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6939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玄奘西行》聆聽絲路樂音​

第四曲《潛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四曲《潛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二曲《菩提》。(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二曲《菩提》。(圖:主辦單位提供)

遠山如黛、雲海縹緲,空靈的樂聲似從1400年前穿越而來,帶人們觸摸塵封的歷史,造訪被世人尊為「大乘天」的高僧玄奘,開啟一段震撼心靈的音樂旅程。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對外文化交流品牌「中華風韻」將於2019年1月25日至27日,在華盛頓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推出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2019年1月29日在新澤西表演藝術中心演出《玄奘西行》民族音樂會。

《玄奘西行》由海內外規模最大、藝術最完備的國家級民族音樂表演團體—中央民族樂團製作演出,宏大背景下的動人故事、極高水準的演奏和演繹、幾近顛覆性的器樂表現形式、豐富多元的絲路文化風情,為觀眾呈現一部值得用心去體驗的史詩級創作。

•民族器樂劇 創新高峰

《玄奘西行》以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玄奘西行取經的歷史故事為題材,以民族管弦樂隊為表演主體,是中國第一部突破常規民族器樂表現形式而創作的大型民族器樂劇,充分體現了中國傳統音樂在歷史的積澱中兼收並蓄、廣納博取的文化特質,將「民族器樂劇」這一全新藝術形式推向高峰。

在《玄奘西行》中,樂器演奏和舞台表演有機融合,通過演奏家「音樂」和「語言」的雙重表述,拓展了樂器演奏的表演形式,令人耳目一新。演出過程中,演奏、吟誦、台詞對白、形體動作與劇情結合,並通過服裝、燈光、動作、造型及現代化多媒體舞美技術,打造完美視覺效果,拓展藝術空間,更好地推動劇情發展、展現樂曲的精神內涵。

•絲路樂器 融合多元文化

作為玄奘西行之路上精神文化高度凝練的象徵與代表,笛、簫、胡琴、琵琶、嗩呐、阮、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庫布孜、薩塔爾、手鼓、鷹笛、班蘇裡、薩朗吉、塔布拉鼓以及新疆木卡姆演唱等豐富樂器在本劇裡集中呈現,讓觀眾可以欣賞到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印度等形式多樣、風格各異的音樂文化,充分展現了絲綢之路沿線各民族音樂在歷史的陶冶、沉澱、融合中兼收並蓄的多元文化特質。

全面薈萃絲路音樂的同時,《玄奘西行》的一大亮點是:以樂器為主題貫穿全劇,呈現給觀眾一個完整、好看的戲劇故事。《玄奘西行》突出音樂的抽象敘事功能,以「大乘天、佛門、一念、潛關、問路、遇險、極樂、高昌、普度、雪山、祭天、菩提、那爛陀、如夢、大唐」等15個章節為架構,淋漓盡致地彰顯出一代宗師捨身求法、執著信念、堅忍不拔的偉大精神,宏大主題敘事下又有細膩情感,充滿中國風味的音樂故事引人入勝。

•主創團隊 星光熠熠

關注《玄奘西行》主創團隊,會發現名單上星光熠熠,由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出品和總策劃,中央民族樂團駐團作曲家姜瑩擔任作曲、編劇、總導演,著名導演馮小甯擔任藝術顧問,著名學者錢文忠擔任佛學顧問。

此外,該劇還彙集了國家一級舞美設計師張繼文、中國國家話劇院一級燈光設計師邢辛、知名服裝設計師阿寬和左環宇、執藝塤等組成的主創團隊。演員團隊更可謂彙聚明星陣容,包括指揮家劉沙,演奏家丁曉逵、王次恒、唐峰、馮滿天、趙聰、牛建黨、金玥、吳琳、單文通、富強、于昕、段超、蘇甯、張佳理,以及歌唱家劉揚、王龍等。

這次邀請到著名學者錢文忠擔任佛學顧問,讓演出的文化內涵更上層樓。作為季羨林先生關門弟子、復旦大學歷史學系教授,錢文忠曾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欄目講授「玄奘西遊記」,得到社會廣泛關注。在他看來,玄奘無論在古代中外文化交流史,還是在中國和印度的佛教史,甚至在印度的古代歷史上,都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同時,玄奘為求真理不怕犧牲、面對挑戰永不退縮的堅強意志,專精而不封閉、開放而有所守的學習態度,超常的組織能力、教育能力等,也煥發出歷久彌新的永恆價值,讓不同時代的人得到精神層面的啟示。

的確,玄奘一生,步履不停,西行十萬里,遊歷110個國家,花費19年時間,取經之路,道阻且長,潛心修行,一生只為一事。這樣的「玄奘精神」,在當今社會是一種可貴的價值觀念,也是一種文化的傳承。

•絲路史詩 波瀾壯闊

西行求法的那一年,玄奘29歲。

此去佛國,路程遙遠,曉行夜宿,餐風飲露,戈壁長天,大漠黃沙,四顧茫茫,人馬俱絕。他穿越河西走廊、星星峽、吐魯番盆地、塔里木盆地,登上帕米爾高原,途經碎葉城、颯秣建國,穿越中亞大草原,翻越興都庫什山達阪,西去取得真經的信念是心中的清涼綠洲,支撐著他走過八萬里路雲和月,以血肉之軀戰勝一路上的千難萬險。

玄奘的一生,波瀾壯闊,奇異不凡,千年之後的我們看來仍感震撼。

早在2015年,中央民族樂團駐團作曲家姜瑩便萌生了創作《玄奘西行》的想法。 姜瑩一直思考創作一部用民族器樂表現戲劇的作品,在她心中,這部作品的特點應該是:在用完整故事支撐戲劇發展的同時,將民族樂器囊括其中。

姜瑩發現,琵琶、二胡、嗩呐等樂器雖然身分各異,但都是自西域、印度、波斯一帶傳入中原,它們有一條共同歷經的地域主線——絲綢之路。事實上,綿亙7000多公里、穿越千年的絲綢之路,融匯了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華夏文明、希臘文明,包含著絢麗多彩的民族文化,其廣袤多姿一直讓人著迷並充滿想像。在這條路上縈繞千年的民族器樂之聲,自然也充滿無限魅力和吸引力。

然而,創作的難度也是巨大的。「器樂的語言非常抽象,用樂器展現一個故事,難度確實很大。加上玄奘本身蘊含的歷史、文化、宗教和民族背景也很龐大。」為此,姜瑩用了兩年時間閱讀大量文獻資料,並隨樂團成員前往敦煌、新疆採風。新疆十二木卡姆中的音樂、純正的塔吉克族歌聲,當地傳統的民族民間音樂為《玄奘西行》提供了豐富素材和養分,成為其紮根的土壤、銳意創新與突破的基礎。

在大型民族器樂劇《玄奘西行》中,南簫、古箏、胡琴、琵琶、嗩呐、揚琴、箜篌、艾捷克、熱瓦普、冬不拉、薩塔爾、手鼓、鷹笛、西塔爾琴、塔布拉鼓等民族樂器悉數登場,絲綢之路沿線的眾多藝術家共同參與演出。通過這部民族器樂劇,觀眾可以欣賞到絲綢之路上90%的民族樂器,瞭解漢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塔吉克族以及印度等不同民族和地域的音樂風情。

•結合歷史 底蘊更深

認識樂器的同時,創作者也希望觀眾能對樂器的歷史背景與文化底蘊有更深入的瞭解。在《玄奘西行》中,器樂是設定人物與故事的邏輯起點,根據每件樂器的背景,結合玄奘故事的史料,每個樂器都有與之匹配的人物與故事情境,這其中也不乏對人們思維定勢中民族樂器演奏模式的突破。例如:胡琴來自西域,而劇中的石磐陀是胡人,用胡琴表示石磐陀就非常契合;高昌王和烏孫王,則是為了向觀眾介紹維吾爾族樂器、哈薩克族樂器所設的人物。又如:大鼓和塤很好地表現了沙場上將士英勇無畏的風貌和邊關大漠長河的荒涼壯闊之景;琵琶不僅作為樂器出現,而且作為一種祈雨法器出現在女神手中,改變了人們定格於敦煌壁畫中飛天反彈琵琶和江南絲竹中窈窕淑女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刻板印象。

《玄奘西行》突破常規演出模式,以民族管弦樂隊為表演主體,通過演奏家音樂和語言的雙重表述,以及現代化多媒體舞美技術的效果,充分拓展藝術空間,令人耳目一新。值得一提的是,演出以國際化的視野,以與西方管弦樂編制相當的民族管弦樂為基礎,採用現代的作曲技法和創作理念,在民族音樂中融入時代氣息。

傳統是一條河,唯有創新方能成就其川流不息。但無論形式怎麼變,音樂本體還是最重要的。觀眾能夠在《玄奘西行》中體驗到的對民族音樂的堅守,源於對歷時千年積澱所成就的中國傳統音樂的自信與傳承。

《玄奘西行》自2017年7月在北京首演,一年的時間裡,演出足跡遍布北京、上海、成都、廣州、南京、西安等10多個城市,上演近50場,累計觀演達10餘萬人次。演出所到之處深受歡迎,意猶未盡的觀眾紛紛在社交媒體等平台留下自己的感觸:「天下大乘,煌煌壇城,梵音浩渺,迭起萬千殘緒。」;「沙漠的風暴沒有侵蝕玄奘追求佛法的心靈,暗黃的沙塵更污濁不了玄奘的純淨。他的堅毅頑強重新支撐起他的身軀,他不滅的信仰,讓他繼續啟程。」;「從來不知道民族樂器竟然可以如此完美地與先進的現代科技相結合。」;民樂所帶來的震撼,是西洋樂器無法比擬的,它不僅僅有音樂美感,更存在著一種民族情感。」

•海外巡演 好評如潮

玄奘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走出國門的《玄奘西行》,也承擔起同樣的責任,向世界展示中國民族器樂的魅力,在海外產生了極大的影響。2018年7月20日至22日,《玄奘西行》在英國倫敦沙德勒之井劇院連演三場,開啟了海外巡演的首航,並於7月24日轉戰愛爾蘭,以「民族管弦樂音樂會」的形式在哥爾韋國際藝術節演出。四場演出場場爆滿,演出結束後,掌聲與歡呼更讓藝術家們多次返場。

當地觀眾發自內心的盛讚:「第一次聽到這樣精彩的中國音樂,看到如此豐富的中國樂器,它們的音色如此奇妙,彷彿讓我穿越千年,去到一個神秘的東方國度。」;「之前一直關注中國文化和中國歷史,但是終歸只限於書本知識,現場的演繹讓我看到書本上永遠無法看到的鮮活歷史。」

《英國衛報》、BBC等主流媒體發表評論稱:「這場音樂會不僅講述了一個歷史悠久、令人欽佩的中國故事,還向觀眾展示了豐厚的中國音樂和獨具特色的中國文化,從中可以看到中國當代音樂人對傳統音樂的繼承與創新。」;「《玄奘西行》讓我們看到了自古以來中國人民經濟貿易互通有無、文化交流互鑒吸收的和平理念與精神。」

2018年中秋節期間,《玄奘西行》在香港上演,同樣受到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評。「作品在傳統文化基礎上創新發展,讓觀眾眼前一亮,親身感受到中央民族樂團的精湛技藝。」「這場民族器樂劇讓人身臨其境,仿佛把我們帶到了玄奘所處的大唐盛世,去感受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去學習多姿多彩的民族器樂,去敬仰堅忍不拔的玄奘精神。」「《玄奘西行》把100多種民族樂器有機融合在一起,讓我們不僅瞭解器樂本身特點,也對其背後的文化底蘊有了更深入的認知。」

•玄奘精神 打動萬千觀眾

除了積澱豐厚的中國民族音樂,以及中國當代音樂人對傳統音樂的繼承與創新獲得一致讚賞,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玄奘精神」也打動萬千觀眾,留下一段段充滿感染力的肺腑之言:「他的智慧,使他從胡人石槃陀的刀下得以脫身;他的勇氣,說服他義無反顧的踏進鬼魂點燈的死亡之海;他的善良,是他治癒高昌國公主疾病的靈丹妙藥。」「沙漠的風暴沒有侵蝕玄奘追求佛法的心靈,暗黃的沙塵更污濁不了玄奘的純淨。他的堅毅頑強重新支撐起他的身軀,他不滅的信仰,讓他繼續啟程。」「《玄奘西行》是一個充滿中國味的故事。中國人骨子裡的堅忍不拔、艱苦奮鬥精神,從時而悠揚、時而激烈的樂器聲中流淌出來。」

•絲竹管弦,一眼千年

民樂之美,美在多樣,或渾厚或悠揚,或清澈或明亮,或舒緩或高亢;民樂之美,美在古樸,美在積澱,絲竹管弦之間,散發著歷史的芬芳;民樂之美,美在其與時俱進的活力。

中央民族樂團團長席強說:「如何讓傳統樂器成為今天這個時代有溫度、有感情的民族音樂文化,用今天的時代語言、舞台藝術形式重新包裝、加工,創作這個時代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非常重要。」

成立於1960年的中央民族樂團,是中國海內外規模最大、藝術最完備的綜合性國家級民族音樂表演團體。多年來,以弘揚中國傳統民族音樂為宗旨的樂團,創作推出了大批優秀音樂作品、大型民族音樂會和經典劇碼,演出足跡遍布世界30餘個國家和地區。

玄奘的西天取經之行充滿著艱難險阻,而他最終憑著對佛法的信仰和初心抵達彼岸。近年來,中央民族樂團立足於中國民族音樂的深厚底蘊,放眼民族音樂的長遠發展,同樣彰顯出不忘初心、砥礪前行的藝術追求,以及開拓創新、傳承文化的精神。2013年《印象國樂》、2015年《又見國樂》試路成功後推出的《玄奘西行》,是當代音樂人對傳統音樂的繼承與創新,這些元素都在《玄奘西行》中得到體現,也表明其探索最終經住了觀眾的檢驗。此劇充分體現了中國傳統音樂相容並蓄、廣取博納的文化特質,堪稱一部弘揚民族時代精神、體現文化自信傳承的優秀創作。

•演出及購票資訊

■華盛頓甘迺迪表演藝術中心歌劇院

演出:2019年1月25-27日

票價:$70-$200

售票電話:202-467-4600

售票網站:www.kennedy-center.org

中英文售票電話:703-982-0678

更多資訊:www.wcmi.us

■新澤西表演藝術中心保誠廳

演出:2019年1月29日

票價:$70-$200

售票電話:888-466-5722

售票網站:www.njpac.org

第三曲《一念》。(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三曲《一念》。(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一曲《祭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一曲《祭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曲《雪山》。(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曲《雪山》。(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二曲《佛門》。(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二曲《佛門》。(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八曲《高昌》。(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八曲《高昌》。(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六曲《遇險》。(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六曲《遇險》。(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三曲《那爛陀》。(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三曲《那爛陀》。(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九曲《普度》。(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九曲《普度》。(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一曲《大乘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一曲《大乘天》。(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五曲《問路》。(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五曲《問路》。(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七曲《極樂》。(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七曲《極樂》。(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四曲《如夢》。(圖:主辦單位提供) 第十四曲《如夢》。(圖:主辦單位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