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7407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 善用募款 也能蓋自由女神像

紐約自由女神像當初也是靠募款建成。(Getty Images) 紐約自由女神像當初也是靠募款建成。(Getty Images)
眾籌募款,可以聚沙成塔。(Getty Images) 眾籌募款,可以聚沙成塔。(Getty Images)

100多年前,巴黎把自由女神像送給紐約市,但建造基座的經費短缺。紐約「世界報」(New York World)便呼籲公眾為自由女神像基座募款。

當時世界報主筆普立茲(Joseph Pulitzer)在社論指出,自由女神是全體法國人民送給全體美國人民的禮物,但建基座經費不足,他請求大家盡己之力捐款。這篇社論打動人心,世界報為塑像籌款目標是10萬元,四個月內就籌到7萬5000萬元,有12萬人參加了募捐,從五分錢到幾百元數目不等。

這件事,可說是向社會大眾募款的經典案例。

線上籌款項目是一般說的眾籌(Crowdfunding),近年被熱烈討論。美國註冊會計師協會指出,眾籌是「從大量人群籌集資金的活動或過程」,在網路時代,組織和個人更經常上網募捐。

《群眾募資》(Crowd Funding)一書作者默德威娜.瑞絲摩格(Modwenna Rees-Mogg)指出,「群眾募資的重點就是參與」,創意工作者常會透過眾籌平台募集創業資金,但捐款(Donation)是最常使用眾籌的模型。

默德威娜.瑞絲摩格是天使投資人、歐洲創投資訊網站「天使新聞」(Angel News)創辦者暨執行長。她在這本書中說,「群眾募資的本質就是建立關係」。因此,任何眾籌或募款,籌集的經費用在誰身上、如何運用,是捐款人最在意的。

情侶詐欺 GoFundMe將退款

GoFundMe是美國人最常用的公眾募捐平台,用戶可為重要事件募集資金,用戶設置網頁,描述集資目的及希望金額,並透過照片、視頻和新聞證實事件真實性,並可透過社群媒體分享GoFundMe上的鏈接,捐款人可以銀行卡或信用卡捐款,GoFundMe平台會自動扣下手續費。

GoFundMe網站。(取自網站) GoFundMe網站。(取自網站)

GoFundMe表示,至2017年底,它擁有超過5000萬捐贈者,籌款總額超過50億元。廣被周知的案例有:為2017年10月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受害者的募款,GoFundMe在15天內籌集超過1000萬元;加州女性克莉絲汀•福特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卡瓦諾35年前性侵,她在GoFundMe網站募捐款項,支付保安費和法律費。

福特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卡瓦諾35年前性侵,她在GoFundMe網站募捐款項,支付保安費和法律費。(美聯社) 福特指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卡瓦諾35年前性侵,她在GoFundMe網站募捐款項,支付保安費和法律費。(美聯社)

網路募捐的關鍵是打動人心,也讓更多親友在他們的社群媒體轉發擴散,但有公信力是最重要的。最近有一件原是「善心義舉」,一年後被檢察官查出是編造故事的騙錢手段,兩名募款者與受贈者均被依詐騙、竊盜罪名起訴。

這起案件是2017年10月,新澤西州女子凱特‧麥克盧(Kate McClure)與男友馬克‧達米科(Mark DAmico)在GoFundMe網站發動募款,麥克盧表示,因汽油耗盡,遊民博比特(Johnny Bobbitt)拿出僅有的20元解圍。這個故事獲得網友熱烈支持,募款金額達40萬元。

但博比特稍後向麥克盧與達米科提出民事訴訟,指控兩人拖延支付他近30萬元的捐款;麥克盧與達米科反駁,擔心博比特將善款拿去吸毒,因此保留捐款。這引來檢察單位注意,展開調查,發現他們三人是在費城的賭場認識的,合謀想出這個掙錢的方法。據悉,扣除GoFundMe服務費後,捐款還有36萬元,但已被麥克盧和達米科花得精光。

檢調使這個假愛心知名的詐欺案露出原形,GoFundMe表示,「會全數發還捐款給這個案子的1萬4000名捐款人」,並強調會保護捐款者,對欺詐行為採取「零容忍政策」。這個案子顯示:許多人願意透過捐款貢獻愛心,但如何確認愛心未被濫用,也備受關注。

情侶在GoFundMe網站為遊民募款,但涉嫌詐欺。左起為遊民博比特、達米科、麥克盧。(美聯社) 情侶在GoFundMe網站為遊民募款,但涉嫌詐欺。左起為遊民博比特、達米科、麥克盧。(美聯社)

查證募款組織 關心善款用途

律師黃曉夫說,GoFundMe是營利組織,它決定退款給1萬4000名捐款人,雖然是一個大工程,是正是對捐款者負責任的作為。他說:「這個案子的重點,應該是社會大眾如何分辨公益慈善活動的真偽。」

黃曉夫說,網上捐款雖然很活躍,但不易查證,民眾要自己蒐集資料,分辨真偽。GoFundMe則認為,捐助者應自己擦亮眼睛決定是否要捐助,並建議不要捐給陌生人。

黃曉夫說,捐款人要確定想要資助的計畫內容。他建議,最好是能掌握募款單位的主要資料、負責人、具體作為、年報等,再決定捐款額度;同時,所有募款人都有責任回報善款運用進度,民眾捐款後可以保持關心,詢問進度。

黃曉夫說:「若眾籌是為了慈善或公益,募款人的責任更重。」

滋根基金會 善用中國政府資源

華裔在美國成立的慈善組織中,中華愛滋病基金會和滋根基金會把所募得款項放在中國,做援助中國的項目。美國滋根基金會由楊貴平創辦,陸續在中港台成立非營利組織,透過當地政府的資源,到農村做基礎工作。1988年,楊貴平在紐約成立滋根基金會,楊貴平開始從事中國農村教育與發展工作。1992年中華滋根在台灣成立,1995年中國民政部批淮中國滋根鄉村教育發展促進會成立,2007年,香港滋根基金會成立。這幾個組織在法律上完全獨立,屬姊妹組織。

美國滋根基金會宗旨是以人為中心的可持續發展,直接支持貧困鄉村基礎教育、基本醫療衛生、環境保護和鄉土文化傳承等,在貴州、雲南、廣西、河南、河北、山西、寧夏及內蒙古等最貧困鄉村展開工作。到了21世紀,中國落實九年義務教育,學生免收學雜費,因此,滋根調整資助項目,重視教師培訓、環保種樹、太陽能熱水器、化糞池、電池回收、垃圾分類回收、鄉土文化進課堂等。

很多捐款人問楊貴平:「我捐的錢用在哪裡?」為此,滋根基金會定期出會訊和年報,發布滋根在中國當地的工作成果,並舉辦各項活動及研討會。滋根基金會去年10月底在波士頓舉辦籌款音樂會,召集人李小梅說,滋根一本初心,扎根做事,為中國貧困地區的孩子送上希望。

滋根在中國有14位工作人員,在紐約只有一間小小的辦公室,聘了一位兼職行政人員及一位志工薛美珠。滋根基金會理監事都是志工,也邀請親朋好友參與志願工作。例如,滋根基金會的會訊在休士頓由志工編輯,便邀請華裔太空博士幫忙翻譯。

薛美珠說,她數年前經離開職場,現在孩子都已離家,她有較多時間可以擔任志工。薛美珠說,做公益慈善的團體很多,但每個人能力有限,且一般支持者有自已的工作及家庭,最好的支持方式是捐款或是人道援助。

Judy Manton曾參與滋根到貴州的教師培訓工作,她發現英語教師水平有待加強,但是老師都很用心,希望接受培訓後對教學有幫助;公益付出需要時間,回收期長,若能親自去當地看,便能了解。

貴州雷山縣女童。(滋根基金會提供) 貴州雷山縣女童。(滋根基金會提供)

中華愛滋病基金會 履行承諾

中華愛滋病基金會也是在美國募款、資助中國的基金會。身為公益組織募款人,1968年就進入公共組織華策會的王碚,中華愛滋病基基金會創辦人之一,他說:「履行募資時做出的承諾,好好打拚,是每一個募款人的責任。」

王碚是美國中華愛滋病基金會(China AIDS FUND)創辦人之一,2003年時,何鴻章爵士、蘇夢娜、王碚和律師勞倫士•哈克(Lorance Hockert) 和他四個人,各出一些費用,成立美國中華愛滋病基金會,想為中國愛滋病家庭做一些事。

中華愛滋病基金會在河南省駐馬店市上蔡縣、沈丘縣這兩個愛滋病感染最嚴重的縣,資助愛滋家庭孤兒上學,並設立兒童中心,再和上海啟明書社合作,在中國設立七個兒童圖書館;2015年,基金會推動涼山計畫,到四川彝族自治區資助兒童上學。

基金會主席梁緯納說:「每一個捐款人都問我們:善款要用在哪裡、要怎麼用?」因此,基金會審慎評估,決定「直接把善款花在孩子身上」;同時,基金會成員每年親自到當地了解善款運用情形。他說:「我們希望受資助的孩子長大成人後回饋社會,是對捐款人最好的回報。」

梁緯納說,有些捐款人希望基金會也在美國做點事,同時,慈善工作也要有人接續,「是該培養下一代企業家的時候了。」2015年,基金會再成立中華愛心基金會,開展「美國亞裔青少年計畫」(AAYP)。

梁緯納說,這個計畫希望幫助亞裔青少年將多元文化經驗化為力量,激勵他們成為未來領袖。他說,「每一分捐款都得來不易」,希望擴大亞裔青少年交流,在人生之路上互相砥礪;若這些青少年以後願意投入慈善,可以為任何組織,不一定要為了中華愛滋病基金會,「這就是做公益最大的收穫」。

至於基金會必要的行政支出,約占募款金額4%,王碚說,這個比例非常低。梁緯納則說,所有在中國捐出的單據,都要本人簽收,包括領獎學金的孩子也一樣,並妥善保存,在報稅時交給稅務機構,「這也是對捐款人的交代」。

梁山彝族自治區的中學生。(中華愛滋病基會提供) 梁山彝族自治區的中學生。(中華愛滋病基會提供)

美國慈善捐款 逐年遞增

至於美國人在慈善捐助上的表現,可由捐款總額逐年遞增得到答案。「美國捐助」(Giving USA)的報告顯示, 2017年估計為4100億元。過去幾年這項統計,2016年全年慈善捐助近3900億元,2015年為3730億元,2014年則為3580億元。

「美國捐助」是由美國捐助基金會(Giving USA Foundation)發布,由印第安納大學家庭慈善學院研究撰寫。這些慈善捐款來自個人、遺產、基金及企業。報告顯示,2017年的捐款多數來自個人,約占全部慈善捐助的七成,同時,美國個人慈善捐款占他們可支配收入總額2%,低於2000年時的2.4%,與1978年時持平。

印第安納大學家庭慈善學院表示,美國有很多非營利組織,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現在是與其他組織合作、增進社會影響力的機會。很多人捐款是因為相信組織的使命、相信他們的捐贈可以有所作為,同時,可體驗付出時滿足感,回饋社區。

慈善捐款 善用抵稅權益

會計師湯廷華表示,公益或慈善捐助,可以捐錢,也可以捐股票,也有人捐車輛,後兩者都須確認其市場價值;至於透過眾籌網站捐款,要確保活動網站明確指出要求捐贈 ,打印並保留活動網站的副本,做為報稅時的資料。

善心人士經常捐錢捐物品給非營利機構,也要善用抵稅權益。一次性的捐一筆款項到慈善機構、或是捐股票、捐車輛,都可以在報稅時納入「列舉扣除額」(Itemized Deductions)。

一般人會以支票或信用卡支付捐款,慈善團體會開立捐款收據;有些人從薪資自動扣款轉帳捐款,這不會在W2薪資報稅單上列出,捐款人要記得索取收據。拿到收據後一一掃描存檔,或收進信封,以備來年報稅之用。

美國註冊會計師協會表示,如果是到慈善機構擔任義工,同樣可以扣除應課稅收入,方法是將往返交通費、住宿費、餐費一一列舉出來…;若自己開車去當義工,可申報扣除的費用包括油錢、過橋費等。

許多人利用GoFundMe網站籌資募款。(GoFundMe網站) 許多人利用GoFundMe網站籌資募款。(GoFundMe網站)
捐款可以新年度報稅時可以抵稅。(美聯社) 捐款可以新年度報稅時可以抵稅。(美聯社)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