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0623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心魔(下)

我們準備從三個方面來幫助鄭力,試圖把他的刑責減到最小。

一、首先,在心理層面上,我們幫助鄭力找了一位心理醫生,先約了半年的心理輔導課,讓鄭力從心理上去除根本的障礙。

二、其次,在生理層面上,我們建議他去專科醫生那兒看診,找出他身體上的問題,看是否通過藥物或小手術以減低他自身生理的壓力。

三、然後,在精神層面上,我們幫他聯繫了紅十字會,鼓勵加入募捐活動的義工隊伍。一方面讓他多去瞭解並參與社會的公益活動,另一方面藉此幫助他轉移精神上的注意力。當然,我也建議他周末去參加教會活動,希望宗教能對他的心靈起到冼滌的作用,從而化解他心中的淫念。

四周之後,鄭力來到了我的辦公室,感激之情溢於言表,他向我報告了他這段時間接受心理輔導、醫學治療、公益活動和教會洗禮的感想。顯然,經過心理的輔導,鄭力已經知道自己為了滿足一個小小的慾望犯下了錯,在自己原來清白的人生畫上了污點,不僅僅妨礙了別人、擾亂了社會的秩序,還讓自己觸犯了法律;經過醫生的治療,改善了他生理上的敏感度和控制了他體內過多的雄性激素分泌;參加公益的活動讓他開闊了視野,讓他認識到這世上還有許多人在貧窮線下勉強維生,而自己卻在迷戀情色,公益的活動也讓他深切感受到一種無法用金錢衡量的快樂與幸福;信仰的洗禮則讓他學會了認識自我和所犯的錯,他成為了一個有信仰的人,內心於是變得強大,也就能夠自律。

開庭的那一天終於到了,鄭力畢竟還是沒有勇氣去面對法庭,所以他選擇了電話旁聽。檢察官重複地告訴法官,鄭力有不下於五次的犯行,在公共場合嚴重妨礙風化,造成極壞的影響。儘管我們提供了來自心理醫生、專科醫生、義工組織和教會牧師的推薦信,法官最後雖然同意把鄭力牢獄的刑期從原來的六個月減少到六個禮拜(可以用法院指定的社區服務活動來代替),鄭力還是被判五年的緩刑監護期(五年內無論他搬去哪裡,都必須一周兩次和緩刑監護官彙報近況)、連續三年的心理醫生治療、終身被載入性侵犯的黑名單(無論他在美國任何地方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到當地警局備案),而且他的犯行紀錄無法被撤銷乾淨。

之後,我們和鄭力討論後續事宜,我向他分析再上訴勝訴的可能性極低,而且上訴失敗會被改回原判,那麼就不是錢與時間的浪費,更糟的是前功盡棄。於是,鄭力認了,案子也就這樣結束了。鄭力臨走時告訴我,他會汲取教訓,勇於接受法律制裁。如此,他可以不再像以前一般畏畏縮縮,反倒可以坦坦蕩蕩地重新做人。我為他高興,畢竟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犯錯過,能從自己的錯誤當中走出來,應該以塞翁失馬的心態面對,前途還是可以充滿陽光的。

時間過了五年,鄭力從我的記憶中慢慢淡出,我也換了律所。一天,我忽然接到一通電話,是鄭力。我問他怎麼了,他說自從五年前發生了那事以後,慧慧又和他打了一架並離開了他。他後來在教會裡新交了一個女友,交往不久後就結婚了。他在工作上算得上順利,生活也稱得上幸福。

就在一個月前的一天,他們搬入了夢寐已求的新房子,那天他還得知了一個天大的喜訊,就是他的太太懷孕了。也許是幸福來得太多太快了,他早已把以前的噩夢拋到了九霄雲外。這天晚上,當他們小倆口剛吃完晚餐坐在沙發上邊看電視邊談未來時,突然外面警車的警笛聲四起,接著傳來一陣陣緊促的敲門聲。鄭力剛一開門,幾個員警就蜂擁而上,前面那個手裡拿著鄭力的照片,比對之後,其他人二話不說上來就把他銬上手銬帶走了。他的太太在旁看到嚇得腳一軟跌倒在地,爬著打電話向鄰居求救,被送到醫院後還是流產了。

鄭力在去警局的路上還沒回過神,想不通自己為什麼會讓員警惦記上了。到了警局才知道,原來是他搬了新家後忘記去警察局報到備案,明顯違反了法官的判決。他在拘留室一宿都沒睡,第二天自己付了保釋金出來後便四處尋找我。他從電話黃頁上找到我了的聯繫方法,就來到了我的辦公室。我聽後立刻打電話聯繫了他的緩刑監護官。監護官告訴我,根據上次法官的判決書,他無論搬去哪裡居住,都必須在二十四小時內到當地的警察局報到,不然後果不堪設想,這次他被警方拘留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鄭力告訴我說,先前的事件很不光采,所以他一直瞞著現任的太太。他本來還暗暗自喜這事情已經過去五年多,又剛剛搬了家,自以為員警應該老早就把他給忘了,心想自己終於可以擺脫這個的陰影了,真沒想到如今這事又讓他遭到了拘留,而且還嚇壞了懷著身孕的太太,真是羞愧難當啊!

我告訴鄭力,犯錯只是一時的,親人卻是一輩子的,無論什麼事都要讓親人知曉。在日光之下每個人都有陰影,藏著掖著終究還是要被發現,與其被發現倒不如勇敢面對,因為真正的親人沒有背叛只有恆久的包容和無私的奉獻。

經過我們和監護官再三協調,一是此案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鄭力並沒有重犯,二是鄭力除了搬了新家忘了去警察局報備之外,沒有一件事不遵從法官的判決,三是鄭力除了上班養家糊口,又要照顧懷孕的太太,還不忘做義工,再加上教會的事多,繁忙中忘了去報備,顯然不是有意所為。監護官最終同意只對鄭力追加三年的緩刑監護期。我也希望鄭力以後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他臨走時我再三叮囑他一定要記住這次的教訓。

接著又是五年過去了。一天,我又接到了鄭力的電話,心裡一陣緊張,我迫不及待就問:「又出事了?」結果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他開懷的笑聲,他說沒出什麼事,只不過他和他一家要約我出去吃飯。在飯桌上,我見到了他的太太和兩歲的兒子傑米,交談中得知,他們一家三口過得既快樂又滋潤,是個令人稱羨的幸福小家庭,我總算鬆了一口氣。每個人都有各自要經歷的難處,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生命的確會找到出口,但是有些人走偏了走遠了走冤了,才恍然發現那出口是錯的。

無知不可怕,短處不可怕,沒有人是全知全能的。可怕的是我們往往對自己的無知和短處渾然不知,或是雖然知道卻無法正確看待或勇於面對。聰明的人會勇於改過,不會重複錯誤的迴圈而找不到出口。

註:本文作者任職於美國律師事務所,本文由真實案例編寫,為保護當事人隱私,人名地點皆經過修改。人物性格和案情經過,若有雷同,純屬巧合。(下)(寄自加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