家,後來在中國北京中央美術學院任教授,他十分熱心地指導我,即使退休後也不斷啟發我對收藏的認識。另一位龔繼遂博士,是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美術專家,蘇富比的中國書畫鑒定專家,也十分熱心地幫助我。這兩位專家讓我打好了中國藝術品收藏的基礎。

而今我年紀很大了,想處理掉一些收藏以供頤養天年,也想繼續購入一些新的喜愛作品。但如今的中國書畫收藏者越來越多,許多不法分子便乘虛而入,拍賣假字畫,所以我需要專家來鑒定真假才能放心購入字畫。在馬成明從佳士得退休後,黎翰墨(Elizabeth Hammer)女士接過他的工作,她是耶魯大學美術系畢業,同樣也極為熱心幫我。在蘇富比,苗亞傑、張榮德和方獻都對我收藏給予很大的幫助。所以我每年都會在美國紐約拍賣一兩副字畫,我買也賣,賣出舊收藏的同時收入新的收藏。我一直認為藝術品收藏不應是一種投機,我是一位收藏愛好者,買賣藝術品僅僅是為了個人的喜好和興趣。

•60年來的收藏 一生最愉快的經歷

我近年來又收藏了一、兩百件近現代名人的書法(19-20世紀),有曾國藩、林則徐、溥儒、江兆申、王文治、啟功、趙樸初、孫中山、蔣介石、毛澤東等人的書法作品。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畫廊曾展出我的藏品,我也捐贈部分書畫給該校的畫廊。

溥儒 (1896-1963) 行書書法 。(此為溥儒為作者父親所題的字) 溥儒 (1896-1963) 行書書法 。(此為溥儒為作者父親所題的字)

這60年來的收藏,對於我的一生來說是最愉快的經歷,有很多朋友願意幫助我的收藏。到現在為止,我有超過數百件的書畫收藏,可以算是一位收藏家了。

我父親對書畫的愛讓我受益良多,1919年當他自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留學歸來後,便開始收藏書畫。1930年代,我父親在河北省任主席,同時也是平津衛戌司令輔佐張學良,手下有20多萬東北軍。那時,張作霖打敗了其他軍閥,進駐北平,我父親時任陸軍總長,由於中國內戰紛亂,故宮中的書畫珍品遭到了各地軍閥的不少破壞與搶掠,他便建議成立了由胡適為首的學者籌備委員會,對故宮古跡進行審查、清點與保護,這便是如今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前身。

•父親兩箱珍貴文物 託人託「沒了」

在1931年日本占領東北三省以後,我父親知道日本遲早會侵占華北,他告訴蔣介石這些珍寶可能會落入不懷好意的日本人手中,得趕緊送到南京國民政府妥善保管,於是與蔣介石達成協議,將那數十萬件珍品交付於蔣介石保管。父親簽字後便將珍寶運去了南京。後來內戰又起,蔣介石最終將這數十萬件珍品帶去了台北,這才造就了台北故宮博物院如今的輝煌。

1948年中國內戰末期,我父親將兩箱自己收藏的珍貴文物存放在台北,包括書畫、各種金玉器,託一位年輕的吳先生保管。1949年4月,我來美國之前在台北住了幾個星期。吳先生給我看了兩箱收藏,並希望我能將這些文物帶走,我拒絕了,因為我想父親等時局穩定了總會來取。在我結婚後,曾對妻子提起這事,因為她是吳先生的鄰居,於是轉託我岳父再次拜訪吳先生,卻被告知,這兩箱文物已經在1957年被我父親帶回了中國大陸。當時我便覺得蹊蹺,因為那時正是兩岸關係最緊張的時代,劍拔弩張,根本不可能容許兩岸之間運輸。

蕭立聲(1919-1983)羅漢。 蕭立聲(1919-1983)羅漢。

後來當我參觀美國和日本的博物館,偶然發現了我父親的舊藏,才明白這些文物已經被賣給了美國和日本的博物館。我對此十分痛心,因為很多珍貴文物都是如此流離海外。我父親非常喜歡文物,對其存續也非常關心,至今仍然記得他的教誨,藝術品不是收藏者個人所有,而是屬於整個民族,整個國家的精神財富。

作為一名小收藏家,我認為美術擁有將不愉快變為愉快的魅力,這也是這麼多年來一直熱愛它的原因。我希望通過分享我的收藏與經歷,能夠讓年輕一代認識到中國傳統藝術的美,從而感受到中國文化的精神內涵,也希望能讓人們意識到保存它們是多麼地重要。

董其昌(1555-1636)行書錄唐代盧同詩(喜逢鄭三游山)扇面書法。 董其昌(1555-1636)行書錄唐代盧同詩(喜逢鄭三游山)扇面書法。
江兆申(1925-1996)七言絕句。 江兆申(1925-1996)七言絕句。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