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8794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新聞好好看

新聞眼|誰是川普說的波佐小丑?

「波佐小丑」是許多美國人的童年回憶。(Wikimedia Commons) 「波佐小丑」是許多美國人的童年回憶。(Wikimedia Commons)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離婚引發熱議,連川普也在推特揶揄他。(美聯社) 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離婚引發熱議,連川普也在推特揶揄他。(美聯社)

川普總統1月中旬在推特上嘲諷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並把貝佐斯的名字改成「波佐」(Bozo)。有趣的是,川普也曾被人罵「波佐」,演員勞勃狄尼洛(Robert De Niro)在2016年總統選戰時,就以「波佐」一字來羞辱川普。「波佐」被拿來罵川普,川普又拿來罵人,到底「波佐」是什麼意思?

波佐小丑 美國人的童年

多數華人或許對「波佐」這個字不太熟悉,媒體將這個字譯成「小丑」,是為了取其義,以幫助讀者理解;不過,對許多美國人來說,特別是在1960年代及70年代長大的人,「波佐」可說是他們共同的童年記憶。

「波佐」是一個小丑的名字,由作家及唱片公司老闆利文斯頓(Alan W. Livingston)在1946年創作出來,1949年搬上電視螢幕,成為家喻戶曉的角色。

1968年的節目「波佐馬戲團」。(Wikimedia Commons) 1968年的節目「波佐馬戲團」。(Wikimedia Commons)

由於這個笨拙的丑角形象深植人心,「波佐」也被借用來形容愚笨無能的廢材。

「波佐小丑」當年有多紅?如果用現今的角色比擬,「波佐」的知名度大概就像皮卡丘、海綿寶寶一樣,廣受各地兒童歡迎。

「波佐」一開始是兒童有聲書及繪本中的角色,後來一路成了唱片公司吉祥物、卡通,以及紅遍全美的兒童節目主持人。

網友ElectabuzzKing說:「當年我跟弟弟為了看『波佐小丑』,都會一大早就起床。」

「波佐秀」曾在早上8時30分播放,這使得許多美國兒童為了看電視,改掉了賴床的習慣。

「波佐秀」中有一個著名的闖關遊戲,會從現場觀眾中挑出小孩,挑戰將乒乓球擲進由近到遠的六個桶子;挑戰成功的桶子愈多,獎品就愈豐富,最大獎是現金、腳踏車,後來還有免費旅遊。

當年許多小孩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參加「波佐秀」,將乒乓球擲進全部桶子。許多小孩也會在家裡,利用垃圾桶反覆練習。

一名網友Little Beau Poop說:「我丈夫快50歲了。小時候他去了『波佐秀』錄影現場,波佐挑選他上去挑戰擲乒乓球,結果當天代替他媽媽照顧他的保母,卻把自己的小孩推上台挑戰。這件事我丈夫一直記恨至今,連26年前我倆第一次約會,他都在碎念這件事。」

親善大使 曾經到訪台灣

「波佐」的兒童節目不僅透過全美頻道撥放,墨西哥、巴西、希臘、澳洲與泰國等地也製作了「波佐秀」;扮演「波佐」的亞弗魯赫(Frank Avruch),還曾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大使身分,到訪台灣等亞洲六國。

亞弗魯赫說:「這證明小丑具有普世接受的形象,世界各地的孩子都喜歡小丑。」

亞弗魯赫扮演的波佐小丑深植人心。(Imgur) 亞弗魯赫扮演的波佐小丑深植人心。(Imgur)

據亞弗魯赫說,他一天要見125名孩子;而要獲得一張進入「波佐秀」的門票,平均要等十年。

飾演波佐的不只一人,數十年來,具有全國知名度的波佐代言人至少有六人,其他的扮演者及模仿,更是不計其數。

各地「波佐迷」也會「各忠其主」,例如華府居民會擁護當地電視台的「波佐」,但芝加哥人會說,他們的「波佐」才是獨一無二。

社群媒體上有多個「波佐」粉絲團,美國人也仍會不時嘴砲,爭論哪一位「波佐」最棒;吵來吵去,都是為了捍衛自己的童年回憶。

天真象徵 麥當勞叔叔前身

扮演「波佐」的亞弗魯赫,曾在接受訪問時說:「波佐必須是歡樂、親切、美好,以及代表美國的。」

「波佐」有一張塗白的臉,拱門般的眉型,有如馴鹿魯道夫的大紅鼻子;他穿著藍色連身衣,附有白色環狀打摺衣領,套著不成比例的大鞋子,戴著白色手套。

他鮮紅的嘴唇一路向上裂到耳際,頂著地中海型的禿頂,但兩旁的蓬鬆紅髮,卻高高往上吹,成了「波佐」的註冊商標。

紅鼻子、白面紅唇、誇張的眉毛與髮型,幾乎是西方小丑的一致形象。(Getty Images) 紅鼻子、白面紅唇、誇張的眉毛與髮型,幾乎是西方小丑的一致形象。(Getty Images)

從今日眼光來看「波佐」的造型,其實並不見得和藹可親。然而「波佐」卻長年在美國民眾心中,維持住傻氣、純淨的正面形象;他雖然是「笨」的,但不可能是「壞」的。

後來麥當勞速食店的吉祥物「麥當勞叔叔」,也一脈相承地繼承了這個形象。

即使沒有得到麥當勞的官方承認,許多人都認為「麥當勞叔叔」的造型及設定,明顯受到了「波佐」的影響。

第一個在麥當勞廣告中,演出「麥當勞叔叔」的史考特(Willard Scott),就曾在華府的「波佐秀」演出三年,並聲稱是他一手創造了「麥當勞叔叔」這個角色。

恐怖小丑?學者:現實投射

現在當人們講到「小丑」,有許多人會聯想到的是恐怖、惡心的形象。有一個字因此在1980年代被創造出來,叫做「小丑恐懼症」(Coulrophobia)。

社會心理學家麥克安德魯(Frank McAndrew)在2016年的報告中表示:「小丑是各種怪異元素的總和。」他說,小丑用化妝掩飾面容,以致人們無法判斷他的真面目或喜怒哀樂。

「面對不確定的威脅時,人們會感到害怕。」麥克安德魯說,小丑的外型、打扮、舉止,都讓人難以對他下判斷,而且流露著一種違反社會常規的危險氣息。

有些恐怖小丑的形象原型來自「波佐」。(Getty Images) 有些恐怖小丑的形象原型來自「波佐」。(Getty Images)

在現實的美國社會中,1970年代扮成小丑的連續殺人犯蓋西(John Wayne Gacy)、2016年在全國各地出現的「小丑直擊」,以及流行文化裡一再出現的恐怖小丑,例如史蒂芬金(Stephen King)的小說「牠」(It),都加深了這種形象。

2008年一項針對4歲到16歲孩童的研究,發現大多數受訪者都不喜歡小丑,甚至感到害怕。

在史密森尼雜誌(Smithsonian Magazine)撰文的琳達‧麥克拉比(Linda Rodriguez McRobbie)說:「曾幾何時,小丑變得這麼陰暗?其實,也許他們一直都是這樣。」

小丑的人前歡笑、偽裝、扮醜、裝傻,與孤獨、落寞、被奚落嘲弄,這種矛盾、夾縫中求生存的角色,似乎是許多都市人的寫照;小丑也代表了一種榮光不再的娛樂行業,繁華落盡,只剩下瀕臨被社會淘汰的落魄者及邊緣人。

因此,許多美國人會抱持一種鄉愁的心情,去懷念那個曾經只為了小孩而存在的「波佐」,應該也不難理解。想想黃春明的小說「兒子的大玩偶」,那個為了兒子扮小丑的爸爸,恐怕亦與美國人的「波佐」相去不遠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