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5148/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同志生雙胞胎一是公民一是非法移民 判決與國務院不同調

聯邦法院針對男同志已婚伴侶安德魯(右)和伊拉德(左)透過代理孕母生出的雙胞胎國籍歸屬問題,做出了與國務院政策截然不同的裁決。(美聯社) 聯邦法院針對男同志已婚伴侶安德魯(右)和伊拉德(左)透過代理孕母生出的雙胞胎國籍歸屬問題,做出了與國務院政策截然不同的裁決。(美聯社)

聯邦法院21日針對一對男同志已婚伴侶生出的雙胞胎國籍歸屬問題,做出了與國務院政策截然不同的裁決;凸顯國務院行政作業解釋與移民國籍法之間的明顯落差。

同性戀伴侶安德魯和伊拉德(Andrew and Elad Dvash-Banks),2016年在加拿大透過代理孕母生出一對雙胞胎兒子伊森(Ethan)和艾登(Aiden),幾個月後,一家四口決定搬到洛杉磯定居。

但安德魯是美籍、伊拉德是以色列籍,美國駐多倫多領事館要求雙胞胎接受DNA測試。結果發現,伊森只有伊拉德的血緣、並沒有安德魯的血緣,領事館只讓他拿旅遊簽證入境美國,拒絕讓伊森取得美國公民身分。

歷經長達兩年的司法審理,加州聯邦地區法院21日裁定,伊森應從出生就獲得美國公民身分,法官還指出,聯邦公民法沒有任何規定可以支持國務院要求進行DNA測試的政策。

安德魯和伊拉德向華盛頓郵報表示,「這兩年來,因為不知道伊森是否會被允許留在美國,我們天天都在壓力中度過,現在,我們一家總算感受到完整和安全。」

法官華特(John F. Walter)指出,國務院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可以要求伊森合法結婚的父母「證明」他是他們的親生子女。華特認為,國務院對於與生俱來公民身分法律以及有關父母的定義,做出了「過度解釋」。華特裁定,血緣是不相關的。

代表伊森的律師莫里斯(Aaron C. Morris)表示,國務院的錯誤政策對同性伴侶造成了極不合理的影響。如果安德魯和伊拉德是異性戀者,領事館不太可能會質疑他們與嬰兒的血緣關係。莫里斯說,他聽說許多同性戀、雙性戀夫婦為孩子尋求公民身份時,都遇到相同問題。另一對已婚女同性伴侶,分別為美國公民和英國公民,因為兒子是由英國公民一方所生,兒子也被剝奪了美國公民身分。

不過,華特法官指出,自2000年至2018年期間另有三起涉及已婚異性戀伴侶的類似法庭案件,國務院都以子女缺乏與美國父母方的生物學聯繫,剝奪其子女公民身分。結果,國務院三度敗訴;理由都是:法律沒有規定兒童與其父母必須在生理上相關。

有鑑於這些裁決,莫里斯表示,他不明白為什麼國務院一直沒有修改政策以確實反映法律。

國務院22日向華郵聲明,它正與司法部「協調審查裁決」。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