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6084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浮生小記|公司搬遷 打包回憶

我原在貝爾實驗室工作,20年前,我的單位被現在的公司買去。新公司在新澤西州沒有分部,為了安置我們,特地在貝爾實驗室隔兩條街之處,租了間滿大的辦公室,裝潢後可容納75名員工,當時我們僅有50人進駐,無法填滿全部空間。

搬家前,新公司派出電腦人員把我們的文件檔案,裝上磁帶,轉到新公司的文件服務器(file server)上。我在貝爾實驗室把工作18年的東西,挑出重要的打包帶走。看到辦公室外走廊上棄置的雜物文件,非常感傷,18年來(或是半生事業)的美好回憶,就此丟棄。

我的傷感,不久就被搬進全新的辦公室的喜悅取代。新的辦公室租約五年一簽。五年後,辦公室的員工減少,公司把辦公室的隔間空出一半,還給房東,以節省房租。十年後,辦公室無法再切割,我們就搬到一個更小的辦公室,有38位員工的容量。這次搬家,就比較沒有傷感,因為並沒有換公司,也沒有換工作。15年後,我們又搬到一個更小的辦公室,有18位員工的容量,這次搬家,我有許多紙箱沒打開,省得下次搬家還要打包。

現在,我們又要搬家,不過這次是搬回老家,變成在家上班族。公司把現在的辦公室關閉,節省開銷。我打開上次搬家時沒開的紙箱檢查,這些我曾經視為有價值的東西,五年沒用,顯然沒有什麼價值,全數丟棄。櫥櫃裡的檔案夾,有些還是從貝爾實驗室帶過來的,38年來(或是畢生事業)美好的回憶,全部丟棄。

唯一帶回家的是我公司配備的個人筆記型電腦。透過這個電腦,我可以回到公司遠在加州的文件服務器,我38年工作的心血,都儲存在那裡的文件裡。

有些員工碰到辦公室關閉會很高興,因為辦公室的家具可以讓員工自取,有些人很喜歡辦公室特別牢靠的辦公桌,旋轉辦公椅等,可惜我們辦公室的租約尚未到期,員工離開後,公司還想做二房東,把辦公室轉租。有家具的辦公室可以租到高一點的價錢,所以公司不能讓員工認領家具。

很多員工和我一樣是空巢族,家裡清出一間辦公室沒有困難。但剛從學校畢業年輕的員工租屋而居,空間有限,家裡無法清出一間辦公室,他們可能要搬家,轉到公司仍有辦公室的地方,在家工作對他們而言,麻煩很大,要搬家到遠處。

我聽說我們公司在俄國莫斯科郊外的一個小辦公室也要關閉,那裡的員工可以轉到車程兩小時遠的莫斯科市內的辦公室上班。每天單程兩小時的通勤是很累人的,這是灰色地帶,所以有些人會選在家上班;有些人會選通勤上班。

耶誕節前,我將在辦公室對面的中餐館擺一大桌,宴請所有的員工,大家吃個分手飯,把今年公司給的辦公室辦活動的經費用光。同事中有幾個是共事30幾年的,以後辦公室沒了,我也不會再分到辦公室的經費請客,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們這次真的要分手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