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7019/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我不老,我工作」專題報導激勵人心 長者重拾熱情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世界日報連續五天、七個版的篇幅所作「我不老,我工作」專題報導於24日結束,引起紐約華人社區的熱烈迴響與議論;不少具有相同經驗的「銀髮族」讀者對這一專題報導表示肯定,認為可以激勵那些認為年老後生活便失去精彩的人重拾對人生的熱情;更有年輕讀者在受熱愛工作的銀髮族的感召,反思自己對待生活的態度。

讀者王木青表示,現代人活得愈來愈久,縱使從65歲退休至85歲壽終,中間也還有20年時間,「有些人選擇環遊世界、四處旅行,但很多人因為經濟、家庭因素無法整天遊山玩水,與其整天待在家裡,還不如出去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他說,看到世報的系列報導感到很開心,「很多年長者一旦退休,生活便了無生趣、子女又不在身旁陪伴,很容易因此患上憂鬱症,但這一系列報導中許多激勵人心的故事,可以讓年長者了解退休並非人生的終點,而是人生的開始,要想讓自己的老年生活過得更精彩、重拾對生命的熱情,心境的調適十分重要」。

長年在紐約華人社區擔任志工的讀者李斐表示,他退休後選擇到社區服務更多有需要的人,除了是想回饋社區,更想觀察、了解社區的問題。他說,紐約曼哈頓華埠移民分別來自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各人成長背景不同,對不同的事有不同的見解,他覺得自己的志工工作「有點像是在做研究,見證華埠發展」。

年輕讀者張展恆說,來美國讀碩士畢業,也已工作兩年,「當時開始在美國工作最希望能拿到身分,落地生根,但隨著時間推移,除了愈來愈想家外,有時也會不知自己究竟所忙為何,萌生不如歸去的想法」。

他表示,在世報報導中看到這麼多熱愛工作的銀髮族都充滿對生命的熱情,找到生命的價值,也讓他「覺得工作膩了可能是自己不適合這份工作,也有可能是自己的心態沒調整好,應重新思考當初決定留下工作時的初衷,重新調整腳步,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加有意義」。

世報的專題報導,讓馬州讀者王稚融聯想到美國總統參選人的高齡化現象;他說,迄今宣布參選總統的人,大都年逾七旬,當年前總統雷根69歲參選時,還得演示站著單腳穿鞋,證明身體棒,以杜攸攸之口;「現在許多人到70歲似乎不見老態,如果不工作反而身體變差。尤其許多男士工作了一辈子,沒有其他嗜好,一退休就掛了!」

馬州讀者蔡德樑說,「我不老,我工作」專題及時討論了被決策層忽視的社會問題,給了讀者較正確的觀念和解決方案,若能把這些議題反映到地方、州乃至聯邦政府的決策層,幫助制定更好的社會政策,就更加功德圓滿了。

他舉例說,退而不休雖是個人選擇,卻在某種程度上會擠壓年輕人的就業和發展空間。老年人由於資歷深、工齡長,薪水通常較高,但有些新技術已學不來,他們老而不退,一方面讓年輕人沒有工作機會 ; 另一方面,年長員工的薪水可能是年輕員工三、四倍,給公司合理調控人事成本帶來挑戰。

他說,鼓勵年長者工作是好事,但也要考慮如何不造成其他方面的排擠效應。或許可通過逐步減少工作時間來慢慢退休,這樣能幫助他們在體力和時間上適應。

蔡德樑說,目前很多公司都是「一刀切」,要麼讓員年齡一到就走人,導致沒有傳承,要麼讓年長員工占著位子、但工作效率下降,令人頭痛。因此公司的政策及政府政策都應著眼幫助這一過程轉變得更平順,讓公司最大化利用年長員工的經驗並傳承,同時也吸引新鮮血液。

他說,若公司對於65歲以上員工,不強令退休,但可讓他們只工作60%的時間,這樣對員工身體、家庭和公司預算或員工為適應退休生活作準備都較合適。

他建議媒體與社區組織合作,調查社區議題,反映了社區心聲,提供信息給政策制訂者參考,影響政策制訂。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紐約華埠一位年長者在老人中心閱讀「世界日報」的專題報導。(記者顏嘉瑩/攝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