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558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 漢風胡韻 昭君「出塞」紐約波士頓

戲中第三幕的「婚禮」。(圖片皆為主辦單位提供) 戲中第三幕的「婚禮」。(圖片皆為主辦單位提供)
戲中「共榮」一幕。 戲中「共榮」一幕。

3月16日至24日,中國歌劇舞劇院舞劇《昭君出塞》首次亮相美國,在波士頓博赫中心舒伯特劇院和紐約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上演。這是2019年中國對外文化集團有限公司品牌活動「中華風韻」在北美地區推出的又一力作,此劇將為美國觀眾帶來漢風胡韻同台、笙歌妙舞兼具的藝術饗宴。

•舞劇感人 心路動人

塞外邊疆、風聲鶴唳,烽火矗立,哀鴻遍野。當最後一位難民緩緩倒下時,嗚咽的塤聲響徹全場。舞劇《昭君出塞》由此拉開帷幕,通過序《烽煙》、一幕《和親》、二幕《出塞》、三幕《賀婚》、四幕《寧邊》及尾聲《共榮》步步推進,始於戰火烽煙,終於友好團結,講述了「漢皇寧邊思傾國,昭君請纓赴塞上」,並終老塞上,完成寧邊使命、促成民族和睦的歷史佳話。

第一幕「和親」。 第一幕「和親」。

舞劇的形式為《昭君出塞》的故事提供了一種全新的詮釋路徑,比起講述這段歷史故事,此劇更像是帶著觀眾走了一趟王昭君這位奇女子的「心路」。

緊張的鼓樂聲中,漢軍與匈奴軍隊的對峙展開,截然不同的舞步、音樂和形態同台展現,劍拔弩張的氣氛和文化對立帶來的視覺衝擊將觀眾捲入2000多年前的西漢。

自願和親的昭君在此時登場,一襲紅裘之下,豔壓群芳,舉朝皆驚。漢元帝嘆息悔恨之時,琵琶聲起,昭君與呼韓邪在漢宮的初次相見,被一段曼妙的雙人舞解讀地如初戀般動人。昭君的出塞之路走了兩年,苦楚卻被愛情的味道融化。漫天星空下,昭君孤獨起舞,老單于目光所及皆是昭君,當他愛憐地為昭君披上紅裘,觀眾的嘴角不禁上揚,甜蜜的氣氛彌漫整個劇場。老單于辭世後,昭君思念成殤。

舞劇將這一段「心路」幻化成昭君的幻象,一段令人動容的雙人舞再次呈現,看不見的情愫化作眼神、動作,肆意舞出,讓觀眾不禁潸然。傷心往事埋心頭,為了維繫邊境的安定,昭君從「胡俗」再嫁,再次挑起安定邊陲的重任。

「婚禮」一幕。 「婚禮」一幕。

舞劇最後,那一襲熟悉的紅裘之下,昭君已是華髮滿頭,那一捧老單于為她帶去的「故土」被她撒向了匈奴大地。兩任單于、數十年堅守……昭君將自己的一生嫁予了匈奴、嫁予了天下和合。

•女性導演 重新詮釋

《昭君出塞》裡的昭君,一改往日的悲戚,以大女主的形象重登舞台。「我試圖從新的視角和歷史緯度與她進行一次對話,剝離掉所有被附加的符號和光環。以女性的通感,體會每一次選擇背後的令人動容的勇氣。」舞劇《昭君出塞》總導演孔德辛說。成功打造《孔子》《關公》兩部舞劇的孔德辛在完成舞劇《昭君出塞》時讓自己的創作水準達到了一個新的高點。她沒有讓王昭君的舞劇形象成為展示某種舞蹈風格的載體,而是摒棄了許多程式化的套路,在創作上做出了新的嘗試和突破。

戲中第二幕「出塞」。 戲中第二幕「出塞」。

曾有人問孔德辛,如果是她身處漢後宮,她會不會選擇「和親」的契機逃離漢宮,她給予的態度很堅定,會!為什麼她的態度會如此堅定?這也許就是女人眼中的女人,女人瞭解女人需要什麼。

孔德辛眼中的王昭君,讓我們看到了少女般的詩意情懷,美麗少女與呼韓邪單于相見之時,那種初見夫君的羞澀,讓出塞的意義變得不再只是家國,其中包含著對於自由人性的訴求、對於浪漫愛情的期許、對於人生價值的重新定義。

作為一位女性導演,孔德辛與王昭君的對話凝結成這部舞劇的基調。劇中,孔德辛盡可能的剝離了昭君身上所謂的政治光環,還原了一個對愛情有憧憬之情、對蒼生有悲憫之心的女性人物形象。以這樣的視角切入,昭君的形象和故事變得更加有血有肉、真實可信。

「我無法絕對崇高化一個女性在家國與個人之間所作出的選擇,但我相信,每一次選擇都離不開她個人化的情感和思考,而這些則是最吸引我們的地方。」孔德辛表示:「以我一個女性導演的視角去看昭君的時候,我覺得更多的是我把自己放到了她的內心。所以我覺得她更多的是嚮往自由,她不願意在漢宮裡被束縛,她寧可生活、將來是未知的,也要出去走一走、試一試,我覺得她的思想、概念、理念有可能更像我們現代女性」。

身處距今2000多年、由男性主宰的封建王朝政治中心,昭君有很多的「身不由己」,舞劇《昭君出塞》將昭君在這些身不由己中仍舊執著探尋女性生命意義的精神凸顯,在碰撞、抗爭之中,除了家國大義,在昭君身上,人性,尤其是女性的價值得到了重新定義。孔德辛和她的團隊所選取的全新視角以及她本人作為一名女性的覺悟,使得這部舞劇新意迭出。

第三幕的「婚禮」。 第三幕的「婚禮」。

•古老故事 全新解構

學界普遍認為,自美國女性政治覺醒掀起女權主義運動之日起,美國歷史上共出現了三次女權主義浪潮。這些浪潮不僅觸動了美國的法律甚至憲法,還極大地改變了美國人的生活觀念和生活方式。近年來,美國女權主義的呼聲不斷高漲,以好萊塢女星為代表的女權主義者更是在文化藝術界掀起了主張女性獨立、維護兩性平等的文藝創作和運動浪潮。舞劇《昭君出塞》帶著中國團隊對女性主義的思考和探索,走上美國舞台,用舞蹈形式、借歷史事件、以現代視角,給女性主義這個永恆的命題交上了一張來自中國的答卷。

此劇對古老的故事進行了全新解構,果斷地以《和親》做開頭,使得故事線條更加清晰,昭君和親之後波瀾的命運得到凸顯。

全劇從昭君的視角審視家國情仇,以新角度演繹舊人物,對自由的嚮往給角色賦予了新的時代意義;劇中的舞蹈類型豐富、多樣,在吸收現代舞和芭蕾舞特點的基礎上,加上中國古典舞的神韻,有力的獨舞、出彩的雙人舞與震撼的群舞層層鋪展、絲絲緊扣,視覺效果極具感染力;舞劇的音樂被賦予了獨特的語言,琵琶展現昭君內心的苦楚、漢軍士兵配以打擊樂和人生伴奏、匈奴則用蒙古族音樂元素表現、蒙族女子舞蹈加入羯鼓和胡笳、巫師驅疫舞蹈加入口弦和馬頭琴;舞美設計從布景、燈光,到服裝都極為精緻。

劇中「和親」一幕。 劇中「和親」一幕。

大型幕布的遷換和表演過程的配合更是進行了新的嘗試,製作開發了正反兩面同時著光的幕布,實現了軟幕布上製作浮雕的工藝。這些「新」疊合在一起,使得這位中國歷史上有著落雁之容和非凡大義的女性形象更加真實、完整、立體地呈現在美國觀眾面前。

•中華風韻 以和為美

舞劇《昭君出塞》登上北美頂級藝術殿堂,得益於「中華風韻」的平台。今年,「中華風韻」迎來了十周歲生日。這一旨在向世界各國介紹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和當代優秀獲獎作品的品牌專案,自創立以來已經在歐美12個重點國家演出560餘場,觀眾達60萬人次。十年來,「中華風韻」項目甄選中國當代優秀演藝產品,以商業化操作模式走進國際知名、主流劇院,逐步擴大了中國演藝產品的國際市場影響力和市場份額,以獨特的運作方式為中華文化走出國際做出了諸多成功的嘗試。

自2010年起,「中華風韻」連續在美國華盛頓甘迺迪藝術中心和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推出舞劇《絲路花雨》、《牡丹亭》、《一把酸棗》、《清明上河圖》、《鄂爾多斯婚禮》、《十里紅妝》、《花木蘭》及《沙灣往事》等,在美國主流社會引起巨大回響,《紐約時報》的記者更是給出了「90分鐘的舞劇已經成為中國的文化名片」這樣的極高評價。

2019年,「中華風韻」在選擇這個成為中國文化名片的90分鐘舞劇時,做出了果敢的決定。

事實上,在1923年郭沫若改編的話劇《王昭君》之前,這位有著絕世美顏的女子都是一個悲情形象,現代歷史觀的「劇變」賦予了王昭君一顆超越個體、為家國命運承擔大義的靈魂。而今天,在一帶一路和中美關係背景中,塑立於舞劇舞台的王昭君,更因時代的不同風景,具備了更深一層的意義。

近年來,中國歌劇舞劇院陸續推出舞劇《孔子》、《恰同學少年》、《趙氏孤兒》、《李白》等劇,以舞劇形式塑造了一組歷史人物群像,他們不僅傳遞了絕倫的藝術美感和現代時尚,還展現了與民族精神、時代精神相關的宏大主題,更反映出中國文化自信與文化自覺的國家意識。

這其中,王昭君因寧息邊塞戰事,給草原帶來中原文明,促進邊塞經濟文化交流,終其一生實現民族共榮,成為中華民族傳統「和」文化的美好象徵。「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與靈魂。這種文化體現了中華文化的成熟和智慧,是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遺產,也正是主辦方想要通過舞劇《昭君出塞》在美國傳遞的「中華風韻」。

「漢匈邊界,安寧祥和,欣欣向榮。滿頭華髮的昭君同大家走在漢匈邊境繁華熱鬧的街道上,露出欣慰笑容。她將初嫁匈奴時呼韓邪單于捧起的故土灑向匈奴土地。昭君用盡一生堅守鑄就邊塞安寧的使命,用畢生心血換來兩國祥和,贏得了兩國人民愛戴。」當舞劇以《共榮》這一篇章走進尾聲之時,《昭君出塞》用舞劇的形式對新環境下的新和平給出了自己的詮釋,這一詮釋不僅為中國傳統文化架起了一道溝通歷史與現代的橋梁,更為不同國家、不同民族之間的理解與共榮鋪開了一條以「和」為美的康莊大道。

第二幕「出塞」。 第二幕「出塞」。

解鎖昭君 文化密匙

雖然昭君出塞的故事對觀眾而言並不陌生,但要真正看懂這部舞劇,確實需要一些功力。要知道,90分鐘的時間對於欣賞一部以細節見長的舞劇而言絕對是一段「轉瞬即逝」的時光。不如讓我們先拿到一把解鎖《昭君出塞》的文化密匙,帶好攻略去看劇吧!

舞劇《昭君出塞》雖算不上巨製,但要想讓漢朝和匈奴兩種文化、兩種風格、兩種符號的碰撞在音樂、舞美、服裝和舞蹈上得到充分展現,也是一個極具挑戰的課題。

創作伊始,主創團隊就特地到內蒙古呼和浩特采風調研,考察青塚(昭君墓),在內蒙古博物館和文史資料館走訪歷史學家和研究專家,學習特色音樂舞蹈及器樂。沿途采風與專家座談,為創作搜集了大量素材。

既然是舞劇,舞蹈就是欣賞此劇的第一要素。舞蹈類型、風格的多樣化是舞劇《昭君出塞》特別值得稱道的地方。劇中不僅出現了漢唐風格的中國古典舞、中國古代舞蹈中的巫舞、以蒙古族元素的風格舞蹈表現的匈奴舞,同時還有夾雜著現代舞元素的舞蹈段落。在以中國古典舞形態為主要表現手段的這部舞劇裡,這些帶有傳統文化色彩(巫舞)和地域色彩(匈奴舞)的舞蹈語言雖然不是作為舞劇主體語言出現的,但它卻成了舞劇中的亮點,而這個亮點也提升了整部舞劇的文化內涵。

「共榮」一幕。 「共榮」一幕。

舞蹈伴樂而起,這部舞劇的音樂也是「一站式」欣賞漢、蒙甚至中國各民族樂器的佳作。整部舞劇的音樂由交響樂配以民族樂器琵琶、笛子、古箏、馬頭琴等。王昭君內心苦楚時,都由琵琶主奏,或與古箏、笛子合奏;衛疆帶領士兵入場的舞蹈,以打擊樂和人聲為伴奏,軍鼓陣陣,號角吹響,氣勢磅礴;匈奴主要由蒙古族音樂元素體現,數段匈奴士兵舞蹈都配以呼麥、長調,節奏歡快、音域寬廣;蒙族女子舞蹈加入羯鼓和胡笳;巫師驅疫舞蹈加入口弦和馬頭琴,體現了神秘感與儀式感。

與舞蹈、音樂的多彩、多元相比,舞美方案的設想則濃縮為兩個詞——色彩和對比。細觀此劇,舞台上的諸多意象設置為舞劇的整體呈現貢獻了巨大力量。

長城作為舞台運用到的重要元素像一道閘門,分隔昭君與外面的世界,也是兩個文明的分界,以灰白的中性色設置,區別於舞台上其他鮮豔的布景,加強了視覺衝擊力;以紅、金色為主的漢宮氣勢恢宏,巨幅漢畫磚堆砌的柱、梁、椽、木雕等占滿整個舞台,呈現出漢朝的文明、理性、富庶;匈奴部分則以草原為主,有意削減裝飾性細節,無論是巨大的胡楊還是匈奴大帳中的柱子,幾乎沒有直線,柱子邊緣起伏變化,不均勻的鑲金、羊皮等各種質感的疊加,加強其拙味,突出雄健驃悍的氣質,和漢朝拉開足夠的距離。

與細緻入微的舞美相得益彰,整部舞劇的服裝也相當考究。昭君和待詔在漢宮的服飾參考湖南長沙馬王堆漢墓陶俑的形象。寬衣廣袖,層層包裹,舞蹈時動作幅度不能太大,以此體現宮人謹小慎微的感覺;匈奴士兵臉上畫有圖騰,服裝採用皮毛製品,繫腰帶,袖口收緊於腕部,輕盈靈巧,便於騎馬射擊,具有北方遊牧民族特點;漢宮服飾大多採用顏色鮮亮的紅色和藍色,匈奴服飾大多採用咖啡色和黑色等深色系列,既能鮮明對比也能體現特點。

「寧邊」一幕。 「寧邊」一幕。

由微小之處看成敗,從細節之中見功力。舞劇《昭君出塞》的這一特點可以說是「中華風韻」甄選作品的一大原則。此劇透過王昭君的故事展現出華夏民族的大愛情懷和家國情結,更於編創的細節之處向美國觀眾展現了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包容萬象。拿好這把文化密匙,你會看到、讀懂這部舞劇中更多精采的文化命題,找到舞劇《昭君出塞》的正確打開方式。

〈演出資訊〉

波士頓場:2019年3月16-17日,波士頓博赫中心舒伯特劇院,劇院網址:bochcenter.org,售票電話866-348-9738。

紐約場:2019年3月21-24日,林肯中心大衛·寇克劇院,紐約中文售票:917-563-5424、646-824-8820、646-302-3988;cultureactionny.com。

劇院網址:davidhkochtheater.com ,售票電話212-496-0600。

第一幕「和親」。 第一幕「和親」。
第二幕「出塞」。 第二幕「出塞」。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