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6297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 | 非致命武器?撒旦的香水!

巴勒斯坦一名男子的臉部遭催淚瓦斯罐擊中,血流不止。(路透) 巴勒斯坦一名男子的臉部遭催淚瓦斯罐擊中,血流不止。(路透)
抗議者一腳踢走催淚瓦斯罐。(歐新社) 抗議者一腳踢走催淚瓦斯罐。(歐新社)

非致命武器專家與催淚瓦斯研究者爭辯催淚瓦斯是否致命,號稱非致命性的催淚瓦斯在埃及等地造成傷亡,但因缺乏官方數據而無從得知確切死傷人數;專家表示,非致命武器只是相對較不致命的替代方案。

非致命武器專家希爾(Sid Heal)曾在海洋保護區和洛杉磯縣警局工作超過30年,他畢生致力增加軍警使用非致命武器,並協助開發部分非致命武器,如讓人感覺灼熱的「熱雷射」(heat ray)。

•「替代方案就是致命武器」

希爾說:「催淚瓦斯是一種天賜,因為它真的是非致命的;要用催淚瓦斯殺人,非常、非常困難。」

催淚瓦斯不會改變環境或對其產生持續影響,但希爾認為,催淚瓦斯不是理想的非致命武器,因為它具有「歧視性」,可用來瞄準人群中的某個人;相同的劑量對年齡、體型或健康狀況各異所有人都有效,讓人宛如遁入「星際爭霸戰」(Star Trek)般的階段性眩暈。

希爾說:「我不喜歡催淚瓦斯,它有各式各樣的問題,這不是一個理想的選擇。它只比替代方案好一些;人們忘記了:標準並不完美,標準是替代方案,在很多時候,替代方案就是致命武器。」

埃及、加薩和巴林均發生抗議者死於催淚瓦斯的意外,一些人因為在狹小空間內吸入過量催淚瓦斯而窒息身亡,另有人被罐子砸傷;諾爾就曾被催淚瓦斯罐砸中左眼上方,住院多日才康復。

•非致命?其實可以輕易奪命

希爾說,這是武器使用不當的結果,催淚瓦斯罐不應該以這種方式瞄準他人。

安娜‧費根鮑姆(Anna Feigenbaum)駁斥道:「認為武器不會致命是荒謬的想法,這些可以造成人們感官折磨與痛苦的東西,已經造成了許多真實的死亡案例;在現實世界中,這種非致命武器可以輕易奪走人們的性命,意即不該合法使用非致命武器。」

希爾說,「非致命」(nonlethal)和「不那麼致命」(less lethal)此二術語在業界交替使用;他坦言這令人困惑,但這兩個詞意圖使人認為這類武器不太可能殺死人。

他說:「在某種層面上,我們的努力被邊緣化、嘲諷和蔑視,這令人沮喪;我們被視為邪惡的創造者。」

鑑於現實世界的死亡案例,費根鮑姆否決非致命武器中殺傷力較低的說法;她說:「告訴我『比較不致命的死亡』是什麼意思,是否意味著,以一種不那麼致命的方式死去呢?」

各國政府不追蹤催淚瓦斯造成的死傷人數,因此無從得知究竟有多少人死於催淚瓦斯。

在埃及首都開羅的解放廣場,數以千人遭安全部隊殺害;阿拉伯之春已落幕,(催淚瓦斯的)氣體消散,但諾爾對衝突的記憶猶新。

諾爾曾在動盪期間把一個催淚瓦斯罐帶回家,密封在袋子裡;每隔一段時間,他會拿出來嗅聞,只為了記住這股「撒旦的香水」味。

諾爾說:「人生實際上是經常遭遇死亡,催淚瓦斯的氣味可以瞬間提醒人們。」

比利時警方以催淚瓦斯罐攻擊一名「黃背心」抗議男子。(路透) 比利時警方以催淚瓦斯罐攻擊一名「黃背心」抗議男子。(路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