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055586/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思淵堂語|葡國之旅 閒說吳伯

初秋啟程葡萄牙之旅,中午抵達里斯本。出租車排隊,井然有序。近九哩路程,到了老城區,略為堵車。里斯本的街道並不很窄,但很多開闢為行人步道,下城街邊的商家,直接把餐飲座位延伸到街頭中央。一眼望去,美食街一條連著一條。

大街開放為行車區。里斯本地鐵站出售日卡,才6.5歐元,24小時內包括地鐵、公交車和多種有軌電車,把交通的便利和福利給遊客。我們到處觀光、消費,不亦樂乎。不過,是次在葡萄牙三個城市旅行,吳伯功莫大焉。

吳伯,聽起來像蘇州老伯,其實Uber是也。這次出行,才結識了吳伯,此前在紐約從未用過。十幾公里「長途」外,一兩公里的「短途」,為避免上下坡道,也常呼吳伯。使用前路線、估價和司機信息包括評級一目瞭然。除了品牌信譽,經營觀念上,把主動權給了顧客。此外,吳伯還有「眾籌」的概念,在公司註冊的司機越多,使用者越方便,司機收入也越高、服務更好。這和亞馬遜是一樣的道理,用品牌的信譽,集合了成千上萬的「個體戶」,用管理、規則制約加盟者,客戶獲得的是大公司的服務質量,無後顧之憂。

現代化時代,若靠人的自覺和道德,效果如何?我們從里斯本機場出來,乘坐了出租車。抵達時,在後座看到一個很不顯眼的收費碼表(Parking Meter)上寫著一個9,我們認為是9歐元,但司機說,是24.5歐元。剛剛落地,弄不清狀況,支付了30歐元。從布拉加回到里斯本後,火車站離原住宿的旅館幾個街口,吳伯開往機場,車資為8.04歐元。其中的差別,不就是「誠實」(或許應該說「不誠實」)的價碼嗎?但吳伯的「道德」一定比出租車司機高?未必且不相關。在葡萄牙的幾個地方,出租車行業都在和吳伯扭打,有的街道遊客多,法律只允許出租車通過。我想紐約也是如此吧,吳伯對出租車行業形成巨大的壓力。紐約很不幸地發生了幾次司機自殺事件。

這,既是現代數位電子時代改變傳統行業的一種表現,也關乎出租車業本身的經營之道。後者服務品質有偶然性,變數大,和司機溝通困難;外來客陌生客遭遇更不如。總之,乘客在知情權、服務品質、行車路線、車資上,完全處於被動。出租車司機對於一個特定乘客,基本上做一次性生意,既無法追蹤,亦無信譽紀錄予以參照制約,則司機個人的職業責任權重不成比例地增加,此運作機制實不合理,為司機帶來了同樣不合理的個人道德壓力。而這些不足,在於吳伯,似乎都翻了個身,個人的商業信譽,在制度和科技的制約中,被最大可能地正面發揮。出租車業面臨藉科技轉型的挑戰和機遇。

凌晨5點即起,離開布拉加.奧古斯塔旅館前往火車站。街頭無人,更無車輛,但吳伯依舊靠譜,三分鐘就到了,五分鐘抵達火車站。若以吳伯為例,比較人治和法治孰優孰劣, 話題也許在「閒話」之外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