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7177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韓國瑜的高雄 能變台灣的「深圳」?

以一句「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打動深綠高雄、成功讓高雄變天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他最想參考和合作的對象是中國大陸的深圳市;因為同樣是南方城市,同樣是移民打造的城市,若高雄能和深圳一樣快速發展,那麼韓市長在競選期間打出高雄要從280萬人成長到400、500萬人口,且成為「台灣首富」,就不是現在還受不少人揶揄的夢想。

韓國瑜這番表白受到不少質疑,卻引發英國BBC興趣,發表新聞分析探討高雄成為「深圳」的可能性。當然,受訪專家都提出了深圳的特殊之處,非高雄可以模仿複製;特別是北京提供深圳的特區體制,是目前高雄無法從台北中央政府獲得的。這些觀點當然沒錯,但難道深圳完全沒有可供高雄學習之處,讓高雄以更大活力,成為台灣發展最快和最富裕的城市嗎?

深圳總面積只有高雄的三分之二,在改革開放前不過是個小漁村,1980年改革開放時,人口不過60萬人。但40年後的今天,已是1200萬人口的世界級大都會,高樓密集度在中國僅次於上海。經濟總生產在中國城市中僅次於上海、北京,居全國城市第三,擁有華為、中興、騰訊、比亞迪等著名企業。

深圳證券交易所是中國除上海之外唯一的證交所。招商銀行、招商證券、中信證券、平安保險、南方基金等大型金融企業總部都設在深圳。深圳每年舉辦「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是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化的重要平台。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是中國最繁忙的機場之一,年客運量超過4000萬人次。貨櫃處理量已達2500萬個標準箱,位居全球第三。獲頒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設計之都」,也獲得「聯合國人居獎」、「花園城市」等多種獎項。在短短40年內獲得這些成就,深圳堪稱世界城市發展史上絕無僅有的先例。

沒錯,深圳的確擁有一些高雄沒有的條件。首先,它在1980年8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廣東省經濟特區條例」,制定一系列吸引外資優惠政策,透過來料加工、合資經營、合作經營、獨資經營、租賃、補償貿易等形式引入外資,經濟得以超速發展。1992年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又通過深圳享有地方法律和法規的立法權,中央和地方權力都高度下放到深圳,讓它得以放手大幹。

其次,深圳獲得上海之外,唯一的證券交易所,獲得金融業在此發展的便利性,可以支撐製造和其他產業發展。

第三,深圳接壤香港的地利之便,使它扮演「中國南方香港」這個關鍵特殊地位,帶來迅猛發展的優勢。易言之,香港擁有的特點,深圳都可以一概仿效,讓廣東省其他城市,甚至南方各省市,都成了它的發展腹地。

這種發展條件的確是世界上其他地區找不到的。也難怪英國專家認為,深圳是一個傾全中國之力打造出來的「空前絕後案例」。

然而,深圳案例果真沒有可以讓高雄學習,以創造出快速發展潛力之處嗎?倒也未必。我們認為,深圳至少在下列兩點可讓高雄參考仿效:其一,向中央「要權」來進行鬆綁,讓「貨出得去、人進得來」;例如,爭取高雄成為「自由貿易港」,得以讓人員、貨物、企業、資金自由進出,則以高雄優良基礎條件,應可吸引各種企業進駐。

其二,學習深圳善用周邊腹地。高雄可運用優異的海空運輸條件,密集地打造其腹地目標地區的交通網絡,再搭配各種誘因,讓整個南台灣,甚至大陸南方、菲律賓北部,都成為其經濟腹地,來強化它的發展動能。

此外,旗津沙洲是封閉地區,管理上相對方便;若將旗津規畫為特區,引進博弈事業、海上遊樂園和大型表演,以優良管理讓它成為一個休閒度假勝地,可吸引大量遊客造訪,自然也可顯著刺激高雄的經濟。

最後,韓市長已宣布承認「九二共識」,自然可獲得廣大大陸民眾支持,跟上「韓流」造訪高雄;而高雄可提出各種創新旅遊、大型會展和新型消費模式,在大陸大力行銷高雄觀光來大賺觀光財,讓高雄超越台北,成為台灣首富。當然,一切還得執政當局願意配合。

「韓流」翻轉了高雄,而高雄有不同於深圳的條件,不可能成為深圳。但追求繁榮富庶並非只有一條路,只要用心和創意,條條道路皆可通往富裕,創造不同型態的「深圳」。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