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243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健康人生 | 我做白內障手術的心路歷程(上)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白內障患者自覺視力不良影響日常生活,便可與醫師討論進行手術治療。(圖:蕭裕泉醫師提供) 白內障患者自覺視力不良影響日常生活,便可與醫師討論進行手術治療。(圖:蕭裕泉醫師提供)
南投縣現代眼科診所一○六年執行白內障手術一○一八四件, 使用健保人工水晶體比率達百分之九十八點六二。院長張志傑指出,南投縣屬偏鄉就業不易,青年人口多外流,長輩沒人陪,方便、就近就醫相對重要。(本報資料照片)

南投縣現代眼科診所一○六年執行白內障手術一○一八四件, 使用健保人工水晶體比率達百分之九十八點六二。院長張志傑指出,南投縣屬偏鄉就業不易,青年人口多外流,長輩沒人陪,方便、就近就醫相對重要。(本報資料照片)

我71歲,加入了白內障者大軍,有些人比較幸運,一次手術就成功了,有些人多次才算成功,而我是屬於比較不成功的一個。

我本來就有近視,左眼450度右眼400度,戴上眼鏡可看遠處,除下眼鏡,可以很清楚地看報紙。常聽人說,不必等到白內障成熟,開始有一點白內障的時候,就可以做手術。看到兄弟姊妹、親戚朋友,都開始做白內障手術,有些換人工晶片效果很好,於是我就開始心動。想到置換人工晶片,那麼我就會有比較豐富的退休生活,於是決定接受置換人工晶體手術。

我選擇的是全焦距的「多焦點人工晶片」,晶片內有一圈一圈的,就像venetian blind百葉窗簾那樣,是多焦點的,遠中近焦距影像,都可以對焦視網膜看清,但從另一方面來講,一圈一圈的,損失了很多光源。

我以為,選擇了這種最貴的晶片(要自己付費),沒有缺點;我以為,手術後可以看得遠、看得近、看得清,但是, 錢付出去了,這幾方面都不理想。得到的結果是,我損失了我本來擁有的,很多做白內障的病人或許沒有想過這方面的問題。

做完置換人工晶片手術之後,我損失了25%-35%光源,例如:上街泊車,泊車的咪錶基本上完全看不到;電腦屏幕、小型計算機的灰黑色屏幕,信件、手機之間的焦距轉換,非常之不靈敏。以前我穿針引線,釘個鈕扣、剪個指甲,都可以自己可以做,現在都不行。

2017年10月20日,左眼置換白內障人工晶體,第一天做完左眼,我就感覺效果不好,屈光對焦不清楚,多次覆診,但是醫生說我的效果已經很好。

手術後看東西,總是一片模模糊糊,好像眼前多了一張蠟紙,左眼視力只有20/50,而我未做手術前左眼20/35,右眼20/25,當我一再投訴看不清楚,還被診所內的醫務人員教訓,「還未穩定,你要耐心等候」「效果已經很好啦,你不能夠要求更好」,甚至說「我把錢退回給你 ,不再幫你做右眼手術啦」。

他們強調我的左眼有黃斑,所以這樣的效果就是最好的了,應該再做右眼試試。這段期間我仍然戴著400度的眼鏡生活非常之不正常。接下來兩個月內,我不停的覆診,定時給眼藥水,我帶著希望讓同一眼科醫生做右眼置換人工晶體手術,我不敢換醫生,我想,如果叫人裝修做到一半,然後換另一個裝修師傅,這恐怕犯了大忌。

2018年1月20日做右眼手術,覆診時我投訴看不清楚,視力表只能看到第五行,但是比左眼手術好一點兒,視力有20/40,還有一點是看近的東西重影,開車時重影,看公路的指示牌重影,好像兩隻眼都有一層蠟紙在前面擋著。覆診時,我把情況講給小醫生聽,醫務人員還拿一個紅色框的小眼鏡讓我戴上,說如果你沒有做到多焦點IOL的話,你的效果會更差,就像戴上這個眼鏡的效果。

我上網去查,這種現象就是capsule cloudy,可以通過雷射打孔來解決,我覆診的時候對醫生提出這樣的要求,他們說因為你的黃斑眼有流血,所以不能做這樣的手術。

我每六個星期要去看另一個眼科黃斑專科醫生,他幫我在眼球內注射治療黃斑的藥物,我請他檢查右眼,黃斑專科醫生仔細檢查,寫了報告讓我帶給白內障醫生,寫明我有中度的capsule cloud後囊袋混濁。我請黃斑專科醫生幫我做YAG雷射,他說應該找白內障手術的醫生做YAG鐳射(POC後囊切開術)。

白內障醫生要求我的黃斑醫生再寫個報告,寫明黃斑眼底出血還是可以可以做YAG手術,黃斑醫生於是寫了「黃斑是有輕微出血,但是不影響;做雷射手術影響很輕微……」白內障醫生看到「影響很輕微」這一句,就說不幫我做雷射手術,怕有風險。我說右眼沒有黃斑,可以先做右眼,但是他仍然堅持不給我做,鬧得很不愉快。

第二天診所護士打電話叫我回去,要我簽個字,就幫我做手術。我拿到的是用8號字體的英文文件,我看不清,後來他用電腦,把8號字放大成20號字體,大概意思是:這是我要求做YAG雷射手術,一切風險我自己承擔,我說願意簽字,還不行,診所要我重新抄寫一張,變成是我寫的要求,而不是單純在電腦列印的表格上簽字,我不接受,再次不歡而散。

一直到5月份的覆診,我和醫生還是無法溝通,於是我離開了這間白內障醫生的眼科診所。

帶著無奈和不知所措,我和老人朋友們談應該怎樣和醫生打交道?有人說我和醫生溝通得不好,不懂得忍耐,我說這是我的眼睛,每天都要使用,怎麼能忍。何況這個眼科大醫生,時間寶貴,我想表達投訴,都要通過醫務人員或小醫生轉告,這個大醫生最後經過我的房門,看一看就走啦。

有人建議我換一個醫生,一直等到11月,我聽說有個在法拉盛的眼科診所,父子都是眼科醫生,做過的老人說,做完之後,如果覺得看不清楚,醫生就用雷射在眼後囊袋中打一個洞,讓光線通過得更加順利,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新的診所很忙,我預約在11初,對醫生說:「左眼有黃斑,我完全依靠右眼的視力,但是現在右眼覺得越來越看不清。」他幫我檢查一下,要我坐到隔鄰的凳子,當場就可以做雷射手術-YAG laser(POC後囊切開術),嘩!這麼好呀。

雷射手術做完,雖然放大瞳孔的藥水效力還未消散,但我已經感覺到,眼前亮了,清晰了,突然間有了一種失而復得的感覺,歡喜若狂。

從眼科診所出來,看著掌紋圖案,看著指甲,藥水瓶的小字,看看街上的路牌,開心至極,在回家的路上,我同太太說,真是冤枉,讓這個白内障大醫生耽誤一年的時間,整天看東西模模糊糊,就像陳百強唱的歌一樣「沒料到我所失去的,竟是,我的所有。」

視力失而復得的感覺真是太好了。第二天,我由皇后區開車去Woodbury奧特萊斯購物,晚上9點才回家,我選擇走一條羊腸小道,在沒有燈光又有很多急彎,我開得非常開心,因為我看到了,看清楚了。

我左眼看黃斑專科醫生,他在我的眼球內注射藥物,每隔六星期打一次針,我打了53次針,左眼現在正在慢慢康復之中。2018年12月5日,我第53次看黃斑專科醫生,醫生幫我檢查,右眼視力20/25,左眼視力20/35,他發現我右眼做了YAG laser,我說我現在看得很清楚了。(視力表20/20的意思是,正常人20呎距離看到的東西,我20呎也可以看到。20/40的意思是正常人40呎看到的東西,我要20呎才看得到,20/50的意思是,正常人50呎看到的東西,我要20呎才可以看到)。

延伸閱讀健康人生 | 我做白內障手術的心路歷程(下)

年紀大、老化是白內障最常見的原因。(本報資料照片) 年紀大、老化是白內障最常見的原因。(本報資料照片)
過度使用3C產品,將提升白內障的風險。(本報資料照片) 過度使用3C產品,將提升白內障的風險。(本報資料照片)
眼科醫師指出,手機或平板電腦的藍光是高能量光源,眼睛長時間曝露,會使蛋白質組成的水晶體,好像被慢慢加溫一樣變得白濁,引發白內障,無法治癒,只能動手術更換人工水晶體,才能改善視力。(本報資料照片) 眼科醫師指出,手機或平板電腦的藍光是高能量光源,眼睛長時間曝露,會使蛋白質組成的水晶體,好像被慢慢加溫一樣變得白濁,引發白內障,無法治癒,只能動手術更換人工水晶體,才能改善視力。(本報資料照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