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0824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神州21世紀|獨辦動物園 湖北老人堅守30年

羅應玖維持動物園開銷的來源,除了門票收入外,還貼進去自己部分退休金。(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維持動物園開銷的來源,除了門票收入外,還貼進去自己部分退休金。(取材自微信)
這30年間恩施市城區人口猛增到30多萬,很多市民就是從參觀羅應玖的動物園開始認識和瞭解野生動物的。(取材自微信) 這30年間恩施市城區人口猛增到30多萬,很多市民就是從參觀羅應玖的動物園開始認識和瞭解野生動物的。(取材自微信)

從1989年7月7日算起,羅應玖一個人經營湖北省恩施州鳳凰山森林公園動物園已經有近30個年頭。78歲的他白髮蒼蒼,卻沒有退休養老的念頭,他說,能多做就多做十年。

「我朋友跟我講,老羅啊,你年紀大,休息幾年算了,不要再幹下去。我說你的好心我領會,但是這個動物園我羅應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羅應玖說,「除非我哪天不行了。」

★從露天創辦起

回憶起動物園的創辦過程,羅應玖用兩個字來形容:曲折。

1976年,羅應玖從部隊離開,團長囑咐他為當地人民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回到恩施後,他先是被分配到恩施市二中學校,後來轉去恩施市清江電影院做文化工作。

在電影院工作期間,他住在那裡,並開始在家裡的院子中收養一些小動物。1986年後,當地領導建議將電影院的露天場騰出來,把一些動物送過去。這給羅應玖一個很好的機會,他為這個露天場起名「清江動物園」。

實行露天場後,一些同事對羅應玖說,恐怕沒人會來看動物,他回應道,「有人看無人看,都先試試看。」

第一天開放的下午,便有四、五十位遊客觀看。最初羅應玖收費人民幣五角(約0.07美元),門票解決了動物的飼料問題,學生也開始慢慢來動物園參觀。

在當地政府支持下,為了滿足人們文化生活的需要,鳳凰山動物園於1989年修建而成。「動物園剛開,鳳凰山還是荒山野嶺,洞子還沒有修好,山上面會落砂石下來。」羅應玖說,動物園正式建成後,收費變成每人五元。讓他欣慰的是,鳳凰山在動物園開放後就不再荒涼,老師會布置作業,讓孩子周末到動物園寫作文,甚至有外國朋友前往參觀。

回想建園過程,羅應玖幾度哽咽,他覺得自己和動物是終身結下了良緣。「動物在世上生存,需要我們人類去保護他們,不能讓牠們挨餓,給牠們肉、香蕉、蘋果……根據動物去安排食物,和牠們相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我一直是一個人做的。」30年來,羅應玖一個人當動物園的飼養員、採購員和運輸員,每個月4000多元的退休金根本不能滿足經營動物園的開銷,有時候甚至要欠錢。

羅應玖說,他每天花在動物的飼料上,最低也需要400元。去年過年,羅應玖花了兩萬元,一次性把動物過年的東西都準備了。

雖然退休金沒法支付日常開銷,羅應玖依舊很樂觀,「只能想盡一切辦法唄,最大的收穫便是結束了恩施過去看不到動物的時代。」

★天天住動物園

經營以來,羅應玖一直堅持一條準則:保護野生動物,不危害、不捕殺、不出賣野生動物。如果有人把動物送過去,他就會收留下來。

2003年,萬州動物園把老虎和獅子引進給羅應玖的動物園。

慢慢地,羅應玖把一開始的露天場發展到擁有鴕鳥、駱駝、老虎、獅子的動物園。他每天都住在動物園內,晚上基本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我不住在這裡不行吶,怕人家傷害我的動物啊。」

羅應玖給園內的獅子取名為「洋洋」。有一次,獅子被人投毒,他守了幾天幾夜,終於搶救回來,但「洋洋」最後還是去世了。「從2000年到2016年,它活得滿好,去世的時候我的心情非常悲痛,多少個月來沒睡好覺。」

★還想再做十年

問他「你每天這樣不會很累嗎?」羅應玖說:「沒事沒事,我精神還可以呢,剛剛餵完牲口,我還有五匹馬要餵咧!」

2017年,當地一個科長問羅應玖:「你對動物園有什麼想法,準備把動物園處理了嗎?」羅應玖說,「說實話,我還想做十年,你們不要覺得我年紀大。」

他認為,瀕臨絕種的動物比黃金還貴重,動物園是保留物種基地,也是宣傳保護野生動物的窗口。2018年4月17日,恩施州城鄉規畫管理局發布「鳳凰山森林公園修建性詳細規畫」,其中在「規畫分區」中提到,規畫建議拆除原森林公園動物園及遊樂園。自這一規畫公布後,來動物園的人少了許多,有時一天僅有五人買票進園。

儘管如此,羅應玖仍在想辦法讓動物園辦得更好。如果有可能,他說,今後要改進兩方面,一是70歲以上的老年人都免票入園,二是一米以下的兒童免票入園,不與大人同價。

他說:「父母把你送到人間來,你走的時候帶不了東西,你總得給別人一些留念嘛。我沒有別的東西,只有一個動物園。」

有不少人勸他好好休息幾年,但羅應玖認為,他不應該這樣要求自己。「人有一分力就發一分光,不能白白把生命浪費掉,浪費時光就是犯罪。」

★照顧患病妻子

剛辦動物園時,兒子羅斌還在讀高中,如今已是一名健身教練。從羅斌居住的地方到父親所在的動物園,步行需要15分鐘。

羅斌說,按照父親現在的退休金,他完全可以自給自足。但他知道,動物園是他為之堅持了大半生的事業。「雖然弄得自己很苦,但是我很敬佩,也能理解,正是他的樂觀才能堅持到現在。」

現在,羅斌偶爾會到動物園幫助父親,但羅應玖並不想過多打擾兒子的生活。「兒子已經有一家人了,女兒上大學要錢,小兒子上幼兒園要錢,平時上班也忙,我感到很不安。」最近,羅應玖的妻子動完大手術後需要護理照顧,他每天買完菜,把動物園的事情處理好後,還要同妻子說說話。

如果有一天父親做不下去,羅斌坦言自己會接手,「但是搞法不太一樣,先讓他做著吧,畢竟我們兩代人,觀念有衝突。」

對未來動物園出路,羅斌說,還沒有想法。(取材自南方都市報)

羅應玖說,關愛動物是一種文化。(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說,關愛動物是一種文化。(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在餵動物園的馬。(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在餵動物園的馬。(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是園長,還肩負著採購員、搬運工,清潔工、售票員、獸醫、飼養員、講解員多種職責。(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是園長,還肩負著採購員、搬運工,清潔工、售票員、獸醫、飼養員、講解員多種職責。(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的動物園建在公園內。(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的動物園建在公園內。(取材自微信)
遊客在動物園前買票入園。(取材自微信) 遊客在動物園前買票入園。(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的動物園建在公園內。(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的動物園建在公園內。(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年輕時他當過兵,他腦子裡總迴響起部隊首長的囑咐:「回到家鄉後要為當地老百姓辦一件有意義的事」。(取材自微信) 羅應玖年輕時他當過兵,他腦子裡總迴響起部隊首長的囑咐:「回到家鄉後要為當地老百姓辦一件有意義的事」。(取材自微信)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