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741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為達成協議 「結構改革」可能讓步

美中在華府舉行的貿易談判,從原來只有21日和22日兩天談判,增加23日和24日議程,顯示雙方都希望在這輪談判達成協議,或至少奠定協議的基礎。華府和北京結束前兩天談判後都表示,談判有進展,對能達成協議很樂觀。川普總統一周前暗示,如果雙方在3月1日限期前還談不攏,限期可再展延;華府還傳出,「川習會」可能3月底在佛州海湖山莊舉行。

美中雙方都沒有公開談判內容,但從媒體報導可看出:雙方在「結構改革」(structural reforms)方面出現嚴重分歧,美國一直要求中方結構改革,但中國顯然不肯讓步,所以一直談不攏。另一方面,中方只願對非結構問題讓步,包括同意採購1.2兆美元美國產品,以減少兩國貿易逆差,並願意讓Visa和MasterCard等進入中國市場。

所以雙方對「結構改革」的態度,成為是否能達成協議的關鍵;如果川普非要協議不可,而中方又不肯在這方面讓步,川普最後就不得不退讓,接受中方不願接受「結構性改革」的事實。

美方堅持的「結構改革」到底指什麼,為什麼中方堅不讓步?「結構改革」是指和中國經濟結構有關的改革,例如國企補貼和技術轉移等。以國企補貼來說,美方談判主帥賴海哲堅持中國要按自由市場原則,政府不能補貼國企和重點私企、開放市場准入等。但國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重要一環,中共要靠國企抓住經濟大權,靠補貼來發展重點工業,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國企始終是大陸經濟不可或缺一環,怎可能因川普施壓就改變,顛覆中共政權賴以維繫的經濟模式?所以結構性改革觸及中共底線,牽一髮而動全身,很難讓步。

又如,賴海哲一直強調,中國應取消強迫外企技術轉移、禁止竊盜技術、保護智慧產權,都涉及中國經濟升級和融入世界潮流,中方道理上不能不同意,但執行上卻不願在美方施壓下達成協議。中國改革開放40年,經濟飛快發展,很多靠工業生產急速發展和提升;這裡面美國和西方技術不可或缺,但低層次技術已難有競爭力,中國必須科技自主,尋求提升。

要求中國不再從美國和西方取得技術,是畫時代的巨大改變,中國日後技術如受制外國,可能須付可觀的專利授權費,有些產品在專利權保護下,根本無法生產,同時,再也無法像過去到處「山寨」,或靠「逆向工程」仿製,中國如何再保持生產低成本、高成長的工業環境,維持出口暢旺和充分的國際競爭力,都是很大問題。所以這些改變,即使北京在談判中不得已須作出承諾讓步,日後也可能陽奉陰違、執行不力,或在川普下台後推翻。

美國人不願接受的現實是,確實有美國企業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自願與中國公司合作技術轉移;蘋果為進入中國市場,就自願交出一些資料;谷歌為了重返中國,願開放部分專利,以交換進入中國設立AI實驗室,搭乘中國人工智能高速發展的列車。

北京也不可能在「中國製造2025」涉及的「十大工業」中全面讓步,因為這些工業涉及新一代科技,也是未來中國經濟發展的重點,北京不會放棄經濟自主權。

川普急於和北京達成協議,因為他必須盡快結束貿易戰,以便今年中開始,全心全力投入競選連任。川普期待達成協議的急迫感,顯然比北京更強烈,從他對談判限期的態度可看出。川普去年12月1日在阿根廷提出90天談判期限,反映他想靠期限向中國施壓,盡快結束貿易戰。但上周3月1日限期逼近,他又暗示,限期可以延長。

北京應明白川普這個弱點,不肯在結構改革上讓步。川普所定限期,根本不是真正的「大限」,隨時可視情況改變,可延至3月底,也可延至暑假,但最終不會拖至秋天,因為9月美國勞工節過後,總統競選活動升溫,川普希望貿易戰有個結果,以便全力為連任衝刺。

其實,從談判迄今已取得的成果看,川普已足可宣稱「勝利」。例如,中方答應採購1.2兆美國農產和商品,有助減少逆差;只要逆差減少,川普就可宣布貿易戰取得勝利。如果「川習會」真能在3月底舉行,屆時美國如透過司法手段,釋放或讓孟晚舟保釋,換取中方讓步;而中方也開放臉書、谷歌等知名企業進入中國市場,川普宣布勝利就更順理成章。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