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10622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阿花仔咖哩

咖哩是一隻三花貓。(隱匿.圖片提供) 咖哩是一隻三花貓。(隱匿.圖片提供)

咖哩是一隻三花貓,牠的花色就像白飯澆上咖哩醬,最後再灑上海苔碎片,有些碎片還沾黏到牠的鼻子周圍,我曾誤以為那是鼻屎而想擦掉,於是遭到這位辣妹的利爪攻擊。

咖哩出生於2010年,剛好是書店裡最多貓的時候,在一大群貓同伴之間長大,雖然俏皮可愛,卻不特別引人注目。2013年,牠被年輕力壯的惡霸貓「苔苔」趕走,此後就改到別的地盤討生活了。

有天夜裡,我正要搭捷運回家,突然看見一位女士正在餵食咖哩,並且無限溫柔地撫摸著牠。我站在遠處看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過去搭訕,介紹自己是咖哩三歲以前的照顧者。

那位女士說她照顧咖哩已經一年了,每天晚上都會來餵食,就算颱風天也是一樣,而她給咖哩取的名字是:「阿花仔」(台語)。聽到這個名字我笑翻了,因為那真的很適合,咖哩確實是又花又三八呀!

此後我就和那位女士保持聯繫,偶爾也會去餵咖哩吃罐頭,或者除蚤。咖哩的地盤有一排行道樹,每次我到達那邊,就會用密語呼喚牠,而牠總是很快從屋頂上或樹上飛奔而來,秒殺一個罐頭,並瘋狂撒嬌,表達牠的思念。

有一次我路過牠的地盤,並未發出任何聲響,卻突然聽見一陣纏綿悱惻的貓叫聲,由遠而近,音量逐漸增強!我驚惶四顧,莫名所以,終於看見咖哩從樹冠上急匆匆跌落至我的腳邊,牠一邊用臉頰磨蹭我,一邊深情凝視著我,我好震驚,完全不明白牠是怎麼認出我的?是腳步聲嗎?是氣味嗎?還是費洛蒙?

此後,我若沒準備食物,必定繞道而行。印象最深的是有個濕冷的冬夜,那天我累得半死,打算盡速趕回家照顧生病的貓,突然看見咖哩瑟縮在屋簷下躲雨,有人走過去時牠就縮到更暗處,期望路人不要發現牠。

牠的表情非常苦澀,眼神則望向餵食者的機車會前來的方向,可是,那時才八、九點,牠還要等待三個小時!我站在雨中看了牠好一會兒,那三個小時好像兌換成愧疚的重量,沉重地壓在我頭上,路燈底下的雨絲發出淒冷的光,如箭如針,每一滴都銳利地刺向我的心頭,然後,雨絲和淚水混合起來,模糊了眼前的畫面……

2017年夏天,我和咖哩的餵食者幾乎同時生病了,她必須搬離淡水,我則接下了照顧咖哩的任務。首先將牠抓起來,送到中途寄宿,本來打算送養,然而送醫驗血之後,發現有愛滋和輕微白血,當下立即放棄了,因為還有許多年輕健康的貓都送不出去呀!等送PCR基因檢測的結果出來,確認沒有白血,我就帶回家了。

離開我四年的咖哩,在外認識了許多人,被許多惡貓欺負,如今竟然又回到我身邊,而且完全沒有適應的問題,每天睡覺翻肚又翻白眼,非常安穩,好像牠一直都待在我身邊似的。

此後,當我經過咖哩的地盤,仰望那排行道樹,必定會想起那個悲傷的雨夜,然而現在,我可以歡快地笑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