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7387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內憂不斷 川普遏制中國有心無力

美中貿易戰在北京第一輪談判延長半天後,達成一些成果。北京外交部表達樂觀;美方除了川普總統推文宣稱順利,並未宣布成果。下一輪部長級談判下周在華府舉行,兩國最終達成協議、止戰休兵,或對抗再升級,川普、習近平都面臨莫大壓力。能否止戰,是觀察美國戰略目標是想影響中國發展方向、全面遏制中國,或只是川普競選連任的手段。目前看來,川普政府有心無力,但輕言川普會放棄打「中國牌」,也言之過早。

美中貿易和科技戰爆發後,美國輿論場主旋律,是整個世代的「中國通」覺醒,自認誤判了中國,忽視中國向世界推銷其發展模式,即一黨專政、國家資本主義指導式經濟、排拒西方傳統價值觀等,有野心要取代美國。這種思維下,川普發動貿易戰壓制中國,民主黨沒有絲毫異議,各界因此斷定,美中近乎新冷戰,角力將難以善了。

但從事態發展看,川普政府即使有這樣的心,就像副總統潘斯去年10月在華府智庫演講透露的中國威脅論,指美方必須強硬從經貿、軍事、外交等全方位遏制中國,如今美國卻顯得有心無力。貿易談判急於和中國達成協議,就是具體表現,因為川普政府也遭遇空前壓力,必須先穩經濟、求連任。

川普面臨聯邦政府關門、股市崩跌、經濟衰退等壓力,「通俄案」調查即將結案,私人律師柯恩、前競選總幹事馬納福和助理等33人相繼認罪換取減刑;國會眾院民主黨掌握,可能發動彈劾,或調閱公開川普見不得人的文件等,公私腹背受敵,使川普不得不打美墨邊界建牆牌,推高爭議,諸事不順。貿易戰如再升級,物價上漲帶動通膨和升息,川普連任就可能泡湯。因此,川普急於和北京達成協議,可宣稱「全面勝利」,先紓解壓力。

一旦美中達成妥協,是否意味潘斯遏制中國主張,或美國輿論場主旋律是誤讀誤判?一,貿易戰如果真是美中發展模式之爭、主導國際秩序的地位之爭,紛爭就難止息。即使貿易戰妥協,可能是雙方的暫時權宜,因為美中亟需內部休整,打下去雙輸。中方也認定,美國遏制中國策略應不是川普虛幌一招,這場「世紀之爭」是長期抗戰。

情勢很明顯,川普對世貿組織、聯合國、北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等,一概想推出或重塑其規則,中國趁川普「退群」機遇擴張國際影響力,結合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企圖動搖美元國際結算機制,向世界輸出「中國模式」,「一帶一路」就是顯例,引來美國反撲。美中關係平靜無波日子已遠颺,習近平才說要全國準備過苦日子。

二,美國「親中派」如前國務卿季辛吉、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等,仍熱情擁抱中國。季氏等現實主義派學者認為,美中未來是「共生共存」關係,40年前兩國建交,尼克森打開中國大門並不是一場道德運動,不是要改變中共政權或政治制度,而是試圖藉交往改變中國外交政策。這種看法顯然和潘斯演講,揭露美國要「演變」或遏制雙管齊下,讓中國融入歐美體系不同。

關鍵是川普是否也這麼想?美國有無能力遏制和扭轉中國發展方向,甚至改變專制體制,逼中國融入世界體系?貿易戰打得轟轟烈烈,使中國受到空前壓力,北京被逼綢繆退讓。但西方如期待中國永遠扮「世界工廠」,替發達國家製造廉價消費品,關鍵科技等仍由歐美主導,甚至組「新八國聯軍」要圍堵中國科技發展,紛爭就難止息。

美中都有學者認為,如今即使發動新冷戰,美國未必有足夠力量改變中國,或讓中國經濟崩潰。中國軍力、外匯儲備、國際話語權、內需市場和產業自主等都有一定基礎,想遏制中國已太晚了。習近平常強調「四個自信」,有多大可靠性和可信度是另一回事,但中國妥協有其限度,習說「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亦即中國拒絕被演變或遏制。

從這個框架看,美中貿易戰如達成妥協,可能如曇花一現,其他各領域的較勁也不會止息。尤其川普2020年競選連任,必然重打「中國牌」,或加重其力道。世界可能形成美、中兩個大小不同的競爭體系,各有規則和秩序,中國須尊重美國全球霸權和美元地位,但內政上仍我行我素,美國只能自掃門前雪。川普是戰略家或政客,對中國差異不是太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