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2212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 | 健身妝 女性的「完美」壓力

萊斯里·奧斯伯恩曾是美國國家足球隊選手,她後來與隊友合作創立彩妝品牌。(美聯社) 萊斯里·奧斯伯恩曾是美國國家足球隊選手,她後來與隊友合作創立彩妝品牌。(美聯社)
許多人會在健身時自拍記錄自己,圖為南韓健身教練Ray Yang在健身課前自拍。(路透) 許多人會在健身時自拍記錄自己,圖為南韓健身教練Ray Yang在健身課前自拍。(路透)

美國彩妝品牌「CoverGirl」的一個新廣告中,健身教練瑪西‧阿里亞斯(Massy Arias)先刷上睫毛膏,接著進行一系列衝刺跑、丟球、腿舉、引體向上,但除了快節奏的音樂讓人熱血沸騰外,另一個亮點是她臉上仍保持完整妝容,未因運動流汗而花掉脫妝。

這部廣告的最後,阿里亞斯問道:「什麼?你上班不化妝?」

•上健身房…還必須漂亮才行

也許女性聽過這樣的話,光上健身房不夠,上健身房還必須漂亮才行。大家生活在自拍與社群媒體的年代,隨時都有要完美出現在鏡頭前的壓力。

此話不假,賓州匹茲堡的民調公司CivicScience在1月對1564名女性進行線上調查,25%的受訪者表示,她們健身前至少會上點淡妝。

隨著消費者健身意識抬頭,「運動休閒」潮流也隨之興起。越來越多人在健身房以外的公共場合穿著運動服裝,打破專業運動員和業餘愛好運動人士的界線,也讓專業的運動休閒化。

華爾街日報報導,彩妝公司從「運動休閒」服飾與時尚打扮的潮流中嗅出商機,推出適合運動又可休閒時使用的彩妝用品。許多消費者可能希望自己的妝容既適合工作場合,又可以在上班前後或午休時間上健身房又不會脫妝。

紐約唐人街瑜珈「Sky Ting Yoga」共同創辦人克莉絲‧瓊斯(Krissy Jones)告訴華爾街日報:「民眾會帶手機到課堂上,在瑜珈課前課後拍幾張照片。」

•皮膚科醫生:健身前不建議化妝

2019年最熱門美妝潮流受到健身影響,許多品牌紛紛推出超持久不易脫妝的化妝品。

以CoverGirl為例,該品牌近期推出活動型系列彩妝,主打24小時長效、防水抗汗等功能的睫毛膏、粉底液與定妝噴霧,就連在激烈健身汗如雨下時也可不暈染、不脫妝。

美國另一家彩妝品牌Wet n Wild也推出類似的運動系列的彩妝與保養,在超過30款的產品中,每一款都以健身或運動相關的名字命名。無獨有偶,有百年歷史的化妝品牌媚比琳(Maybelline)最近也與德國運動品牌Puma合作,在2月聯名推出運動抗汗水的彩妝系列。

過去五年這波運動也要愛美的趨勢,刺激110億元的彩妝業增長13%,約等同於14.3億美元的成長額。

有些女性認為,上健身房帶妝的想法讓人喘不過氣。洛杉磯一間金融公司的數位編輯莉比‧埃斯特爾(Libby Estelle)表示:「我只需要一件好內衣和一雙具支撐性的鞋子。」她直率表示,自己不需要擦粉底液來掩蓋自己因為運動不停流汗。

以皮膚科醫生的角度來看,健身前並不建議化妝。華盛頓特區喬治華盛頓大學的皮膚學教授弗里德蘭(Adam Friedland)指出,運動流汗時,化妝品分子會阻礙皮膚毛孔,讓人起疹子或冒出青春痘。若真有人仍執意冒險,弗里德蘭推薦改擦粉狀成份的彩妝。

英國皮膚基金會(British Skin Foundation)、皮膚科顧問安賈莉‧瑪赫多(Anjali Mahto)告訴英國ELLE雜誌,皮膚毛孔遭化妝品堵住導致滿臉痘痘,皮膚也可能因此變得凹凸不平。

•「我們想要看起來很美」

48歲的雷切爾‧梅爾森(Rachel Meyerson)告訴華爾街日報,她每周會在新澤西住家附近跑兩到四次,這時她通常不會化妝。不過她跑馬拉松時,她會擦上一層唇膏。梅爾森解釋:「我知道到終點時有人會對我拍照,我會在臉書貼出參賽照片。」她強調,她希望整趟比賽都讓人覺得開心,這當然也包括她在照片中看起很上相。

50歲的茱莉‧格魯克(Julie Gluck)某個周六出發上早上11時的划船課程之前,她在臉上擦點潤色霜,並仔細畫上漂亮的眼線與睫毛膏。格魯克是新澤西州霍博肯市(Hoboken)研究經理,她說,如果她沒有化妝,看起來就像死人一樣。

格魯克上完課後和課堂朋友一起共進早午餐。她沒有再補妝,她表示在只要上妝,她就覺得可以出門見人。她說:「我希望我在公眾場合時看起來很漂亮。無論是我下班後或出門時,我的臉上總會帶點妝。」

健身彩妝除了主打提高耐汗程度,也強調要容易收納在健身包中。41歲的蜜雪兒‧史百思(Michelle Spies)因為很容易流汗,她使用過運動彩妝後又開心又驚豔,並高呼真的不脫妝。

除了一般民眾外,有些專業運動人士認為,外表好看對他們的職涯可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這對女性代價尤其高,因為這可能關乎她們的媒體形象與廠商贊助機會。

美國女性足球員萊斯里·奧斯伯恩(Leslie Osborne)曾為美國國家足球隊隊員,她與另外四名前隊友在2015年一起成立運動彩妝「Sweat Cosmetics」品牌,因為她們發現傳統防曬與彩妝的選擇少之又少。奧斯伯恩指出,選手參加專業賽事時,比賽往往會由電視轉播,贊助機會便隱藏在其中。

奧斯伯恩表示:「我們想要看起來很美,市面上可能有一些唇彩和粉底液,但為什麼沒有產品可以防曬同時又讓我們看起來容光煥發?」有鑑於此,她們決定自己成立運動彩妝品牌。

倩碧(Clinique)在運動彩妝產品的包裝上,呼籲女性運動時保持低調,認真訓練但不張揚。有些運動員認為,這類訊息暗示運動時不能光只有運動表現,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賓州州立大學人體工學教授舒爾茲(Jaime Schultz)認為運動無需化妝,她表示:「運動是你不用化妝的安全空間。」

其他人則認為,廣告用語顯示出女性運動員受到雙重標準的對待,因為市面上沒有那麼多讓男性在健身時更帥的產品。麻薩諸塞大學運動管理教授珍妮特‧芬克(Janet Fink)說:「我可沒看到那麼多可讓男性健身時看起來更迷人的產品。」

當然也有些人樂觀看待,如果健身前化點妝有助恢復自信,還可以鼓勵女性更常上健身房,何樂而不為?倩碧品牌總裁珍蘭黛(Jane Lauder)表示:「廣告不是為了要告訴大家怎麼做,而是提供更多選擇。」

健身教練瑪西‧阿里亞斯在廣告中帶妝運動,妝容依舊完整未脫妝。(取材自Instagram) 健身教練瑪西‧阿里亞斯在廣告中帶妝運動,妝容依舊完整未脫妝。(取材自Instagram)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