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0973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想念哥(中)

解放後,綏遠省撤消後歸內蒙古自治區管轄了。內蒙古成立第一所高等學院──內蒙古畜牧獸醫學院。哥被挑選進了這所大學學習。每人都給發放助學金,學習環境優越,教學設備和師資力量都是頭等的,讓他能發揮所長。

哥的身材不算高,但愛好體育活動。每年呼和浩特市的大中學校運動會,他都有參加四百米和八百米的比賽,而且成績也在前幾名。那時候他在跑道上跑,我在看台上鼓掌。我非常開心和欣慰。每天運動會結束後,他總要到看台上找我,把學校分發給運動員的雞蛋、香腸和牛奶製品送給我。我吃著這些食品非常解饞,如同過年節一樣的感覺。

哥愛好足球,是內蒙古畜牧獸醫學院足球隊的後衛,星期天經常和市裡的各單位舉行比賽。有一次在我們中學的體育場和我們學校的足球隊比賽時,他的頭受傷後流血,坐在場邊休息。我看見後急忙用手給他按傷口,他笑著說沒事。

一九五八年哥大學畢業後,被分配到內蒙古畜牧獸醫研究所工作。我們兩人仍在呼和浩特市裡,經常見面。我在中學的伙食費就由他提供,再不用為我的伙食費發愁了。每個星期天,我都要回到哥的家裡度過,享受著溫暖和歡樂。

一九六五年我從吉林工業大學畢業,被分配到黑龍江省牡丹江市。那時學校規定,畢業生只發給從學校到接受地的火車票、住宿費和食用的錢款。所以我畢業後沒錢買火車票回呼和浩特市,只好到牡丹江林業學校報到上班。為此,我寫信告訴家裡,免得家人對我的惦記。後來我聽嫂子說,哥看完信後哭了一場。覺得以後不能經常見到我,我是他離不開的親人。

哥給我回信說:「為人師表,要努力工作,肯吃苦,自然會得到同事們的認可,也會得到學生的尊敬和愛戴。」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了,學生造反,學校不能正常上課。哥來信對我說:「你剛到一個新單位,不會受到學生的衝擊。但是說話做事都要有理有據。咱們出身不好,更要慎言行事。」

文化大革命延續了五、六年。我覺得不能再在學校待了!想辦法到工廠去工作,也適合自己所學的專業。我很幸運地調到了本市林業部直屬的牡丹江林業機械廠。我寫信告訴了哥,他很快給我回信,告訴我一定要在實踐中再學習。先到車間裡工作一段時間,才會有發言權。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