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4032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救援毛孩 科技人愛心圓夢

凌賜生為貓咪咖啡館設計的T恤。(熊傳慧/攝影) 凌賜生為貓咪咖啡館設計的T恤。(熊傳慧/攝影)
募資平台kickstarter.com上的貓咖啡館募資案。(kickstarter網站) 募資平台kickstarter.com上的貓咖啡館募資案。(kickstarter網站)

那是1999年。22歲的凌賜生(Kelvin Ling)住在亞特蘭大,在喬治亞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ia)讀書,同時在IBM的Lotus Development部門工作。上學、上班、交女朋友、養狗,生活忙碌,對未來充滿憧憬。

➤➤➤封面故事|貓咪咖啡館 療癒、公益一起來

2018年,凌賜生決定離開科技業,全面投入與救援動物有關的公益事業。他訂下計畫:一,成立動物救援組織;二,買地,建立動物收容所;三,開設貓咪咖啡館(Cat Café)。

放棄人人稱羨的科技公司工作,到全心投身寵物公益,他說:「壓力很大。但來自財務的壓力不算什麼,重要的是只許成功。」

狗兒相伴 適應移民生活

回顧成長歷程,從童年開始,凌賜生便和寵物結下不解之緣,他和姊姊凌怡華、妹妹凌怡婷都出生在台灣;1985年他八歲時,父親凌氤寶在喬治亞州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開始在美工作,一家五口便從台灣搬到亞特蘭大定居。

凌賜生從小就愛狗,但在台灣時家中一直沒有養寵物;到了美國,接收了一隻被棄養的狗,凌賜生如願以償養了狗。在狗兒的陪伴下,他很快適應在亞特蘭大的新生活。

他求學過程順利,和很多華人家庭對孩子的期望一樣,他在喬治亞大學就讀電腦科學系,選讀熱門科系是為了畢業後好找工作。他一邊讀書一邊工作,希望生活用度寬裕。

大學時,凌賜生和女朋友一起養著兩隻狗,其中一隻純種的西伯利亞哈士奇Leah,他最為鍾愛,但忙碌的生活讓他分身乏術,於是辭去IBM的工作,全時返回學校,以便早日獲得學位,但也和女朋友分手了。

愛犬Sammy 共度12年時光

2000年12月,Leah生下一窩七隻小狗,看著小生命進入這個世界,凌賜生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奧妙。

但他「當時的生活一團糟:學業、工作、感情,沒一樣順利」;要上學,要付學貸,但沒有工作,沒有收入,和前女友關係糟糕,也不知道應付七隻小狗和母狗。他不得不在課堂上和家中來回跑,盡力照顧這八隻狗。

這樣混亂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在他的愛心和耐心下,七隻小狗平安成長,凌賜生為牠們一一找到新主人,但最後有一隻沒有送走。他說:「或許,上帝在我需要的那一刻,讓這隻小狗來到我身邊。我決定留下來自己養。」他給狗取名Sammy。

在Sammy陪伴下,凌賜生從低潮中平復過來,大學畢業後,在Yahoo!找到工作,開始新階段人生。

凌賜生也開始做志工,他為「Releash Atlanta」動物救援組織臉書網頁提供培訓和協助,也幫「南方動物志願者」(Southern Animal Volunteer Effort)處理網站的事。一直到今天,都沒有停止。

養Sammy的12年裡,住處遇過火災,Sammy也曾走失過,甚至年老時癌症纏身,但牠始終忠誠的陪伴在他身邊。牠在生命後期,不斷和各種癌症奮鬥,並在骨癌中失去一條腿,最終於2013年6月去世。

凌賜生和愛狗Sammy。(凌賜生提供) 凌賜生和愛狗Sammy。(凌賜生提供)

構思動物救援計畫

照顧Sammy的經歷,讓凌賜生對犬癌有更多研究。他想開辦一個寵物保護區,照護健康有問題或有特殊需要的狗或貓。他每天都在思考想這件事,並蒐集資料、多方諮詢,設法知道如何可以做得更好。

Sammy去世後凌賜生再養狗時,便盡量收養有相當年齡的狗,例如9歲或10歲,給牠們較好的養老生活,讓牠們有終老去處。他對動物的愛不斷擴增,相信自己有能力拯救更多動物。他發現人生目標更清楚了。

在多年參與動物救援和收容的志願服務後,凌賜生決定建立自己的救援組織。他說,從童年養第一隻狗開始,他就決心盡可能保護動物,現在期望以創業來保護動物。

凌賜生以自己養狗和做志工的經驗,想做不一樣的貓狗收容所,希望是動物居所、避難所和日託的組合,調整貓狗的健康和個性,觀察、訓練牠們的行為,以適合被收養,並成為人類的好伴侶。

收容所的主要目標是改善貓狗的生活,並等待牠們的新家。甚至,如果有一些狗因健康等因素不適合被收養,收容所將是牠們的終老之處。他說:「我會把收容的每隻狗都看做是我自己的狗,這是和其他收容所不同之處。」

父母從擔憂到支持

凌賜生的父親凌氤寶,在喬治亞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留在美國工作,曾在喬治亞州政府保險廳擔任首席精算師,回台後在壽險業服務,並曾任台灣金融管理委員會委員,也在大學任教,在台灣保險業服務40年。

凌賜生告訴爸爸媽媽,要辭去科技公司的工作,到公益領域去開創事業,凌氤寶和太太難免擔憂。

凌氤寶回想,他一直告訴孩子:若有想做的事,要全力去實現,不要後悔自己沒去做。另外,凌氤寶也鼓勵孩子創業,希望創業的經歷能豐富孩子的人生。

觀察兒子這些年的改變及對照顧動物的執著,以及美國社會氛圍就是鼓勵任何人完成夢想,凌氤寶相信兒子會全力以赴完成計畫,夫妻後來決定支持兒子的公益性質創業計畫。

凌氤寶的老家在高雄縣橋頭鄉芋寮村,是台灣南部非常純樸的鄉間。2017年,凌氤寶回到家鄉,去年開始,在芋寮鎮的社區活動中心開辦公益性質的老人關懷中心,提供年長鄉親一個做活動和聯誼的地方。他說,這個社會還有很多事可以做,回鄉辦長照中心,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盡己之力回饋社區。

凌賜生很感謝父母提供安穩的成長環境。他說,成年後的生活都在科技領域,在一家大公司工作,待遇好又有股票分紅,有一天存夠錢可以買房子住在好社區,安居樂業,對社會有貢獻。但是保護動物的想法日益強烈,他決定身體力行,創造不一樣的人生,「為一家大公司工作的日子,已經過去了。」

凌賜生和父親凌氤寶(左)。(凌賜生提供) 凌賜生和父親凌氤寶(左)。(凌賜生提供)

公益創業 設動物救援組織

凌賜生辭職了,去年一整年,他一步一步朝自己的理想邁進。第一步,2018年1月,他和夥伴Madison Webb一起成立「三爪動物救援組織」(Three Paws Animal Rescue),取名「三爪」是為了紀念Sammy。

Madison Webb表示,有些貓狗面臨無家可歸或安樂死的命運,他們相信有更好的方式可以拯救這些動物,好好照顧牠們,並找到合適的新主人。

為了讓被救援的動物有寬闊安全的空間,2018年9月,凌賜生拿出自己這些年工作的積蓄,買下亞特蘭大哈茨菲爾德-傑克遜機場附近五英畝的地,準備設立狗兒收容所,希望可以收容數百條狗。這是第二步。

下一步 貓咪咖啡館

買了地,凌賜生才告訴家人,大家都很驚訝,但也顯示他的決心。今年1月,他在募資平台kickstarter.com發表了計畫,準備將募來的資金,創辦一間貓咪咖啡館(Cat Café)。

Cat Café是從亞洲開始的咖啡店模式,尤其在日本,由於大多數公寓規定不可以養寵物,貓咪咖啡館的出現,滿足愛貓人士的需求,迅速興盛。去貓咪咖啡館坐坐,要支付費用,看看可愛的貓咪,也可以和小貓玩耍,感覺身心都被療癒了,成了舒緩壓力的良方。

凌賜生想開的Paws Up Café,在喬治亞大學所在的雅典市(Athens),店面在大學旁邊,原址是一所書店。雅典市還沒有貓咖啡館,他找到這個地方,希望透過休憩及和貓咪的互動,提供大學生及社區人士一個紓解壓力的地方。

從愛狗開始,到現在要開一間貓咪咖啡館,凌賜生希望這樣的創業模式,對社區有積極意義。例如,Paws Up Café所有的貓都將從Three Paws Animal Rescue而來,確認牠們健康並完成必要手續。貓咪可以在休息室內自由漫步,享受安全的環境,與訪客和潛在的收養者建立聯繫。

咖啡、茶和糕點,是一定有的。糕點來自雅典市的兩家烘焙坊,咖啡豆則將使用喬治亞州伯利恆市(Bethlehem)烤製的Java Genesis Coffee Roasting咖啡豆,以實際行動支持當地小農。

Paws Up Cafe正在施工,把書店空間改造成咖啡館和貓咪休息室,希望開業後讓咖啡香和貓咪帶來溫暖療癒的氣氛。凌賜生說:「為了保護小動物,我會全力以赴。」

賜生的貓咪咖啡館正在施工。(凌賜生提供) 賜生的貓咪咖啡館正在施工。(凌賜生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