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6297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有衝突=有市場… 美這家「催淚瓦斯商」大發全球暴亂財

美墨邊境一名無證母親拉著孩子,躲避催淚瓦斯的攻擊。(路透) 美墨邊境一名無證母親拉著孩子,躲避催淚瓦斯的攻擊。(路透)
墨西哥提璜納市一名宏都拉斯無證青年撿起一個催淚瓦斯罐,上頭寫著「暴亂控制」。(路透)
墨西哥提璜納市一名宏都拉斯無證青年撿起一個催淚瓦斯罐,上頭寫著「暴亂控制」。(路透)

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全球各地的催淚瓦斯使用量近十年來激增,從「阿拉伯之春」到法國「黃背心」暴力示威,乃至美國邊界保護局執法人員在墨境提璜納市對無證移民施放催淚瓦斯;在這些暴亂背後,國際催淚瓦斯貿易蓬勃發展,部分為美國製造。

28歲的劍橋大學(Cambridge)學生諾爾(Noor Noor)取得環境保護學位,準備返回埃及開羅的家鄉工作;泰瑞‧柏恩斯(Terry Burns)在賓州詹姆士敦(Jamestown)的故鄉販售草平裝飾品和自耕蔬菜。

表面上,諾爾和柏恩斯看似沒有共通點,但兩人因為非致命的全球貿易而有了交集,那是個不斷拓展的產業領域。

執法人員以催淚瓦斯驅逐移民、難民或示威者,成為新聞頭條;諾爾與催淚瓦斯的第一次接觸發生在2011年1月25日,當時是埃及「阿拉伯之春」在開羅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爆發的第一天。

窒息而死!它不只讓人流淚

諾爾20歲起參加政治示威遊行,但他從未在街頭見過這麼多人,也從未目睹如此多元的團體,而親眼見證催淚瓦斯的威力當然也是新體驗。

諾爾說:「一開始,幾乎會好奇地問道,這種氣體真的會讓人流淚嗎?」

當安全部隊試圖以催淚瓦斯驅逐抗議群眾時,這類氣體不僅讓諾爾咳嗽、哭泣和胃痛,他看到有人倒地抽搐。

他說:「我以為它叫作催淚瓦斯,我沒想到它會讓你窒息而死,或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氣體中亂竄。」

埃及安全部隊在阿拉伯之春期間,持續以催淚瓦斯對付抗議群眾。

諾爾全副武裝,戴著厚手套而來,他的任務是撿起催淚瓦斯罐,並把它們從人群中丟開。

諾爾說:「衝突期間,人們的消遣是拿起催淚瓦斯罐,閱讀上頭文字,看是誰提供這些武器,殘害我們的國家。」

美國製造!工廠在賓州

諾爾發現,中國、美國和英國都有催淚瓦斯供應給埃及部隊;部分催淚瓦斯來自賓州詹姆斯敦的Combined Tactical Systems(CTS)工廠,上面寫著「美國製造」。

CTS是全球主要催淚瓦斯製造商之一的英國Combined Systems, Inc(CSI)旗下品牌;CTS賓州工廠坐落距離柏恩斯家半哩的鄉村公路上,距離匹茲堡北部約一個半小時車程。

柏恩斯說,CTS工廠至少發生一次氣體外洩事故,「一團煙霧衝著我們的方向飄來,你可以分辨這是非常不尋常且危險的情況。」

當地學校下令暫時別讓學生返家,直到煙霧消散;在家幫顧客托嬰的柏恩斯和孩子們只能等待,「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 新聞眼 | 非致命武器?撒旦的香水!

上圖為製造催淚瓦斯工廠位於賓州詹姆斯敦。(取自谷歌地圖)

除了氣體外洩意外,CTS廠房過去幾年來還發生幾次火災,每天都會聽見幾次爆炸測試的巨響;該工廠不僅測試催淚瓦斯,也測試煙霧彈和塑膠子彈等人群控制設備。

儘管如此,柏恩斯仍然慶幸CTS工廠在這裡。

她說:「就像許多嫌惡設施一樣,人們不希望它們在後院,這對我們的地區有好處嗎?可能吧,它帶來稅收和就業機會。」

大商機!2022年產值逾90億元

非致命武器是年收數十億元的產業,且產業版圖持續擴大。

市場調查機構Allied Market Research數據顯示,催淚瓦斯產業到了2022年,市值可能超過90億元。

CSI供應埃及、以色列、巴林和美國警察部門,包括用於密蘇里州佛格森(Ferguson)種族衝突的催淚瓦斯。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和埃及獨立報(Independent)的內部信件顯示,CSI在2011年至2013年間運送數萬罐催淚瓦斯給埃及政府;隨著暴亂死傷人數攀升,人們反對當局使用催淚瓦斯的聲浪也越來越大。

2011年,一連串殘暴衝突發生後,蘇伊士(Suez)的碼頭工人拒絕幫CSI卸貨催淚瓦斯,稱他們不願再看到國人出現更多痛苦或死亡。

曾撰寫「催淚瓦斯史書」的安娜‧費根鮑姆(Anna Feigenbaum)說:「我們到處都看到大規模抗議的畫面,CSI產品在街上處處可見。」

催淚瓦斯是一系列化學刺激家族的統稱,它不只是氣體,而是透過噴霧或氣霧劑散布的粉霧。

催淚瓦斯僅會讓接觸者流淚,還會出現灼熱感、呼吸困難、胸痛和皮膚刺激的情況,甚至噁心、嘔吐。

英國廣播公司指出,催淚瓦斯被視為「化學武器」。

中美洲非法移民在美墨邊界的聖伊席卓邊界入口站闖關,遭催淚瓦斯攻擊。(歐新社) 中美洲非法移民在美墨邊界的聖伊席卓邊界入口站闖關,遭催淚瓦斯攻擊。(歐新社)

法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研發出催淚瓦斯,它比芥末氣體和其他化學武器更致命;德國、美國等國迅速複製了催淚瓦斯的做法。

費根鮑姆說:「當戰爭結束,這些化學學者和化學公司都參與了戰爭;人們希望在和平時期持續發展這些產業;美國以『和平時期使用的戰爭氣體』行銷催淚瓦斯。」

杜邦化學(Dupont Chemical)等公司開始製造催淚瓦斯,賣給警察部門和監獄,用以控制暴動場面。

1993年,禁止化學武器公約(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禁止在戰爭中使用催淚瓦斯,但美國等許多國家仍用以對抗國內動亂。

全球使用催淚瓦斯的情況似乎逐漸增加,但政府並未追蹤其使用情況,因此相關數據難以取得。

催淚瓦斯製造商不公布盈收,但在費根鮑姆參加的貿易會議上,與會商業人士和專家預期該產業將持續成長。

費根鮑姆說:「業界聲稱這個行業正在成長,全球2011年出現大規模抗議活動,催淚瓦斯的銷售額實際上增加三倍,東非和印度次大陸的市場大好。」

法國黃背心抗議爆發警民衝突,警方發動催淚瓦斯驅離群眾。(路透) 法國黃背心抗議爆發警民衝突,警方發動催淚瓦斯驅離群眾。(路透)

「沒錯,我們做了這些,組裝、送出」

她接著說:「在衝突不斷之處,以及國際和國家監管較鬆散的地方,催淚瓦斯市場不斷成長。」

詹姆斯敦市區議會主席萊利(Michael Reilly)說,這種成長為詹姆斯敦帶來利益,CSI工廠1995年開張營運,在那之前,當地的就業機會並不多。

萊利說:「鎮上曾有一、兩個木材廠,約十座加油站、兩個火車站,軌道四面八方延伸,但這都已成過往雲煙;現在,我們有的東西並不多。」

當今,附近的一座州立公園帶來觀光產業,有一家油漆工廠,以及雇用230名員工的CSI。

萊利說:「這樣的事情對許多人來說是天賜,在這個地區,根本就沒有以前的工作,只要人們得以受雇,我們將容忍任何工廠。」

CSI拒絕BBC採訪;該工廠工人表示,工作收入不高,時薪不到10元。

CSI工廠曾於2012年、2013年和2015年發生工安意外,造成多名工人受傷;過去16年來至少發生四次火災。

萊利說,CSI對社區有益,而且這是重要的工作。

萊利說:「在以色列使用非致命子彈、橡膠子彈和氣體等,大多來自這裡;多數人說,『沒錯,我們做了這些,組裝、送出。』這有一點自豪感,因為它是非致命性的,感覺更好。」

➤➤➤點我看更多 世界周刊,每周日出刊,隨報附贈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