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1004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畢業舞會

多年前,我曾無間斷地在新澤西州的一家舞蹈學校練社交舞長達四年之久。這裡每個學期很短、僅六周,我每周六去三堂課:基礎班、中級班與「新手」班(Novice Class)。師父很謙虛,最艱深的一班叫「新手」(初學乍練),免得學生畢業後到江湖上,眼睛長在頭上。

基礎班教六個基本步,永遠不變。雖是每學期重複,師父保證徒弟會有新的體驗。

上課時,男女學員配對練習,由於每個人程度不同,可經由不同舞伴改進自己。例如,師父會讓徒弟們閉上眼睛隨著音樂跳舞。眼睛看不到,女士只得依靠男士細微的動作帶領,跟著感覺走。第一次練這個動作,非常地不習慣;幾期後,才能慢慢進入狀況。

中級班與新手班則每學期都教不同的招式,其內容與時俱進,師父鼓勵我們去參加三天的大型舞蹈比賽,看看每年新創的招式,教材跟著更新,新手班已是蠻艱深的。

某個冬天的一個星期六,又到了一個學期的結束,白天上完課,晚上我們就回去跳畢業舞會。當時,我已學舞一段時間,普通的舞會,是游刃有餘難不倒我的。

當晚,我找了幾位「師妹」切磋,我把這學期師父新教的招式盡數使出,感覺她們「功力一般」,勉強算及格而已。

說時遲,那時快,舞池中突然出現一位從未見過的「黑衣壯漢」,帶著一個剛和我跳過的師妹下場。只見黑衣壯漢使出的招式,非常奇特且優美,是師父從未教過的上乘舞功。更驚人的是這位師妹,剛剛和我跳時,功力一般;現在變成「猛獸出籠」,扭腰擺臀,無不中節,儼然是舞功高手,不可小覷。

這可嚇得我一身冷汗,原來功力一般的是我。顯然我的舞技,遠在這黑衣壯漢之下。

這晚的賓客中,有一位師妹常當著眾人面說我是她的最喜愛的舞伴(favorite dance partner)。她屬於「老公不跳」族,師父教了新招,她回家無人可練。這學期的招式尚未練熟,下學期又要開始,經年累月下來,都是囫圇吞棗,無法生根。而我會使出課堂剛教的招式現學現賣,等於幫她複習,她當然是如獲至寶,逢人便誇我。

賓客中也有另外一位師妹,常當著眾人之面說我是她的最不喜歡的舞伴(least  favorite dance  partner)。她的程度頗高,跳舞時完全融入音樂,和我跳時她常忍不住笑說:「這招不是今天白天上課才教過的嗎?」

就像我們小時候放學回家,正要輕鬆一下,偷讀武俠小說,這時如果有人叫你把白天在學校才學過的書,再溫習一次,你一定不喜歡。

幸好我跳舞的目的是運動,兩位師妹們對我個人的「愛恨」都隨她們去吧。

總結來說,我自己學藝不精,只得繼續交學費上課,希望將來有朝一日,我能真正地畢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