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2305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18歲的輕狂 55歲付代價 畢業紀念冊成不定時炸彈

維州政壇幾大巨頭同時身陷醜聞,圖為維州州議會大廈。(Getty Images) 維州政壇幾大巨頭同時身陷醜聞,圖為維州州議會大廈。(Getty Images)

扔在塵封的抽屜或紙箱裡,早就被遺忘的畢業紀念冊,已成為美國政治人物的最新威脅;這些經常隱藏著年少輕狂照片或文字的幽靈,現在相繼浮現,有如民選官員擺脫不掉的附骨之蛆。

維吉尼亞州長諾譚就因醫學院畢業紀念冊的個人頁面出現把臉塗黑和三K黨裝扮的合照,面對逼退聲浪。州長第二順位接班人,州檢察長賀林承認大學時期也曾把臉塗黑,陷入同樣的風暴。

獲提名出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幾個月前才因爆出高中時期曾性攻擊的指控,差一點陰溝裡翻船,他的畢業紀念冊也受到密切檢視。

在數位時代來臨前製作的畢業紀念冊,匯集了同年級學生和各種活動的照片和文字紀錄。每個學生通常有個人頁面,用以呈現緬懷學生歲月的生活照、文字或詩詞。

諾譚的紀念冊引發風暴,使過去幾十年的其他紀念冊也受到檢視,各種帶有種族意味的類似材料因而相繼曝光。

卡瓦諾在華府郊區貴族天主教高中的畢業紀念冊,即暴露這些富裕學生縱酒狂歡和性戲謔女同學的不堪景象。

大法官桑妮亞‧薩多馬友(Sonia Sotomayor)在認可公聽會中,也因在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紀念冊引用社會主義政黨總統候選人湯瑪斯(Norman Thomas)的談話受到批評。

這些泛黃的舊物被挖出來,使政治觀察家懷疑年少時犯的錯有沒有過期時限,現在55歲的人是否得為18歲時做的事負責?

馬里蘭大學社會學教授柯恩(Philip Cohen)說,現在會立刻激起公憤的許多做法,以前可能習以為常,種族態度和做法更已全然改觀。

他說,1980年代的學生,父母是在1940和1950年代種族隔離時期成長,心態完全不同,如他們的孩子藉著紀念冊玩鬧耍寶,出現那些現在成為污點的種族表現實在不足為奇。

他說,現在最大的不同是,「我們能夠強迫政治人物因種族主義作為辭職。這是一種進步」。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