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1983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伴孫一日夜

一個多月前,兒子跟我提了想在媳婦二寶臨盆前,請我照看孫兒球球一天,讓他們去過一個兩人世界的周末。他們訂的日期正是兒子的生日,我這個做媽媽的就答應了。小孫子一歲多,開始會認人怕生,媳婦生了他後就辭了工作在家專心帶他,我常常去看他,算是除了他爸媽之外與他接觸最多的人,但要和他單獨相處一晝夜,這對我來說仍是個挑戰。

那個周末的中午,我在朋友碧家與幾位好友相聚,就讓兒子把球球送過來。碧家有不少為她兩個孫子準備的玩具,球球一下子就被會閃光、發出警報聲的消防車吸引住,但發現爸媽走了,忍不住大哭。

回到家,我給球球準備晚餐,下水餃,熱青菜,小子不挑食,尤其喜歡青菜、水果。飯後我收拾整理,孫子就邁著小腿跟進跟出,我看著好玩,就跟他玩起躲貓貓,可憐小子為了追我,絆了一跤,大哭起來。先生埋怨我,說孫子心中已經很不安了,我還故意惹他,我才驚覺他還是個小小孩,平日接觸的只有爸爸媽媽,現在奶奶是他心中唯一的依靠,我這樣逗他,實在太粗心了。

稍晚,開車回兒子家。球球下了車後迫不及待往門口走去,他爬上門檻,巡視了每個房間後竟然沒哭,坦然接受爸媽都不在家的事實,自個兒拿著他的小汽車玩起來,我撫胸,幸好。但我也心疼了,他這麽乖。

按照兒媳記下的筆記,我招呼了球球喝奶、刷牙、洗臉、換尿布、講故事,將他哄睡。球球一向睡覺有兩個安慰,一個是兒媳勾的一床小毯子,一個是絨布小熊吊著的奶嘴。我看到小床上的絨布小熊奶嘴已被剪了,球球奶嘴已經斷了一個禮拜,還好有小毯子,但沒奶嘴掩口,小傢伙還是哭了一會兒才安靜。

第二天是禮拜天,小傢伙遲遲才醒,我開門進去,看他臉睡得紅通通的,沒等他哭,趕快送上一瓶暖暖的奶,先把嘴堵上,讓他在小床上溫一溫,開始新的一天。

然後花了好多時間換衣服。男孩子好動,光穿個套頭衫就把奶奶搞出一身汗,可小腦袋瓜還卡在領口出不來,孫子和奶奶都開始不耐煩了,才把小衣服、小褲子穿好。

中飯呢,打算去兒子家附近的越南店買個外賣回來。先把小傢伙在我車上的嬰兒座椅上綁好,開車出去。現在的嬰兒座因為安全考量,把嬰兒綁牢在座椅上,只是這種座椅對老人不太友善,要彎腰駝背扣上不只一個環扣,解扣更麻煩,常常孫子已經不耐了,老奶奶還在東摸西索地順肩帶、找扣節。

越南餐廳人不多,等餐時,球球從我身上爬下地,自己走到玻璃門前,看著外面久久不回頭,奶奶眼眶不自覺地紅了。他小腦袋在想什麼?我想他可能是覺得這個環境很陌生,想要出去,回到車上,可是又不敢出去,可憐的孩子,這兩天太失落了,媽媽呢?爸爸呢?他們在哪裡?

回到家,球球又高高興興地吃了他媽媽出門前為他準備的愛心小便當,我也香香地享用我的香茅豬扒飯。很好,小傢伙今天到此為止還沒哭。

飯後,祖孫兩人都歇個午覺,起來時,兒、媳已回到家,我祝賀兒子生日快樂,兒子感謝說很喜歡這個生日禮物。媳婦把球球抱出來,他攀緊媳婦,再也不放手,有媽的孩子真是個寶。

奶奶的任務已了,也識相地還給他們三人世界,趕著去周日下午固定的土風舞活動。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