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6691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紐約香港接力 先僑落葉歸根

香港東華醫院贈送「萬物咸利」紀念牌匾給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熊傳慧/攝影) 香港東華醫院贈送「萬物咸利」紀念牌匾給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熊傳慧/攝影)
中華公所1911年4月9日會議紀錄,記載中華公所要和核算香港東華醫院的「數」。(熊傳慧/攝影) 中華公所1911年4月9日會議紀錄,記載中華公所要和核算香港東華醫院的「數」。(熊傳慧/攝影)

2006年,僑界聞人伍銳賢被僑團推舉為紐約中華公所主席,那是他第一次出任中華公所主席。任內閱讀中華公所的歷史文件時,發現一份1911年4月9日的紀錄,記載中華公所要核算香港東華醫院的「數」(帳)。

伍銳賢是企業家,對數字特別敏感。看到這段文字後,他有些納悶:「中華公所要和香港東華醫院算什麼數?」

中華公所與東華醫院算帳

這段紀錄全文是:「四月初九日,是晚集議算東華醫局上幾年數,劉迪維、李奕堯、鍾豪各攜數目到公所核算。惟數首尾未清,迪維將數交出,謂前日劉英執掌,今其代為俟;英三回埠然後理明此數,出清首尾。當時眾推雷維槐暫行代理數目艮(銀)兩。江督復電照錄 中華公所眾善士鑒」

這一篇紀錄的第一段是:「三月廿九日 是晚孫文先生到公所開談話會,謂滿人入主中國,實奪我漢家土,專制二百餘年剝奪我漢人脂膏,虐正橫行,于今極甚,必要掃除專制積弊,光復漢族,使我中國世界共和,人人得享自由幸福芸芸。」

那一天,正是辛亥年(1911年)農曆三月二十九日,黃花崗起義。伍銳賢說,黃花崗當晚孫中山先生的談話和中華公所要算香港東華醫院的數,都在同一份紀錄上,「可見算數這件事也很重要」。

伍銳賢開始閱讀相關文獻,希望找到中華公所和香港東華醫院的關係。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一任兩年,伍銳賢2008年卸任後,2014年、2018年再度當選中華公所主席。他查閱會議紀錄、書信、名冊,發現「中華公所不只為在異鄉奮鬥的廣大僑民服務,更在單身僑民百年後,幫助他們落葉歸根」。

伍銳賢找到一份徵信錄,名稱是「民國十五、十六年 美國紐約中華公所檢運先友回籍進支數徵信錄」,是中華公所和香港東華醫院在落葉歸根籌款的完整紀錄。徵信錄薄薄十數頁,封面是灰色的硬卡紙,檔案名稱鑲著織錦印花方框;內頁是白道林紙,方方正正的黑色印刷字體,恭恭敬敬的敘述歷史。

從這本冊子的記載,加上紐約中華公所和香港東華醫院的書信,伍銳賢勾勒出「落葉歸根」全貌。

伍銳賢是廣東台山人,4歲赴港,20歲來美,他在紐約經營生意,同時喜好集郵。香港東華醫院現在隸屬於東華三院,2017年11月,伍銳賢透過香港集郵商友人鄭寶鴻,與東華三院接上頭;2018年4月,伍銳賢拜訪東華三院,了解100年前中華公所與東華醫院怎麼合作;2018年11月,伍銳賢趁赴台參加「德明院校全球校友聯誼會」之便,再次赴港拜訪東華三院,參觀他們對落葉歸根文件的完整收藏。

伍銳賢說,「歷史從這些資料中走出來」,他終於完成「落葉歸根:紐約早期華人移民與香港東華三院原籍安葬服務」研究。

中華公所 僑民心繫

1882年清光緒八年,美國國會通過排華法案,禁止華工進入美國,亦剝奪華人成為美國公民的權利。1883年,紐約中華公所成立,屬下有眾多僑團,在海外華人社群中,扮演類似公益組織的角色。也因此,中華公所當時對所有華人而言,像母親一樣,是僑民心之所繫。

東華三院代表香港三間最初的醫院,起源於1870年。東華醫院1870年成立,是香港開埠以來最早建立的華人醫院;廣華醫院1911年成立,是九龍第一所醫院;東華東院則於1929年成立。1931年,這三間醫院組成東華三院,是香港歷史最為悠久、規模最大的慈善機構。

20世紀初的東華醫院。(中華公所提供) 20世紀初的東華醫院。(中華公所提供)

幫助先僑 回鄉安葬

百年前,華裔移民飄洋過海到美國做工,大都隻身來美,且90%都是男性;但受到排華法案影響,他們無法將親人接來美國,為了奮鬥也很少回國;他們辛苦工作,終身未娶,最後客死異鄉。

這些移民唯一的願望,是能夠歸葬故鄉。這個願望,落在僑社的公所、同鄉會館身上。紐約中華公所有130多年歷史,屬下有60個僑團,被視為華埠僑團龍頭;幫助僑民落葉歸根,中華公所責無旁貸。

19世紀初,紐約中華公所開始幫助這些在異鄉過世的華人「落葉歸根」。伍銳賢說,早年來美做工的多數是廣東人,大都來自廣東五邑僑鄉,即如今江門市新會區及四個縣級市台山、開平、恩平、鶴山。因香港開埠早,這些鄉親從香港搭船到美國,百年後也是由輪船運回香港,香港成為了海外華人回鄉歸葬的中轉站,由「東華義莊」接收先僑骸骨,並臨時存放。至於費用,則靠僑界善心人士捐款。

東華義莊成中轉站

中華公所與東華醫院接洽好了,便從紐約把先僑遺體運回香港,由東華三院接收後,暫放東華義莊,再轉運回原籍安葬。東華義莊是1875年時成立的,最初名為廣福義祠,由文武廟管理,1899年,文武廟將義祠交東華醫院接辦,1899年命名為「東華義莊」。

在中華公所的檔案、會議紀錄等文獻中,以「先友」稱呼這些在異鄉故去的華人移民。每一位先僑的運送安排,中華公所會以書信告知東華醫院,每一封都具體記載每一位先友的姓名等基本資料,以及後事安排及託運事宜。

這些信有部分現在存放在東華醫院,伍銳賢2018年11月拜訪香港東華三院時,瀏覽了這些信函,東華三院把它們仍保存得很好。

例如,前中華公所主席李青一曾致信東華醫院,寫道:「東華醫院暨列位善董鈞鑒公啟者,茲有先友鍾進字倬超,鶴山縣萊蘇鄉人,于是年十月廿八號在本埠逝世,享壽七十歲,由本埠中華長生有限公司辦理裝殮事宜,經於本月六號付寄打罅公司亞當總統船(S. S. President Adams),託貴院轉運原籍安葬,約計十二月廿七號抵港,到時希妥為接運。實為德便,耑此即候善祺。紐約中華公所主席李青一 民國十九年十一月十二號」

中華公所去信給東華醫院說明船期,輪船抵港後,由東華義莊接收骨殖暫存。之後,東華義莊去函內地善堂及相關機構,安排運送骨殖回鄉事宜。骨殖的「入莊」、「出莊」都書寫清楚,以茲存證。

伍銳賢說,中華公所保管的資料與東華醫院保管的資料,核對後是可以對得上姓名的。他從資料中,挑出一位台山先僑「伍時超」,查核東華義莊的資料後,發現東華義莊也有記載「伍時超」的資料。

伍時超和當時很多姓伍的華僑,在華埠租屋棲身,因此均以紐約華埠商號「永安和」地址「勿街(Mott Street)13號」,作為通訊地址。「永安和」負責人也姓伍,華僑與老家書信往返,都是寄到「永安和」轉交。

「永安和」這家百年老店目前還在華埠,現在地址是勿街26號,販售具中國風的文物禮品。「永安和」目前由第四代經營,數代負責人熱心華埠公益,盡己之力關照老鄉。

永安和商號現在在華埠勿街26號。(熊傳慧/攝影) 永安和商號現在在華埠勿街26號。(熊傳慧/攝影)

僑團籌款 完成遺願

1926年和1927年間,紐約中華公所與美東聯成公所、台山寧陽會館等僑團,籌款檢運先友骸骨回原籍安葬,將472具骨殖運送回香港,另有172具在紐約安葬,以及18具開棺無骨等。這期間,費時18個月,開會25次,捐助款項者6278人,籌得善款連利息達3萬9000餘元。

中華公所「美國紐約中華公所檢運先友回籍進支數徵信錄」詳細記載落葉歸根一事。徵信錄於民國16年4月印妥,由當時中華公所主席劉恩初署名敬撰,文章是文言體,描述先僑壯志未酬、客死異域之嘆。今天讀起來,其中血淚,引人悲思。

徵信錄記實 以昭公信

「美國紐約中華公所檢運先友回籍進支數徵信錄」全文如下。

「紐約中華公所籌款執運先友徵信錄弁言

本公所此次籌款檢運先友骸骨回籍安葬,費時十八閱月,集議凡二十五次,勞動勸捐員二百一十九人,捐助款項者六千二百七十八名,籌得善款連息達三萬九千零陸十二元五角,除支貳萬四千零壹拾八元八毫三仙外,尚存銀一萬伍千零四十三元六毫七仙。

計在本公所義地及聯成公所寧陽會館名義堂義地執起先友骨骸四百七十二具,未化復葬者一百二十七具,開棺無骨者十八塚,另在紐特埠中華公所致公堂義地執起先友骸骨者十具,又代華盛頓埠中華公所寄運先友骸骨七十具。此舉也,可謂鉅矣。

惟是各梓里樂善好施,不可無以表彰;進支數如此夥,不可無以徵信。爰將數目各項結束,編為實錄,付諸剞劂,俾人手一編,藉知梗概,以徵信實,亦即辦事同人,藉清手續云爾。中華民國十七年六月。」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讀「落葉歸根」徵信錄。(熊傳慧/攝影) 紐約中華公所主席伍銳賢讀「落葉歸根」徵信錄。(熊傳慧/攝影)

籌辦檢運先友回籍勸捐序

「我華僑遠離祖國,寄寓是邦,初不憚跋涉萬里之勞,亦不計駭浪重洋之險,且受不平之體驗,復遭苛酷之例禁,歷盡辛苦艱難,而後得達目的地。無他,因生計問題所驅使耳。

倘使人人得遂所謀,榮歸梓里,于以置地宅、購田園,有仰事俯蓄之資,敷冠婚祭掃之用,亦足以償素願,酬壯志,而為宗族交遊光寵也。無如覆載相同,遭逢各異,窮通壽夭,定數攸關。間有中途落魄、鴻願未酬、人事難回,齎志以歿者,滋足悲矣。

嗟夫,生則中邦之人,死為異域之鬼。淒風冷月,飲聞飲恨之聲;芳草斜陽,悵觸窮途之哭。春秋之祭掃雖備,豚蹄之祀奉殊疏;傷荒塚之纍然,嘆才悲之剝蝕。魂溪漂泊,緬懷宋玉之招;骨未朽枯,應及文王之澤。此本公所所為置義地以安葬先友,及遞年有檢運遺骸回籍之舉,蓋本古人行仁為善之旨也。

查此次應檢運之先友甚多,需款四萬餘元,方能舉辦。業經集眾議決,印發緣部,紛向各社團商號善長之前募捐,並組織委員會,訂定規則,分科辦事,以專責成。

所望僑胞女士,本樂善之懷,宏好施之量,踴躍捐助,共襄厥成。將來先友遺骸,得歸故里,享窀穸之安,獲蘋蘩之祀。歿者固啣環結草,存者亦鏤骨銘心,既種今日之福田,定獲他時之善果。語曰作善降祥,又曰為善最樂。仁翁善長,尚勉旃哉。

中華民國十五年十月一日 美國紐約中華公所主席劉恩初敬撰」

另外,在紐約安葬的先僑,安葬地是中華公所自購的墓地。紐約中華公所1920年開始購入墓地,史泰登島和布碌崙各有兩處,幫助安葬客死異鄉的先僑;1970年後,這類服務逐漸減少。

不過,1994年,中華公所曾收到布碌崙一家公墓的來信,說他們收有200多具華人骸骨,中華公所當時便登報公告,希望亡後人前去認領;無人認領的骨殖,中華公所也將其安葬。此後,包括紐約至孝篤親公所、紐約伍胥山公所等成員,幾乎每年清明節都會前往祭拜。

另外,新澤西紐華克(Newark)也有中華公所,早年很多伍姓台山人聚居,那裡的義地也把「執起」(撿拾)的先友遺骨運回鄉安葬。伍銳賢說:「姓伍的百分之九十住在紐華克,我的祖父也曾住在那裡。」

東華醫院 萬物咸利

中華公所的落葉歸根行動,東華醫院是強大後盾。若追溯至1915年,中華公所也協助東華醫院,為廣東水災募款。

1915年乙卯年7月,因連日暴雨,廣東多處城市鄉鎮堤圍崩決,頓成澤國。廣東省水電廳1915年統計:大水淹沒廣東農田43.2萬公頃,死傷疫病災民達10萬人,受災人口378萬人,農作物損失折稻穀88.45萬噸。史稱「乙卯水災」。

中華公所保留的會議紀錄上寫著:「廣東水災情形甚慘,圍基沖決,禾稻被傷,村舍為墟,百萬災民嗷嗷待哺……。本公所關懷桑梓,思拯同胞,……商量如何勸捐賑恤。」東華醫院當時即去信中華公所,希望在紐約僑社發起募款,捐助災民。東華醫院協助賑災並籌得超過10萬元善款。

東華醫院行善,早在光緒11年(1885年)即獲皇帝賜「萬物咸利」牌匾。「萬物咸利」是指天下萬物受益於善行和善舉,光緒親點翰林代筆,「萬物咸利」牌匾由整塊樟木雕成,御璽鈐印於牌匾正中,鋪上金箔。1886年起,這塊牌匾便一直懸掛於東華醫院禮堂。

東華醫院與早期留美華人也有密切關係。黃勝是廣東省香山縣人,他和容閎都是中國第一批留美學生,1847年到美國留學;但黃勝來美後水土不服,1848年就回香港。1870年,黃勝參與創立東華醫院,1886年擔任東華醫院主席。陳蘭彬是廣東省吳川市人,1878年被任命為駐美國、西班牙和秘魯公使,在「1897東華醫院年徵信錄」中,記載他向東華醫院捐款。另外,中華民國前總統馬英九則是1950年在廣華醫院出生。

緬懷先人 見證歷史

「美國紐約中華公所檢運先友回籍進支數徵信錄」,伍銳賢找到了兩本,去年11月他到香港與東華三院交流時,把其中一本贈送給東華三院收藏。當年東華義莊和紐約中華公所為運送先僑骨殖往來的信函,東華三院將電子檔案及「萬物咸利」牌匾模型送給中華公所。中華公所和東華醫院慈悲為懷,一起見證這段歷史。

一個世紀過去了,2018年11月,伍銳賢訪問香港東華三院時,懷著肅穆的心情,虔敬上香。伍銳賢說:「先友落葉歸根,為善必有福報。」他說,整理出這段落葉歸歷史,是天意,也是回顧歷史、緬懷先人最好的方式。

「落葉歸根」徵信錄封面。(熊傳慧/攝影) 「落葉歸根」徵信錄封面。(熊傳慧/攝影)
「落葉歸根」徵信錄引言。(熊傳慧/攝影) 「落葉歸根」徵信錄引言。(熊傳慧/攝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