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24110/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氣候變遷 加州野地生態浩劫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Stephanie馬從本土植物中蒐集種子。(洛杉磯時報) Stephanie馬從本土植物中蒐集種子。(洛杉磯時報)
研究小組檢查2018年和2018年初種植的原生樹叢幼苗 (小旗標記處)時,發現枯萎。(洛杉磯時報) 研究小組檢查2018年和2018年初種植的原生樹叢幼苗 (小旗標記處)時,發現枯萎。(洛杉磯時報)

南加州原生的灌木叢看似不起眼,但長期乾旱與不斷發生的山林大火,讓灌木叢消失後造成生態的惡性循環。

南加州原生非常堅固,然而頻繁的野火和氣候變遷造成更嚴重的乾旱,對加州荒地造成愈來愈大威脅。在野火後,外來褐色的雜草入侵,取代綠色的原生灌木叢。過去22年,三次野火侵襲整個地區,幾乎毀滅了1930年代航拍照片紀錄,整區覆蓋著灰綠色鼠尾草景象。這些原生樹叢一旦消失,覆蓋於南加州荒野地區的鼠尾草,將更難重現。

正值冬雨季節的聖塔芭芭拉附近洛斯派瑞斯國家森林(Los Padres National Forest)邊緣的山坡地,卻已是土司般枯黃的顏色。近幾十年來,加州數十起野火發生,包括1997年的Hopper、2003的Piru和2007年的Ranch火災,讓Piru湖附近的山坡變黑。

這些生態不會讓土壤有抓地力,且乾燥易於燃燒,野火發生時無疑形成最佳燃料,以致火災遇險頻繁嚴重。火災燒毀的山坡,灌木消失,無法防止土壤被洪水沖走,山坡也缺少可阻擋泥石流的樹叢。

不僅聖塔芭芭拉,頻繁的野火也正摧毀聖塔蒙尼卡山的叢林,該山脈去年11月受到災難性野火侵襲。

聯邦林務局(U.S Forest Service)生態學家Nicole Molinari說,長期以來,人們一直以為叢林景觀富有彈性,以致70年代有人希望擺脫這些生態,因當時不斷生長著。然如今人們卻發現,在試圖恢復這些景觀上遇到挑戰。

儘管部分原生叢林物種,能在野火後迅速重生,如Toyon和橡木,在托馬斯大火後幾個月內,33號高速公路上便出現一束束鮮綠色枝條。其他如加州紫丁香(Ceanothus),火焰發出的熱能和燒焦的木材出現的化學物質,刺激其再生。

但這兩種物種,卻因入侵的野草過於頻繁,出現更多野火而遭受破壞,這意味著灌木叢再30年至60年,甚至十年或更短時間內遭焚燒,但新的物種卻無法有足夠再生時間,外來野草便趁虛而入。而本土野花,很難在厚厚的非本土雜草中生長,侵入增加,生物多樣性下降,加速火災週期。

事實上,南加州近四分之一的野火發生均屬人為。修理牧場管道造成Zaca野火;在船上進行施工的工人,點燃了Piru野火。

儘管相關單位尚未宣布托馬斯大火原因,但南加州愛迪生公司指出,其電氣設備恐有助火災。人為因素,再加上聖塔安那焚風肆虐時,野火更容易爆發,正如伍爾西和托馬斯大火般。

聖塔芭芭拉加大生態學教授Carla Antonio說,雜草愈多,火災愈多。目前她正監督著洛斯派瑞斯林地修復研究,並在校園溫室中重新栽培本約1200原生種樹苗,包括加州紫丁香、Sage、Toyon等。

學生們手工採集本土灌木種子,保持其基因純度,在校園植物實驗室清理種子,並在火災部分地區嘗試不同的種植方法,但遭受阻礙,他們種植的大多數原生灌木幼苗都無法存活。其中原因,包括冬季降雨量不足,增加幼苗死亡率,非本土雜草入侵等。

加大研究人員Shane Dewees(左起)、Stephanie馬與Sameer Saroa檢查位於洛斯派瑞絲國家森林Piru湖附近原生叢林修復地點。(洛杉磯時報) 加大研究人員Shane Dewees(左起)、Stephanie馬與Sameer Saroa檢查位於洛斯派瑞絲國家森林Piru湖附近原生叢林修復地點。(洛杉磯時報)
Shane Dewees(左起)、 Sameer Saroa和 Stephanie馬走過外來侵入的雜草叢,這些雜草在原生鼠尾草遭火破壞後迅速生長。(洛杉磯時報) Shane Dewees(左起)、 Sameer Saroa和 Stephanie馬走過外來侵入的雜草叢,這些雜草在原生鼠尾草遭火破壞後迅速生長。(洛杉磯時報)
聖塔芭芭拉加大生態學教授Carla DAntonio在校園溫室中檢查栽培的原生樹叢幼苗,研究人員將其種植在洛斯派瑞絲國家森林修復區。(洛杉磯時報) 聖塔芭芭拉加大生態學教授Carla DAntonio在校園溫室中檢查栽培的原生樹叢幼苗,研究人員將其種植在洛斯派瑞絲國家森林修復區。(洛杉磯時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