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0825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21世紀|再造衣銀行 打造環保新時尚

再造衣銀行特展。(取材自微博) 再造衣銀行特展。(取材自微博)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的「再造衣銀行」身處上海靜安區弄堂裡的一棟小洋樓。這棟法租界裡的小洋樓有100年的歷史了,再造衣銀行的時尚和老弄堂的煙火氣交織在一起,充滿混搭的味道。

用舊衣服改造成新的衣服,是再造衣銀行這個品牌「載」系列的定製服務,張娜沒想到這個更像藝術行為的方式,卻收穫很多從素人到明星的溫暖故事,並極大地改變了自己。

在張娜的「字典」裡,再造衣,指用舊衣物升級再造;銀行,指受理舊物料的存儲、流通、匯兌模式。雖然最近越來越多人都知道張娜在做舊衣改造這件事,但初次進來的人都會傻傻地跑來問張娜為何叫銀行?「一個月裡已經有五個人把這當作銀行了。那天我撞見一位小哥拿著卡衝進來,我剛想告訴他,他一臉正經地說你這兒不是『銀行』啊!結果,逛一圈買了衣服走。」說到這樣的趣事,張娜爽朗的笑聲會撲啦啦一下子飛出來。

★舊衣自帶回憶

張娜發現捐贈給再造衣銀行的舊衣不少衣服都是陳年的老手藝,很多舊衣服帶著時代的印記。無論是上世紀80年代的蝙蝠袖和大墊肩,還是90年代的純棉布和水洗布,在動手拆掉這些舊衣服的時候,那些特別有年代感的「老商標」令她捨不得丟棄;那些國棉老廠的細密針腳,讓人感覺就像隔著時空看見了30年前國棉老生產線上的老工人,令人肅然起敬……張娜突發奇想:同舊衣主人進行溝通交流,瞭解對方的人生經歷之後,再重新設計製作出衣服。

第一批改製出來的30套衣服很快就售賣一空。很多人反饋給她「走在街上回頭率很高,有人追上來打聽,衣服是從哪裡買的?好看!」

李梓新和小創是80後追尋夢想的一代,為了追尋自己的夢想和事業數次搬家。張娜用這家人手裡的舊衣服,為他們每人設計了一件斗篷。舊衣再造的斗篷,集中地呈現了李梓新一家在英國的一個生活的場景,滿載他們的回憶,張娜說:「每件斗篷既是獨立的個體,又可以通過袖子拉成一個大的管道,一家人通過這個管道手可以拉在一起。」

不少明星也來找她。演員賈靜雯拿來平常不穿的普通衣服給她設計。那時她剛離婚,流言蜚語飛來,穿著改造的新衣讓她感覺有個全新的開始。藝人李豪挑走的用庫存面料和舊衣改造的外套,是他最心愛的街拍必備。歌手陳胤希翻出自己一件穿了十年的背心,和其他舊衣服一起交給張娜。他想帶著回憶和溫暖一起登上個人演唱會,再造衣給予他力量感。

★獨特魅力發光

2003年,北京姑娘張娜到了上海。張娜落腳上海的原因出人意料,「前陣子大家都刷屏金庸的時候,特感慨我都沒看過金庸。」為什麼呢?在全民看金庸的時間段,她正好從表姐的書架上接觸到張愛玲的書,便一發不可收拾,張愛玲的所有書她不止看了一遍。選擇上海,源自內心深處追隨的少年時代的文學夢。

張娜發現,上海的時髦更在於「能跟住時代的脈搏」,也更適合她做的品牌。就像王小波跟他哥哥寫信說的「一個文章如果沒有內在的精神,外在的皮囊是立不起來的。」張娜認為做設計也是這樣,她苛求內在的飽滿。

張娜最早從女裝品牌FAKE NATOO開始她的獨立設計之路。她是一個生產者,同時也是一個消費者,當張娜在北京皮村看到被丟棄的舊衣服堆成的小山時,震驚極了。她瞭解到「舊衣服的回收利用率太低了,幾乎都是回填處理」。

張娜決定留下來,她找到非政府組織(NGO),並說服對方「把舊衣服消毒再設計成拼布,這個方式比你們把舊衣服做成拖把更能賺錢。」她和幾個夥伴一起教女工們怎麼消毒,怎麼選布,怎麼拼布,「教會她們之後,把拼好的布再賣給我。」就這樣張娜也成為NGO最大的客戶,「賣再造衣賺的錢再回來買布支持她們。」

有時張娜會看到很多人在模仿這種拼接設計,「我就很想笑。她們這樣做更多的就是為了好看。用一些新面料刻意拼接,只是為了時髦,但我們的每塊布都是有故事的。」把舊衣服再造成新衣,並且實現批量生產,是再造衣銀行的特別之處。

最初的再造衣銀行需要FAKE NATOO的反哺,但是隨著訂單的慢慢變多,再造衣銀行慢慢實現了盈利。「九成是量產,一成是定製孤品。」即便是量產,但每一件衣服都是不一樣的,「兩件男士襯衫可以變成一條女士連衣裙,但來到我身邊的襯衫都是不一樣的,即便連衣裙形狀一樣,內容還是不一樣的。」再造衣在張娜眼裡具有隨時能發光的獨特魅力。

★實現了一個圓

最初張娜只是把再造衣銀行當一個藝術項目來做,現在她覺得「FAKE NATOO是新衣服,再造衣銀行是舊衣服,從舊面料到新面料,實現了一個圓。」張娜在藏區發現很多藏民都會傳統的手工藝,她覺得只用來做旅遊紀念品太可惜了,於是就找到一些藏民請他們用家傳的手工藝把犛牛的毛織成犛牛絨賣給她,藏民特別開心,藏民手工藝是FAKE NATOO最受青睞之處。

「我們不使用經過宰殺的動物皮草,使用天然有機的面料。它們的來源是可追溯的,不會消耗更多的水資源,不會造成更多的土壤污染。在面料的製造過程中,使用的溶劑、燃料是無毒的,不會破壞環境。最重要的是,做成成品以後的服裝是可以再降解、再循環利用的。」讓城市跟自然共生,「可持續時尚」是張娜的堅持。

動物保護的意識也貫穿在張娜的日常生活中。店裡的小夥伴特別喜歡貓,中午常去屋後的小花園看望大白貓,陪牠玩會兒。張娜和她們一樣關愛動物,也在扒皮旺季發起救助小狐狸的募集。

可樂瓶、塑料瓶、漁網等等打碎做成纖維,舊衣服打碎成渣後,重新織紗,織布做成的再生面料……這些再生面料被張娜大量使用。同時,「在地性」也是她非常主張的。「比如說國外的環保材料需要飛機運過來,實際上也增加了消耗。能用中國的盡量用中國的。」

張娜發現,美國很牛的可持續項目僅僅在於使用木漿纖維再生棉、再生牛仔面料,沒有舊衣再造。北歐的一些國家有再造衣但不能實現量產。「我們不僅是recycle,還是up cycle。」這讓張娜感到自豪。

★創造源於過去

從小接受家庭的藝術熏陶,張娜高中考上了美院附中,人生最重要的八年在美術學院度過,她原以為自己長大也會是藝術家。慢慢她發現自己對人比較感興趣,連專業課也是喜歡畫人像、研究人。1999年張娜高考時,平面設計、影像設計這些思潮正湧進中國,她覺得搞純藝術太苦了,加上從小就自己設計衣服,喜歡動手,張娜選擇了服裝設計方向。

在張娜看來,每件衣服都有時代的面相、又有個人的印記,「我家是大家族,家裡能看到民國時在英國定製的襯衫。」張娜看見舊衣服就很激動,渴望能動手發掘它,「我那麼願意去做再造衣,是因為人所有的創造都來源於過去。我要做的就是怎樣用衣服表達出來。」(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賈靖雯身穿張娜改造的衣服。(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賈靖雯身穿張娜改造的衣服。(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張娜的作品。(取材自微博)
張娜。(取材自微博) 張娜。(取材自微博)
張娜。(取材自微博) 張娜。(取材自微博)
周筆暢身穿張娜改造的衣服。(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周筆暢身穿張娜改造的衣服。(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張娜。(取材自北京青年報)
再造衣銀行特展。(取材自微博) 再造衣銀行特展。(取材自微博)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